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网

弗朗西斯·培根的家世(图)

天津日报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我在出去作有关弗朗西斯·培根(英国文艺复兴时期散文家、哲学家)的讲座的时候,常常有听众会问,培根学问那么大,文笔那么好,为什么要去做官,而不专心于研究和写作?这问题的答案,部分在于他的家世吧。

  培根虽然并非出身贵胄,累世簪缨之族,但童年之时,家境也十分优渥。他在1573年出生于伦敦泰晤士河畔的约克府(York House)。父亲尼可拉斯·培根爵士(Sir Nicholas Bacon,1510—1579),是伊丽莎白朝的高官,时任掌玺大臣,约克府就是掌玺大臣的官邸。

  从职业来说,尼可拉斯是一位法律界人士。他是在剑桥受的教育,然后进入格雷律师学院(Grey's Inn)学习法律,在1533年即成为律师,之后就在法律界迅速上升。伊丽莎白在1558年即位之后,因为支持新教,同时也因为他和当时的权臣威廉·塞西尔是连襟,私交也甚好,尼可拉斯被任命为掌玺大臣。1559年他又获得大法官之职,这是英国法律界的最高职位了。

  培根的母亲安妮夫人(1527或1528—1610),则是伊丽莎白朝最有学问的女性之一。当时受过教育的女人也很少,更不用说有学问了。她是安东尼·库克爵士(Sir Anthony Cooke)的女儿。

  库克爵士是当时著名的人文主义学者,也是伊丽莎白女王之弟英国国王爱德华六世(爱德华先于伊丽莎白为君,但在15岁就死了)的老师。库克认为女孩应该跟男孩一样受教育,所以教会了五个聪慧的女儿希腊文和拉丁文。安妮还熟练掌握了意大利文,甚至会一些希伯来文。

  安妮的姐姐、培根的姨妈米尔德里德(Mildred)嫁给了伊丽莎白朝最有权势的大臣威廉·塞西尔,又称伯利勋爵一世。他的儿子、培根的表弟罗伯特·塞西尔后来也成了权臣,并想尽办法阻住培根的升迁之路。罗伯特在1612年死去之后,培根才很快飞黄腾达起来。

  安妮夫人负责弗朗西斯和他的哥哥安东尼的早期教育。她想必在希腊文和拉丁文上面给他们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培根和哥哥都步父亲的后尘,在剑桥受的教育,又在1576年15岁的时候进入格雷律师学院。但他没有马上开始在那里的学习,而是作为英国大使阿米亚斯·保莱特的随员,去了法国,获得了一个观察欧洲政治和宫廷运作的机会。

  但1579年,也就是培根18岁的时候,不幸降临,他的父亲去世。尼可拉斯结过两次婚。他和第一位夫人育有三子三女,这时都已成年并且安顿得不错;他和第二位夫人也就是培根的母亲育有二子。哥哥安东尼继承了大部分财产,弗朗西斯作为最小的儿子(虽然是最有才能的),只获得了一小笔生活费。也就是说,他将来要靠自己自食其力了。他不得不回到格雷律师学院学习法律,子承父业,成为一名法律界人士。

  知道了这些,也许就可以理解为什么培根在《随笔集·论学问》一篇中会说,“在学问上费时过多,乃是懒惰。”因为他在这里所说的学问,主要是法律、经济、政治等方面的经世、实用之学。如果学习了法律而不用来断案,那就是完全无用的。

  培根的父亲和母亲,代表了他一生努力的两个方向:经世和学习。

  经过早年的种种曲折之后,培根在詹姆士一世朝终于否极泰来。在1617年被任命为掌玺大臣,1618年获大法官职位。这些都是他父亲曾经担任过的职位。在自己的职业上,他几乎是一步一步地追随着父亲的脚印前进。不久他的成就就超过了父亲。他在1618年被封为维鲁伦男爵,1621年又被封为圣·奥尔班子爵。这些都是他父亲所不曾得到过的贵族爵位。

  培根晚年在《随笔集·论高位》这一篇中,也对自己在壮年时对权位的热衷与追求,有过思索和反省:“追求权力却失去自由,或者说追求控制别人的权力却失去控制自己的权力,这真是种奇怪的欲望。” 他也屈服于这种奇怪的欲望。他是期望在政治与法律的领域大展宏图的,然而,却被卷入了英王詹姆士一世和英国下议院的权力斗争之中。1621年1月,他刚被封为圣·奥尔班子爵,3月就被判犯了贪污罪,大法官职务也被免去,并被拘禁于伦敦塔中。

  虽然培根不久即获释,但官职仍被剥夺。回到私宅的他没有颓唐,而是投身到著述之中,在1626年去世之前,度过了传记作家们所说的“伟大的最后五年”。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 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布后的30日内与 新浪网联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