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网

缅怀 | 老舍之子舒乙因病去世!享年86岁

天津广播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刚刚,中国现代文学馆发出讣告,老舍先生之子舒乙同志因病医治无效,于2021年4月21日14时16分在北京去世,享年86岁。

舒乙,1935年生于青岛,北京人,满族,中国著名文学家舒庆春(老舍)之子。

1954年9月留学苏联,中国现代文学馆常务副馆长、馆长,北京市第七、八、九届政协委员,全国第九届政协委员,担任中国博物馆学会副会长、中国老舍研究会顾问。1992年,散文集《老舍的爱好和关坎》获满族文学奖。近年来以绘画为主。其画作影响力见深见广。

未曾想当作家,不惑之年却提笔

中青年时期,舒乙是林业化工领域的技术专家,曾研究一门比较尖端而又偏门的技术,即利用木材的下脚料做酒精、酵母等。舒乙回忆说:“那时父亲去实验场地看我,当面没说,回来后就跟人吹牛:‘我们家桌椅板凳全让他劈了造酒了!’其实是工业用酒,被他说得好像是喝的酒了,呵呵,但他特别自豪!”

到了不惑之年,舒乙跨行成了一个作家。1978年改革开放后,一些现代文学研究者找到舒乙,请他协助研究老舍。舒乙花了几年时间走访了100多人,掌握了切实可靠的资料,将寥寥三四行的老舍经历充实成长长的一串年谱。同时,舒乙选择用散文的形式写了他的第一篇作品《老舍的童年》,之后在《人民日报》连载,极受欢迎。一日,在人民大会堂开完会,北大著名教授吴组缃和王瑶边候车边闲聊,他们谈起《老舍的童年》时议论道:“舒乙的文章写得不错!”“是啊,比他爸的散文写得还好啊!”两位老先生谈性正浓,没有注意旁边人群中站着一个40岁左右的中年人,正是舒乙。肯定与赞誉给了舒乙很大的鼓舞,也让他决心走出埋首半辈子的实验室,投身于文学的殿堂。

谈到老舍先生是否曾希望自己继承他的衣钵、成为作家?舒乙笑说道:“他们那一辈觉得儿女不会成为作家的,不可能的。因为他们认为作家应该是天才,而且他们经历丰富,接触各个行业,各种人物,跑了很多地方,从而积累了丰富的写作素材。而我们只是单纯读书、工作,社会经历太单一,这是注定不会成为好作家的。”

不过,舒乙把父亲认为的不可能变成了可能。他用了半辈子时间做了老舍所言的“积累”这门前期功课后才开始写作。之后的三十多年,他每年都要写几十篇文章,以散文、传记创作为主,兼从事中国现代文学作家研究,已出版《我的风筝》《老舍》《大爱无边》等专著20多部,曾获“十月优秀散文奖”等奖项。

善于“套瓷”,成全了现代文学馆

在写作的同时,舒乙又用了20年时间全身心投入中国现代文学馆的建设。2000年中国现代文学馆新馆落成,2002年对外开放,作为馆长的舒乙很快被选为中国博物馆协会的副理事长,与故宫博物院院长、国家博物馆馆长等并列,全国共6人。舒乙当时觉得特奇怪,文学馆又小又年轻又专业,他怎么会被选上呢?后来他们跟舒乙解释,“你这个馆最有个性,最有特点。”

步入中国现代文学馆,无论是中轴对称的庭院组合,江南园林建筑的造园手法与彩灯、暗流、椭圆形社交广场等西式文化融合而成的总体布局,还是十三位文学大师的雕像、巴金手印门把、彩色玻璃镶嵌壁画、作家签名瓷器等特色细节,都让人啧啧称奇。而这些都是舒乙一样样琢磨出来的,并非交与设计师简单了事。

在一般人的印象中,博物馆就是一些资料、物品的陈列,舒乙却大胆摒弃常规。他向那些文学大家们要他们的著作、他们全部的藏书,当作家们欣然同意后,舒乙还会“得寸进尺”,要他们的桌子、文房四宝等。他对他们说:“如果您同意过世后把所有的藏书都给我,把您那些小玩意儿都给我,我专门给您搭一个玻璃屋,我把您的书房克隆在博物馆里。”由于长期的情感联络,包括舒乙笑称的“套瓷”,很多大作家都特别喜欢舒乙,把他当儿子看待,几乎要什么给什么,甚至丁玲等几位作家的床都被舒乙扛回了文学馆。舒乙也的确实现了诺言,给那些文学大师们建了一个个最独特的“家”。

编辑 | 陈彤

综合 | 北京日报 解放日报等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 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布后的30日内与 新浪网联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