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网

欧洲右翼未“攻克”北欧,绿党失利欧盟绿色政策是否可持续?

澎湃新闻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6月6日在比利时布鲁塞尔拍摄的欧洲议会大楼一角。 新华社记者 赵丁喆 摄

据新华社6月10日报道,第十届欧洲议会选举投票于布鲁塞尔时间9日晚落下帷幕。初步统计结果显示,持中间立场的复兴欧洲党团以及绿党和欧洲自由联盟组成的党团所获议席减少幅度较大,欧洲议会向右倾斜明显。

尽管此次选举中极右翼的崛起对法国、德国等欧洲大国冲击较大,德国绿党失势、法国总统马克龙宣布解散议会,且两国执政党分别不敌在野的右翼党派,但极右翼势力未能“攻克”北欧地区,左翼和绿党在当地有所斩获。与此同时,中间派政党在波兰等东欧国家表现强劲。

6月9日,在比利时布鲁塞尔,欧洲人民党党团“领衔候选人”冯德莱恩在欧洲议会发表演讲。 新华社记者 赵丁喆 摄

在本次欧洲议会选举结果呈现“右转”,且右翼对欧盟绿色政策持怀疑态度、绿党在法德等欧洲大国失利等背景下,欧盟绿色政策的可持续性遭到了质疑。有分析认为,欧盟现有政策可能会维持不变,但在通过新的相关立法时,或将遭遇阻碍。

北欧成右翼“失意”之地,东欧中间派强劲

据《卫报》6月10日报道,在丹麦,在野党社会主义人民党(SF)的支持率意外激增,获得了17.4%的选票。和2019年的欧洲议会选举结果相比,这个数字增长了4.2个百分点。执政党社会民主党赢得了15.6%的选票。两党的共同特点为持中左翼立场。

对此,丹麦首相弗雷泽里克森在社交平台上发文称,在丹麦,社会主义人民党的政治立场是最接近社会民主党的,她很高兴能看到左翼政党在选举中取得进展。“在欧洲大部分地区,右翼取得了重大进展。在丹麦,左翼脱颖而出。”

欧洲新闻网报道称,芬兰左翼联盟获得了17.3%的选票,在欧洲议会中赢得了3个席位,而在2019年的选举中,该党仅获1席。芬兰在欧洲议会中一共拥有15个席位。

该党领导人安德森(Li Andersson)向芬兰广播电视台(YLE)透露:“我仍然感到震惊。这是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结果,比我的预期要好得多。”

除了北欧外,据路透社报道,在波兰,总理图斯克所属的中间派政党公民联盟(KO)在选举中获得了38.2%的选票,“疑欧派”、时常与欧盟意见相左的法律与公正党的得票率为33.9%。

对此,图斯克表示,“德国的政客没有理由高兴,法国的当权者有理由悲伤。但在大国之外,波兰的选举结果表明民主再次获胜。”

6月10日凌晨,匈牙利总理欧尔班(中)在匈牙利首都布达佩斯举行的集会上发表讲话。 新华社 发(弗尔季·奥蒂洛 摄)

在另一个东欧国家匈牙利,尽管总理欧尔班领导的执政联盟(青民盟和基民党)以43.76%的得票率领先,但成绩不如预期,或写下欧尔班执政14年来最差表现。新成立的尊重和自由党则异军突起,以30.70%的得票率紧随其后,预计将获得7个席位。

除了东欧和北欧,极右翼对其他欧洲国家带来的冲击并不小。英国广播公司(BBC)6月10日报道称,在法国,由于在欧洲议会选举中不敌极右翼的“国民联盟”后,马克龙宣布解散议会,并将进行“政治豪赌”,宣布将于6月30日和7月7日举行新的两轮议会选举。

6月9日,在法国勒图凯市一处投票站外,法国总统马克龙(右二)在参加欧洲议会选举投票前与民众交流。由于法国执政党在9日结束的欧洲议会选举中支持率远低于极右翼政党,法国总统马克龙9日晚宣布解散国民议会,并举行新的国民议会选举。 新华社 发(弗兰克·博阿姆 摄)

不过,BBC称,巴黎市长伊达尔戈(Anne Hidalgo)“并不理解”马克龙的举动,因为巴黎奥运会即将于7月26日开幕。伊达尔戈称:“我和许多人一样对此感到震惊,奥运会前夕解散议会是一件非常令人不安的事情。”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对此回应称,没有迹象表明,法国政治领导人支持奥运会的统一性会破裂。

6月9日,选民在德国首都柏林的一处投票站投票。 新华社 发(伊尼亚基·埃斯瑙拉 摄)

在执政党选情同样惨淡的德国,总理朔尔茨的发言人表示,尽管执政联盟中的三个政党在选举中都落后于保守派和极右翼,但德国不会效仿法国提前选举。“选举日期定在明年秋天,这是我们的计划。”

绿色政策能否继续“绿色”?

尽管法德等国受到右翼冲击较大,但本次欧洲议会选举,总体呈现“小幅右转”的趋势。除了右翼党派外,绿党在选举中失去席位,引发了外界对于欧盟在绿色问题上的担忧。

6月9日,在马耳他纳沙尔,一名男子在计票大厅举着一张选票。 新华社 发(乔纳森·博格 摄)

《卫报》刊文指出,选举结果显示,绿党/欧洲自由联盟党(Greens/EFA)获得53个席位,是欧洲议会7个党团中的第6大党团。2019年,该党团以71个席位,成为议会中第4大党团。

报道称,在绿党的“核心据点”德国,该党在本次选举中的支持率,和上次相比减少了近一半。出口民调显示,在德国,本次选举绿党的支持率为12%,上次选举的支持率为20.5%。

不过,绿党/欧洲自由联盟党副领袖、荷兰籍议员艾克豪特(Bas Eickhout)称,他并没有对选举结果感到沮丧,并承诺加速推动绿色协议。

艾克豪特表示:“我不会说这是对绿色协议本身的公投。即便是这样,结果也好坏参半。工党/绿色左派联盟组合在选举中领先,难道你会说,荷兰完全支持绿色协议,德国则不然?我认为这么说过于简单。”

根据荷兰的选举结果,工党/绿色左派联盟组合赢得8个席位,略微领先于极右翼自由党的7个席位。尽管如此,但因为自由党在2019年欧洲议会选举中未获得任何席位,此次极右翼在荷兰堪称“大获全胜”。

报道指出,绿党在2019年的选举中表现出色,是因为瑞典环保人士通贝里(Greta Thunberg)主导的气候活动,使得气候议题提上了议程。但在本次选举俄乌冲突、欧洲经济不振等问题的背景下,环境不再是选民首要关注的问题。

路透社分析称,尽管欧洲议会“右转”之后,会使得欧盟在通过气候政策时变得困难,但现有的多数绿色政策可能会维持不变。

艾克豪特向路透社表示:“我不认为我们会在气候政策上倒退。但我的确认为,制定新政策会变得更加复杂。”

路透社称,未来5年对于欧盟能否实现其2030年气候变化目标至关重要。在过去5年中,欧盟通过了一揽子有关清洁能源、二氧化碳排放的法律,以实现其2030年的气候目标。但不排除在本次选举后,对绿色协议持怀疑态度的极右翼政客会削弱这些法律的影响力,并在未来几年对这些法律进行审查。

这是6月10日在位于比利时布鲁塞尔的欧洲议会拍摄的选举临时结果。 新华社记者 赵丁喆 摄

欧洲新闻网分析称,极右翼反对绿色协议的原因之一,是担心其影响严重依赖化石燃料的行业,可能导致失业和经济困难。一些民族主义者认为,“绿色协议”削弱了欧盟的能源供应独立性。

2019年12月,欧盟提出《欧洲绿色协议》,旨在让欧盟走上生态转型之路,并最终在2050年实现气候中和。但因俄乌冲突,该协议的实施加剧能源价格上升,导致欧洲生活成本急剧上升。

2021年,欧盟委员会提出应对气候变化的一揽子计划提案,旨在实现到2030年欧盟温室气体净排放量与1990年的水平相比至少减少55%,到2050年实现碳中和。

发布于:上海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 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布后的30日内与 新浪网联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