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网

放弃内马尔莱万+押注穆科科法蒂,耐克要未来

懒熊体育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这应该是2020年足球世界引起关注最多的一次职业生涯首秀。北京时间11月22日凌晨,多特蒙德客场面对柏林赫塔的比赛中,穆科科在第85分钟替补登场,以16岁零1天的年龄打破德甲最年轻出场纪录。由于德甲规定球员满16岁才能出场,这一纪录几乎后无来者。

这名小将的竞技实力无需赘述,他在88场青年队比赛打进141球,并且这些比赛中他面对的是比自己大三岁的球员。代表一线队出场,对他来说只是时间问题。

而更能说明问题的是来自赞助商的关注,去年,耐克与不满15岁的穆科科完成签约。据《图片报》报道,这份合同的签字费就达到100万欧元,加上各种奖金条款,合同总额最高可达1000万欧元。

▲耐克为穆科科拍摄广告。

耐克的投资不是没有理由的,除了在球场上的表现,穆科科在社交网络也相当受关注。目前,穆科科的Instagram账号拥有75万粉丝,这一数据甚至超过了不少德国国脚。

穆科科或许是突出的一个,但耐克近年来对年轻球员的网罗并不是个例。

11月21日,《都灵体育报》公布了本年度金童奖评选结果,哈兰德成功当选,他也来自耐克旗下。更为夸张的是,金童奖最终20人名单中,有多达16人都身穿耐克球鞋。相比之下,阿迪达斯仅有费兰·托雷斯、奥多伊等4人,而彪马颗粒无收。这意味着在对在顶级年轻球员的网罗中,耐克几乎处于垄断地位。

为了达成这样的优势,近年来,耐克十分积极地布局年轻球员资源。在2019年9月完成巴萨处子秀后,安苏·法蒂便收到了耐克的邀约,成为新产品Mercurial Superfly VII Elite的代言人,当时法蒂只有16岁。据Playerssiki报道,法蒂每年能从耐克得到超过100万欧元的收入。

▲耐克为法蒂拍摄广告。

与法蒂类似,拉什福德同样是在完成英超首秀后被耐克签下。2016年,他在与阿森纳的比赛中首次登陆英超并梅开二度,几天后就与耐克签下了5年合同。根据英国《独立报》消息,耐克为当时仅18岁的拉什福德提供了七位数的费用。

类似的案例还有皇马小将维尼休斯,耐克巴西足球市场营销总监Lucas Maniezo透露,早在2014年,耐克就与维尼休斯建立了联系,后者当时只有13岁。而现在,维尼休斯已经成为了耐克在南美最重要的足球代言人之一。

耐克挖掘足球代言的业务始于1994年,当时世界杯第一次来到耐克的大本营——美国举办。为了挑战这一领域的霸主阿迪达斯,他们签下了28岁、极富反叛个性的法国人坎通纳。自此,耐克开始寻找越来越年轻的代言人。2003年,耐克与年仅18岁的C罗完成签约,又从茵宝挖来了17岁的鲁尼,对年轻球员的抢夺也延续至今。

耐克的竞争对手中,阿迪达斯有着类似的战略。从1996年签下21岁的贝克汉姆,到2006年初完成“虎口夺食”,从巴萨赞助商耐克手中抢下了18岁的梅西,再到去年签约19岁的费兰·托雷斯,阿迪达斯同样对优秀年轻球员虎视眈眈,但在数量上已明显处于下风。

相比之下,另一家装备巨头彪马则有着相反的思路。这家德国品牌目前的主要代言者格列兹曼、阿圭罗、苏亚雷斯、卢卡库等人,均是在成名后被彪马挖走,其中签约时最年轻的是2011年的阿圭罗,后者当时也已经23岁。目前,彪马似乎仍然专注于收割成名球星而非投资年轻人,不仅旗下无人入选最新的金童奖名单,他们在成名球星签约方面也有更大的动作。

今年8月底,彪马宣布与内马尔完成签约,后者离开了合作15年的耐克。而对于耐克来说,他们今年在足球代言领域最大的话题不是签约,而是流失。

这其中,钱或许是最大的原因。上一份合同中,耐克给内马尔的合约金是11年1.05亿美元(约合8800万欧元),每年800万欧元。疫情之下,耐克难以给出更高的价码。

根据耐克6月26日公布的Q4财季(2020年3月1日至5月31日)的营收数据,该季度耐克收入下降38%,该季度录得净亏损7.9亿美元,而上年同期净利润为9.89亿。据彭博社分析,这是耐克自1998年以来的最差表现。如此情况下,面对彪马的竞争,耐克放弃了与内马尔续约。耐克发言人乔什·本尼德克(Josh Benedek)8月29日对法新社表示:“我可以证实内马尔不再是耐克一员。”

类似的事件也发生在莱万多夫斯基和斯特林身上,两人与耐克的合同都在今年到期,也都没有完成续约。不难发现,耐克流失的球员几乎都处于职业生涯巅峰或黄金年龄,这也就意味着他们接下来的合同很可能会是一生中最大的一份。这些处在高位价格的球员,对耐克来说显然不是最佳选择。

生活在梅西和C罗的阴影下,88至95一代球员似乎从来没能把自己的商业价值最大化。在赞助商的抉择中,他们似乎也是“被冷落的一代”。 

2019年,耐克发布全新系列Mercurial Dream Speed(MDS)足球鞋,三位代言人分别是C罗、姆巴佩和澳大利亚女足球员克尔,内马尔们则不见踪影。在C罗之后,耐克似乎绕过了中生代球员,开始主推以98年出生的姆巴佩为代表的年轻势力。今年8月,耐克为20岁的桑乔发布个人专属战靴,他也成为了历史上获得这一殊荣的最年轻球员。后浪,在推着前浪。

▲姆巴佩代言MDS系列。

很显然,耐克选择了放弃当下押注未来。幸运的是他们还有得选,近年来对年轻球员的招兵买马让耐克旗下储备了大量的“彩票”优秀球员,疫情只是加速了这一进程。实际上,这也跟耐克现阶段的整体转型节奏类似,一切面向未来。

声明:本文由懒熊体育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 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布后的30日内与 新浪网联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