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网

中建海峡原一把手江建端被查,广西一地产商被其预设陷阱套路破产

火星矩阵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据中国建筑纪检监察组、河南省纪委监委2023年12月16日消息:中国建筑股份有限公司科技与设计管理部原总经理江建端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中国建筑纪检监察组和河南省焦作市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公开消息显示,江建端生于1969年,福州人,长期在中建集团任职,历任中建集团中建七局副总经理,后任中建海峡总经理,2023年7月左右被带走调查。

获悉江建端被查,广西防城港腾飞龙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下称“腾飞龙公司”)法人李忠飞表示,这一切都在意料之中,回想起自己与时任中建海峡总经理江建端的纠葛,楼盘被江建端“小弟”率众多次的打砸,以及自己对江的多年控告,不免感慨万千。

江建端与广西地产商纠葛起源

2012年,福建福州籍商人李忠飞,经招商引资,拿下了广西防城港市腾飞广场这一被列为该市重点项目的经营开发权。因地理位置好,项目优质而获得了众多建筑施工队伍的青睐。

基于对中建集团施工质量的认可,2012年5月,李忠飞选择了与中建海峡公司合作,签订了包干总价为2.5亿元的《工程建设承包合同》,合同约定的完工时间在2014年12月底,工程款进度款的支付按85%支付,竣工验收完毕后再做总合同金额的结算。

同年6月,项目开工建设。

李忠飞说,一年之后的2013年7月19日,项目已经开始销售,且销售势头很好,这个时候,江建端就找到我说,项目这么赚钱,现在项目欠工程款了,要么3日内给1000万工程款,要么给700万喝茶,不给钱就停工。

李忠飞无奈,称尽管当时是否拖欠工程款并不明确,但争议一旦发生,中建海峡就威胁先停工结算,而房子已经开始卖了,突然停工影响不好,考虑到息事宁人,就答应了江建端他们的要求。

“后来,这700万元喝茶费谈成了650万元,为了将这笔钱入账,就在一份补充协议中写成了增加农民工的补贴费用,他们还在这份协议中,附加了条款,如果我不及时还款,利息按每天10万元计算,折算成年息超过100%,明显不合常理”,李忠飞说,“从最后的结果来看,这笔钱是给了的,但有没有给到农民工,这个纪委可以查”。

李忠飞说,没想到,过了一个月后,江建端他们发现项目的铺面卖得很好,当时售价在4.3万至5.5万元之间,江建端就问我,铺面自己有没有留?我告诉他有一半留下自营。

此时,江建端就“好心”建议:可以将留下自营的37套共计3200多平米的商铺,以每平米2万元的价格,备案至中建海峡指定的个人杨岱军名下,算是“抵押”给中建海峡,随时抵作工程款,算是对后面的工程进度有个保障,而且还强调,工程完工后,李忠飞可以原价回购。

听江建端这么说,李忠飞也没有多想,就当是一个权宜之计,避免后期工程款出现纠纷,就同意了这一方案。

预设陷阱,亦步亦趋套路李忠飞

后来发生的事情,才让李忠飞明白,这是江建端给李忠飞预设的一个大陷阱,挖下的一个大坑。

2014年6月的一天,江建端又跟李忠飞“商量”,让李忠飞再支付2、3千万,将项目做到当年的11月底就竣工交房。

李忠飞就说,不是店面都被中建海峡拿去了吗?

江建端当时跟李忠飞说,再付点钱,好跟下面的劳务班组说,做到交房为止。

恰巧在此前一天,桂林银行也找了李忠飞。基于腾飞广场项目没有银行贷款,已销售90%情况非常好,表示若拿出质押给中建海峡的商铺来银行抵押的话,就可以给项目授信1个亿的工程专项贷款,专款专用,相当于一次性提前支付完毕整个项目的工程款,以顺利推进项目的完工,也有利于该行在腾飞广场购买的商铺网点尽早开业,这个设想的提出,是中建海峡、银行、腾飞广场三赢的局面。

于是,李忠飞就打算将“抵押”给中建海峡的37套商铺置换出来贷款。李将贷款情况跟江建端说了,江开始也表示同意。

此后,桂林银行代表、李忠飞和江建端指派的代表,三方在福州开始了长达数天的艰难谈判。谈判到第六天,中建海峡的代表副总经理郁某某说,我们谈判谈了这么久,桂林银行是不是真的有诚意?

结果,桂林银行总部为了表达诚意,当天就上会作出授信一个亿给腾飞广场项目的决议,并拍照发给郁某某看了。郁某某看到授信后也很高兴,表示说,没有想到桂林银行这么支持李忠飞,还表示,将三方订立的合同拿回公司盖章确认即可。

李忠飞说,这一谈判过程,当时的中建海峡高层都是知情的。

然而,没有想到的是,第二天,江建端指派的中建海峡谈判代表郁某某,却突然提出要一笔500万元的喝茶费,否则合同就撕毁不谈了。

由于李忠飞拿不出这笔钱,没有支付喝茶费,结果,中建海峡公司真的就否掉了三方谈判的成果。

李忠飞认为,当时备案房产到中建海峡指定的杨岱金名下,类似于我把房子卖给了中建海峡,然而,你既不付钱,又不抵扣工程款,还不愿意将这些商铺放出来让我去银行贷款,来提前支付完毕所有的工程款,无论从哪一个逻辑上说,都是霸王条款、强买强卖,最后形成的结果就是,恶意停工,人为制造违约,并最后通过诉讼手段,让我支付了巨额的利息。

被连环案拖入深渊的开发商

世事难料之处在于,在江建端亦步亦趋给李忠飞挖坑的同时,另一位福州籍老乡许文飞,也给李忠飞埋下了一枚“定时炸弹”。

在2011年底至2013年6月之间,李忠飞与许文飞之间互有资金往来。

根据调取的银行流水显示,在一年半的时间里,李、许之间的资金往来、担保借款中,从账面上算,李忠飞只差许文飞211万元。

结果,李忠飞称,被许文飞套路,用虚假借条起诉,在防城港中院判了8000万元债务,导致腾飞广场整个项目12亿元的资产被查封。

接下来的李忠飞,才真正开始陷入诉讼、资产偿债,再到一无所有的深渊。

首先就是超额查封。因为与许文飞的8000万元欠款,结果法院查封了腾飞广场价值12亿元的整个项目及其地皮,直接导致的结果就是,项目已售的房屋无法办理银行按揭贷款,封堵了李忠飞资金的流动性。

因为超额查封影响了整个项目的正常运转,这一情况得到了防城港市政府的高度重视。后在防港市政府的大力支持下,召开了十余次协调会,达成的共识是成立一个由金融办、债权人、银行三方的共管账户,既保障了债权人的利益又维持了企业的正常经营。

然而,在市里的十余次协调会议之后,负责处理该诉讼执行案件的时任防城港市中院院长杨智军,均未同意市里提出的多赢的解决方案。

此后,李忠飞一路申诉至最高人民法院。

2018年,在最高法将腾飞龙公司案件列为保护民营企业合法权益典型案例后,防城港中院才匆忙解封了181套房子。

而更为巧合的是,这些房子一解封,就被中建海峡给轮候查封了。

同年,中建海峡以腾飞龙公司拖欠工程款为由,起诉了李忠飞。

李忠飞说,打款的证据显示,在2014年7月20日中建海峡停工之前,我们已经付了8900万,加上代垫项目水电费及借款等,计1.03亿元,再加上6500万商铺抵债,共计1.68亿元;中建海峡在2014年10月28日,单方审计作出工程量的总投入为1.91亿元,按照85%的进度款来算,我方只需支付1.63亿元即可,故不欠其工程款;而后来造成停工的损失,应当由中建海峡来承担。

到了2016年12月,公司通过桂林银行的贷款,又提前支付了中建海峡的工程款,至此总计付款 2.7亿元,而项目的包干价才2.5亿元,又何来拖欠工程款?李忠飞说。

然而,就在2018年的5月15日,防城港中院作出了(2018)桂06民初115号)判决,判决腾飞龙公司向中建海峡公司支付324万余元工程款。

拖延执行、垒高违约金,成压垮李忠飞的稻草

事情到此并没有结束,李忠飞说,拖延执行、垒高违约金成了压垮公司最后的稻草。

2018年7月,腾飞广场被查封的房子,从最初的328套,又陆续增加到398套,按照当时的售价,只需要100套左右的房子,就解决了8000万元的诉争,至少可以解封剩余2个多亿的资产,但防城港法院执行局却一再拖延,将利息垒高翻倍才低价执行。

2021年11月,通过执行低价抵债给许文飞131套房子,抵债金额为1.1亿余元,这等于变相承认了前面的398套房子属于超额查封。

值得指出的是,2014年,在防城港中院时任院长杨智军主持工作期间,腾飞广场被超额查封了328套房子以及项目1123套房子的土地,导致几百户已付款业主的房子做不了按揭贷款,直到2017年6月15日,法院才解封了328套房被查封房子以外的土地。

对此,李忠飞说,这三年来,腾飞龙公司蒙受了重大的经济、商誉等损失,这应该由谁来承担责任呢?

而中建海峡公司的工程款纠纷,更是超出了李忠飞的认知。

在一审作出324万元的欠款之后,双方均不服。

后经过二审审理,竟然在4天之内,就同一案号作出了两份不同的裁判结果:

2019年4月15日,防城港中院作出了(2018)桂06民初115号判决,判决腾飞龙公司向中建海峡公司支付工程款9400多万元;

2019年4月19日,防城港中院再次作出一份案号相同的判决,这次,判决腾飞龙公司向中建海峡支付1.63亿元的工程款及其利息。

在这份判决书中,判决的利息为24%每年。

李忠飞说,案件一拖再拖至2023年执行,整个项目所有的资产,以及我个人在福建早年积攒下来价值6000万元的房产,都被执行得一干二净,24%的利息违约金,这样的资金回报,比做什么生意都好吧?为了拖延执行,防城港中院甚至都否掉了中建海峡提出将备案至该公司的29套商铺(期间解封了8套)作价约5400万元抵扣工程款的申请。

而后,在防城港中院的操作下,剩下的29套、面积2734.49平米的商铺,被以每平米7520元的价格,抵债 2056余万元。这一价格,不到高峰期市价1.35亿元的六分之一。

在与中建海峡的工程款纠纷案件中,让李忠飞打心底不服的是,一个包干价2.5亿元的项目,在支付了2.7亿元之后,又被判了1.63亿元的欠款及利息,导致项目总给付的金额达到了4.33亿元,差不多是项目原造价的两倍。

李忠飞还表示,引发如此巨大争议的工程款认定,至今没有得到甲方,也就是腾飞龙公司的签字认可,自己在多次庭审中依法申请第三方重新进行审计,也没有获得防城港中院法官的采纳,而法院判决的依据却是中建海峡单方面提供的数据,这么多的争议点,至今没有人给我公道的说法。

江建端为何如此霸道?

事实上,争议发生时的腾飞广场项目,并不是一个已竣工、并通过验收的工程。

李忠飞说,中建海峡撤出项目时,小区的道路、园林,入户大堂等工程,都没有按照合同实施完工,就这么一个有头无尾的工程,竟然按竣工工程给判了,这样的法院,让我去哪里说理去?

在腾飞广场项目的实施过程中,李忠飞一度指责江建端“涉黑涉恶”,相当地霸道。

李忠飞说,在腾飞广场项目的施工过程中发现,江建端的人控制着钢材、水泥的采购,以钢材为例,中建海峡的采购价比市场公开的信息价,每吨高出1000元左右,仅此一项,在该项目至少存在1000万元的差价,再加上水泥混泥土的差价,两项的差价在3000万元左右。

此外,李忠飞说,江建端还会利用优势心理,动不动就以停工相要挟,以获取更多利益。

2014年8月初的一天,与江建端关系密切的荀某红(社会人员),纠集多人,多次到腾飞广场项目部闹事,殴打员工和买房业主,强行停电、停水、停工,自行封锁了腾飞广场项目的售楼部,阻止销售,并要求托管。其中一次,当地派出所出警的警察开枪示警后,才平息了混乱的场面。

李忠飞说,荀某红闹事的理由就是我们欠他们的钱,他这么一闹再闹,与江建端多次中途垒高工程款的手法异曲同工。

有知情人透露,江建端在福建掌舵中建海峡期间,与福建省原副省长张志南(2020年4月落马)关系较近,两人多有交集。

李忠飞说,江建端的关系密切人荀某红,在福建的钢材业务主要依附于江建端,基本上垄断了向中建海峡项目的钢材供应。

2022年初,李忠飞对江建端的举报得到了中央巡视组的重视。同年3月中旬,防城港公安机关曾数次与其沟通,并谈李忠飞到当地公安机关做了三天的询问笔录。

2022年8月17日,李忠飞的案件,也得到了广西区政法委领导的高度重视。

李忠飞说,江建端被查、被抓了,与本案有关的原防城港中院的杨某某也处于失联状态,但腾飞广场工程款纠纷留下的疑点,企业的痛点仍然存在,不应该成为一笔糊涂账。

发布于:上海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 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布后的30日内与 新浪网联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