新浪网

令人发指!美国警察成高危罪犯,性侵未成年人竟是警队常事?

英国报姐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无论在全世界哪个地方,警察都应该竭尽全力去保护民众,维持正义,因为这正是他们的职责所在。

但本周二,美国弗吉尼亚州费尔法斯克县执法部门宣布,当地一名叫约翰·格莱姆斯的警察涉嫌对未成年人进行不当性行为而被起诉。

这个叫约翰的警察性侵害未成年人的案件早在2019年底就发生了,当时,警方开设了一个公共安全学院项目。

招了大概90名年龄在14岁到21岁之间的年轻人来参加,目的就是为这些梦想成为警察的青少年们了解这一职业,教授他们领导能力和道德规范,更直接的目的就是帮警察局招募新警官。

这些青少年乃至年轻人们对未来有着无限期待、对警察抱有无限憧憬,完全没有想到自己会成为警察狩猎的目标。

那个被警察侵害的未成年人就是其中之一。

她当时才只有16岁,参与了警方的学员项目必然也是对这个职业抱有向往和期待,约翰·格莱姆斯是负责带她的警察,但就在她坐在警察的巡逻车上,和警察一起出行时,

她得到的不是前辈对于这个职业的言传身教,而是一个披着警察皮的性罪犯,对她几次三番做出的不当性接触。

也许是出于恐惧,毕竟施害者是一个比她年长、也比她权力大得多的警察,受害者没有选择报警。

示意图

而警方也就真的一点都没有察觉,他们内部出现的肮脏罪行。

这个趁职权之便侵害未成年少女的警察,是在申请联邦调查局特工职位的时候没能通过测谎仪的测试,这桩罪行才曝光的。

联邦调查局在测谎时测出了这件事,立刻通知了渎职警察之前所在的费尔法克斯县警方,然后警方才展开了调查。

调查发现,该警察针对未成年人的不当性接触发生在2019年11月至12月之间,在他的行为曝光后,2019年12月他被停职,2020年5月辞职。

本周二,费尔法克斯县执法部门正式对这个名叫约翰·格莱姆斯的警察发起起诉。

联邦检察官在新闻发布会上说,“针对未成年人的性犯罪是最令人发指的罪行之一。我们认识到,在刑事司法系统中,没有人可以凌驾于法律之上。作为联邦检察官,我的工作是让人们负起责任,不管这些人是否佩戴徽章即是不是警察)。”

警察局长说,“我并不同情格莱姆斯,他侵犯了一名青少年,他在侵犯过程中一直穿着县警察制服,而这件制服永远都是信任的象征。”

作为打破这种信任的代价,约翰·格莱姆斯被起诉,如果罪名成立,他将面临最高15年的监禁,并可能被登记为性侵犯者。

最应该保护民众的人,却滥用了权力,向信任他们的人施加伤害,很多人可能会觉得,警察性犯罪仅仅是个例,但事实却远非如此。

今年3月3日晚上9点,33岁的英国女性莎拉·埃弗拉德离开朋友家里,步行回到自己的公寓。

她选择了光线充足、繁忙的街道,还一直和男友通着电话、交谈着,她做了很多建议女性夜间外出保持安全的事,却还是没能回到家。

她失踪了。

经过彻底的搜查,警方在伦敦东南部的一片树林里发现了一具人类遗骸,经证实属于莎拉。

尸检结果显示,她是被绑架后,强奸、杀害的,死于“颈部受压”。

英国各地的女性都对莎拉的被绑架和杀害感到无比愤慨,因为她们都能感同身受,那种恐惧她们在每一个独自行走的夜晚里也曾经历。

她们在社交平台分享了很多,自己在街头或公共交通工具上遭受骚扰的经历,有人还分享了女性应该如何保护自己的技巧。

悼念莎拉的伦敦女性

比如在指关节之间握紧钥匙、或者用智能手机作为闹钟等等。

莎拉难道是因为不够有安全意识、不够保护自己才被杀害的吗?

并不是,相反,她已经做到了一个社会苛责女性去保护自己的极致,把“自救”和“警惕”刻在了骨子里,但依然没能逃脱。

英国社会到底做了什么来保障女性的安全?

在莎拉失踪的6天后,一名48岁的现役警官韦恩·库森斯被逮捕,他就是绑架、强奸、谋杀莎拉的人。

在莎拉独自行走在伦敦的夜晚,提高十二万分警惕保护自己时,这个罪犯出现了,他以警察的身份让莎拉放松戒备,说服她上了他的车。

他没有作为警察去保护她,而是变成罪犯绑架、侵害、谋杀了她。

人们可能会在当地的报纸上、晚间新闻上看到、读到这件事,他们会想,“这也太可怕了,但这只是个案。”

穿着警服的韦恩·库森斯

但事实上,有研究人员警告说,当涉及到警察的不当性行为时,我们只知道“冰山一角”,性侵犯者经常会潜伏在警察队伍里。

就在杀害莎拉的凶手库森斯认罪的同一天,阿肯色州的一名警官被指控性侵犯一名女性。

美国鲍灵格林州立大学教授、也是著名的警察犯罪研究专家菲利普斯廷森就有过专门的研究。

美国每年大约有1100名警察被捕,也就是每天大约有3名,其中强行抚摸和性侵犯分别是第四和第五常见的指控。

2014年,斯廷森领导的研究小组分析了从2005年到2007年仅三年里,在43个州和华盛顿特区工作的近400名警官因性犯罪被捕的情况。

除了发现118起强奸案外,在所有的案件当中,将近四分之三的受害者年龄都在18岁以下。事实证明,警察针对未成年人的性暴力一直存在着。

就在上个月,一名新泽西警官被逮捕,罪名是在2019年5月至2021年4月期间,多次性侵犯一名十几岁的亲戚,从这个女孩14岁的时候就开始了。

今年5月,马萨诸塞州一名警察被判性侵犯一名14岁以下的儿童。

今年6月,俄克拉荷马州一名男子承认性侵一名儿童,而在2019年性侵发生时,他也是一名警察。

这样一个又一个警察性侵儿童的新闻看得人绝望,警察专属的正义和信任,竟然成了他们狩猎未成年人的伪装。

斯廷森的研究称,“这些发现似乎表明,在一些情况下,成年人允许警察接近并有机会伤害他们监护的儿童。也就是说,看护人在警察面前,可能容易‘放松警惕’,这让人想起了天主教牧师和大规模未成年人性虐待的丑闻。”

在2020年发表的另一项研究中,斯廷森和他的团队再次发现,性行为不当在警察中普遍存在。

这一次,研究小组把样本扩大到2005年到2012年之间发生的669起警察性暴力案件。在超过80%的案件中,警察是在执勤时犯罪的,

近10%的案件里,涉及至少有18年警队工作经验的警察。

而在这些案件中,只有将近一半的警察失去了工作。

今年4月,俄勒冈州尤金市的一名女性杰伊·圣·詹姆斯,在因为前伴侣的家庭暴力试图报案后,不仅在报案时遭到了警察的羞辱,事后一名当地警察还跟踪并强奸了她。

事发后,这个警察一直没被起诉,受害者却因为在警局外抗议而被捕。

这样的事不胜枚举,斯廷森教授在他的研究中一再表示,警察工作从本质上就在为警察创造机会,让他们侵害那些他们本应保护的人。

“警察通常单独行动,基本上不受行政人员或其他警官的直接监督。”

“警察经常遇到易受伤害的公民,通常因为他们是受害者、犯罪嫌疑人,或者被认为‘可疑’,要服从于警察的权力。

而且警察和公民之间的互动经常发生在深夜,这段时间公众能见度较低,也为那些有能力并想要侵害公民、实施性变态行为和性犯罪的警察提供了充足的机会。”

公众对警方交付了巨大的信任,相信警察是保护自己的正义的化身,却有太多人披着警察的皮,辜负这份信任,未成年人、监护人乃至普通成年公众,在最需要帮助的时候却遭到了来自警察的侵害,这样的打击更令人绝望。

就像开头案件中的16岁女孩,她梦想着成为一名警察,却在警方的培养项目中成了受害者…何其讽刺,又何其悲哀。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 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布后的30日内与 新浪网联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