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网

【美文悦读】嗅吻散落的光阴

保山日报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徐志摩说“走着走着就散了,回忆都淡了,回头发现,你不见了,我乱了”青山碧水迢迢,温暖了谁的梦,花谢花开,一程又一程的山水路,驻足在捡拾一地的过往,不知是谁的纤指拨断了时光的管弦,叹雨蔬,念残红,划过缘深缘浅海誓又山盟。

 走在心事的底层,想起那年那月那天,心一阵一阵的刺痛,不由的想起了一句话,属于你的,永远都在,即使在天边。不属于你的,永远都无法企及,即使近在咫尺。所以随着时间的流逝,心会慢慢释然。一路纷纷扬扬的日子,已然被赋成人们追寻的一阙词或一首歌。那些漫过岁月的光阴,我不清楚它有没有轮廓,有没有重量,且留几分瞎想去斑斓一些需要抚慰和开解的日子吧。

 走在时光的春里,我张开双臂,揽得一份人生的美妙,顾不上日子还泛着阵阵的寒意,你便盈着一眸顾盼与娇羞,挽着一份温婉与绿意,与我邂逅在最美的初心里,摇曳的风啊,从此便多了一行行让春天附体的韵脚。一段未来得及加注旁白的故事,在浅释三生石上的缘来。

 八分钱的邮票充满诱惑,读信的日子花团锦簇,每句深情的眷恋,滋润着欲说还休的夜晚,爱得义无反顾,爱得简单清宁。在最深的夜里,有笑穿过,那抹心跳的时光,那汪眼里的疼惜与懂得,安静的流淌。

有段话说的:这世间里有种懂得,穿越灵魂幽幽而来,他说你懂,你说她懂,红尘里的世俗人心就在不经意间被捕获。一个人有一份爱恋,不早不晚,不远不近为你等候,这难道不是光阴里最娇羞,最旎旖的动人心魄,在最美的生命里遇见,没有惊艳,没有轰烈,对望两两相知,书写着自己的烟火幸福。只想与你在岁月的辗转中,青山揽风景,水边钓春秋。

记不起有多少次,那回眸的深情与不舍,总能赋予我无限向往及远方,曼妙着小女子的一桩桩娇羞的心事,带着一腔希冀的梦,踏入那抹秋里醉人的沉甸甸。眼里脑中循环弹出易安诗词:朝朝暮暮,从此生死契阔,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此刻,我仿佛听见闲云流淌的声音,将自己当成一株人间草木,在一抹身影,一剪时光里且歌且舞。

爱情最美好的样子,恐便是找一人深爱,陪一人白首了,不需要刻意去勾勒和描摹,我们翘首以待的目光,已将心语融入那份纯那份真,牵手那个在乎的人,守着一段简单朴素的光阴,此刻流年定格在多情的岁月中,呢喃着每段深情都不被辜负,每段等待都有归属。

 一首长相思,一生长相守,多么长情的告白,流连在歌的更深露重,一边采集,一边守望。浅浅相遇深深相吸。一场骤雨终是打湿了滚烫的光阴,时光倏然而过,多情的季节总是不告而别,人总得坚强的活着,经历了沧海桑田的洗礼,一路走来,终是学会了有风的日子听风,有雨的日子品雨,风雨人生对往事不可追忆之苦,心被疼痛一遍一遍的啃噬,时光不老我们不散,终究是一首美好的诗词,你的离开,你的懂得,都变成了曾今里的曾今,一段时光,无奈就成了背影,一段岁月,不小心就成了断章。

 相濡以沫的远离,我会在时光的疼痛中抽离,回忆残骸里有你的走进,给了我一捧零星故事,都说这世上走得最急最美的是风景,我却以那道简单清宁喂养灵魂,念间寻得最初的柔软,我会把它融成碧落伞下的期许,循着光的方向,嗅吻着散落的光阴,把艰难的部分悄悄嚼碎,从此简约平淡,让心芬芳!

文:蒋文波

图:张四云

编审:李显耀

责任编辑:施媛媛  冉懦珲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 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布后的30日内与 新浪网联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