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需要开启JavaScript体验 >>

# 我就爱SUV #

简单粗暴拒绝矫情!我们只爱SUV~
关注

李嘉诚“弃子”、曹忠“被破产”,长江汽车进入死亡倒计时

汽车头条 2019-09-24 10:52:34

李嘉诚“弃子”、曹忠“被破产”,<a class=长江汽车进入死亡倒计时"/>

手握新能源汽车双资质一双“好牌”的长江汽车,却被打成了一张“烂牌”。

前段时间,深陷员工欠薪、工厂停工漩涡中的长江汽车,又迎来了新的困境。9月23日,长和系创办人李嘉诚曾有份投资的五龙电动车,以及旗下的五龙动力,发公告披露其主席及执行董事曹忠,已被李嘉诚旗下的Li Ka Shing (Canada)Foundation提出破产呈请,两公司于今日重新复牌,五龙电动车股价暴跌25%。

李嘉诚“弃子”、曹忠“被破产”,长江汽车进入死亡倒计时

据了解,李嘉诚基金会表示,由于曹忠无力偿还担保款项本金及利息,截至2019年7月欠款共超过11.9亿港元,故入禀法庭申请其破产。

资料显示,五龙电动车是长江汽车的大股东之一,其中杭州长江的大股东之一为有杭州余杭政府背景的北京紫荆聚龙科技投资有限公司,持股比例为49.83%。五龙电动车有限公司持股49%;简式国际汽车设计(北京)有限公司持股1.17%。

李嘉诚“弃子”、曹忠“被破产”,长江汽车进入死亡倒计时

事实上,早在今年7月,曹忠辞任五龙电动车首席执行官一职,但仍留任为执行董事及主席。据公司年报显示,他持有五龙电动车约6%的股权。

背后最大的“靠山”沉没,这是否意味着长江汽车即将出局呢?而借腹长江汽车解决资质问题的零跑汽车是否意味着资质问题将“打水飘”呢?

曾经的“光环”

回看长江汽车的“前世今生”,其也经历了大起大落。

李嘉诚“弃子”、曹忠“被破产”,长江汽车进入死亡倒计时

杭州长江前身是在1996年挂牌的杭州长江客车有限公司,不过该公司最终濒临停产,于2013年,五龙电动车注资重组杭州长江客车有限公司,并将其更名为杭州长江汽车有限公司。

之后,香港首富李嘉诚多次增持五龙电动车股份。2015年,李嘉诚的持股比例一度达到8%,成为其第三大股东。在李嘉诚“加持”期间,五龙电动车在2016年左右投资建立贵州长江生产基地,并在多地押注电动车产业,还获得了国家新建纯电动乘用车企业准入资质。

李嘉诚“弃子”、曹忠“被破产”,长江汽车进入死亡倒计时

拥有双资质的长江汽车,在2018年的北京车展上也揭开了低调的面纱,展出了三款概念车和六款纯电商用车,以及氢能燃料电池技术等。其中纯电动中级SUV、纯电动中级轿车和C级概念车等乘用车产品更是成为业内关注的焦点。

不过,五龙电车的业绩表现也并不是很理想,根据公开数据显示,从2011年到2017年,五龙电动车连续亏损长达7年。据2019年7月发布的年报数据显示,五龙电动车收入为3.46亿港币,同比下降64%;毛利为2670万港币,同比下降76%;利润方面,2018年则亏损20 亿港币。

同时,长江汽车在产品端却一直未拿出真正具备硬实力的产品,而2016年发布的小型SUV逸酷直到如今也未真正的走向市场。

左手双资质,右手李嘉诚的投资,长江汽车原本抢占的市场先机,似乎却没有发挥出他的任何优势,在竞争中逐渐掉队了。

长江汽车将被“out”?

李嘉诚“弃子”、曹忠“被破产”,长江汽车进入死亡倒计时

当下的长江汽车已经到了步履维艰的地步,频繁被曝出长江汽车遭遇员工欠薪、工厂停工的尴尬困境。

据相关媒体报道,此前,贵州长江汽车有限公司20多名员工堵在公司门口讨薪。据人力社保局等政府部门网站投诉的信息,贵州长江汽车、杭州长江汽车有限公司以及长江汽车重庆创新中心均出现了欠薪,而杭州长江汽车接近300名员工到目前都尚未结算工资。

因此,众多员工被逼无奈走上了讨薪之路,有的员工在公司直接拉起横幅,有的甚至向劳动监察部门投诉。

而关于长江汽车的销量,目前查不到任何官方数据。汽车头条APP从天眼查发现,长江汽车自身风险有91项,其中有36个开庭公告,大多都是与供应商之间的买卖合同纠纷。

李嘉诚“弃子”、曹忠“被破产”,长江汽车进入死亡倒计时

事实上,随着新能源汽车补贴的退坡,市场对于新能源汽车的要求愈发高,愈来愈多的传统车企和外资车企也开始入局新能源汽车市场,这也对于像长江这样的造车新势力们造成了巨大的压力。

随着车市大环境的下行,加之长江汽车内部自身存在的问题,可谓是起了个大早,却赶了个晚集,错失了新能源汽车发展的红利期。

“双资质”何去何从?

李嘉诚“弃子”、曹忠“被破产”,长江汽车进入死亡倒计时

众所周知,资质问题是造车新势力难以逾越的一道鸿沟,即便是已经交付很长一段时间造车新势力头部企业蔚来汽车,也仍未自己获得生产资质,只能选择江淮代工。

其中,零跑在今年年初其首款量产车零跑S01上市后便公布了其将借用长江汽车的生产资质完成造车,而当时,零跑汽车看重的是,首先是地理位置距离较近;其次,长江的乘用车生产线几乎是全新的,设备也是国际先进水平,生产线整体硬件水平和产能符合零跑的生产要求。

而当下的长江汽车已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了”,一边是董事长的被破产,一边又是频频曝出的欠薪、停产,那这是不是意味着长江汽车也面临着破产呢?在全国乘联会秘书长崔东树看来,“长江目前应该不会破产,曹忠只是控股股东,再加上破产申请的落实还需要过程。”

对于长江汽车能否继续为零跑代工,国乘联会秘书长崔东树表示,“代工的主导应该是零跑,因此长江汽车的影响并不大。”

李嘉诚“弃子”、曹忠“被破产”,长江汽车进入死亡倒计时

而事实上,在12家获得“双资质”的造车新势力中,与没有产品的长江汽车类似的企业,还有重庆金康和江苏敏安。

显然,在频遭欠薪、停产风波、资金链断裂以及董事长曹忠被破产等风波之后,如今的长江汽车似乎已经进入死亡倒计时。

或许,长江汽车当下的困局也只是整个汽车行业淘汰赛加速中的一个缩影吧!

相关车型

还有3个信息需要填写哦~
底价将以短信的形式发送到您的手机
个人信息不会泄露给第三方
获取底价

热门评论

猜你喜欢

微博
微信
朋友圈
关闭
文章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