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网

童星红利,还能吃多久?

剧能说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影视圈一茬一茬上新,而这茬“新”也有不少是多年来看着长大的老熟人。

胡先煦主演的《飞驰人生热爱篇》、李兰迪主演的《谢谢你,温暖我》都新近收官,吴磊、赵今麦主演的《在暴雪时分》也于2月份播完。

不同于曾经限定打工体验、只有个位数作品的小演员,他们是童年长期活跃大小荧幕、拥有高国民度童年角色的童星。

当我们看着长大的童星开始扛剧挑大梁,观众都是怎样的观感?在观众眼里是否真的完成了好大儿向成年人的过渡?

01.从玩票到从业:一代人的挣扎

关于童星变化发展的讨论,早已不是新话题了。

不同于现在95、00一代童星的顺风顺水,前辈童星迈向成年演员之路是坎坷挣扎的。

85一代的童星,有过童星扛剧的巅峰时刻,却在成年后逐渐黯然、令人唏嘘。

释小龙、曹骏,以可爱灵动的外形和表演,在小小年纪就有了不少家喻户晓的代表角色,也不乏主演剧集,扛起收视。

释小龙饰《少年包青天》展昭▲)

曹骏饰《莲花童子哪吒》哪吒▲)

曹骏17岁出演《宝莲灯》,事业再迎高峰。却也在《宝莲灯》的巅峰后“销声匿迹”,无甚水花。

释小龙则从《少年包青天3》开始,在成名角色展昭上一改清秀白净形象,背离观众印象。

23岁在《孔雀翎》真正出演成人角色,但观众属实不适应将眼前没褪去肉感的娃娃脸诠释成年男性角色。

谢昀杉(艺名小叮当)童年以鬼马精灵的形象,常出现在90后观众的观剧记忆里。然而在2011年《我们的法兰西岁月》后基本不见他在幕前出现。

(小叮当饰《少年大钦差》陈文杰▲)

他们这一代,都在18岁前后,面对成年或高考的档口,演艺事业明显转折。

其一,青春期后的外型,不符合观众对成人角色的审美;

其二,缺少强有力的转型作品输出,观众对童星印象根深蒂固;

其三,成年之际,学业和演艺事业的矛盾愈发突出,顾此失彼,影视曝光出现空档。

一言以蔽之,孩子长大了,到底要不要吃演员这碗饭?能不能吃演员这碗饭?都成了摆在这些童星眼前的首要问题。

02.顺其自然也理所当然:一代人的顺流

95、00的新一代童星,从业成了理所应当。

从关晓彤起,童星们自然而然进入专业院校学习,转型也顺应高考成年、大学科班学习的节点。

艺考、高考被全程跟踪报道,从高中到大学,半工半读,影视、综艺、社交平台等多元赛道保持曝光,毕业之后全职投入影视圈,从不断档。

曾经的“国民闺女”关晓彤,7岁就因《无极》被观众认识,童年佳作不断,高考前夕播出的《搭错车》《大好先生》广受好评。

成年后作品,在都市剧赛道表现亮眼。《二十不惑》系列的梁爽,直爽倔强的人设,又有细腻的情感表现。关晓彤充分发挥自身优势,找到了适合自己的角色类型。

吴磊,要颜值有颜值、要身材有身材,童星时期有代表角色,成年后又有苏感,是这代童星中的偶像剧天菜。

《长歌行》的阿史勒隼,让观众首次把他真正当作成年男性看待,有草原男子的勇猛、也有少年翩翩的清新。

赵今麦,《小别离》让观众熟知,《少年派》打开国民度,之后又参与主演了电影《流浪地球》。

成年作品以一部无限流的《开端》打开局面,收视口碑双丰收。进军偶像剧,与吴磊合作现偶《在暴雪时分》,与张凌赫合作古偶《度华年》待播。

同样来自《小别离》的“天津i人”胡先煦,在今年存在感又进一步提升。

综艺《花少5》里,他是逗趣靠谱的高情商弟弟;网剧《飞驰人生热爱篇》里,一体双魂的设定给足了演技发挥空间。

演得了充满破碎感的霸总林臻东,也演得了错过爱人、穿越归来的30+车手驰臻东。

胡先煦正式科班学习后拍摄的首部作品《棋魂》,评分8.6,位列2020年高分华语剧集第六。

他成年后的戏路与他一贯活泼开朗、贫嘴耍宝的少年印象比较贴合,不论是《棋魂》《飞驰人生热爱篇》,还是待映的影版《异人之下》,都是少年热血群像。

这次《飞驰人生热爱篇》被认为顺利转型,不同的就是在大家看惯了的“活泼”外,惊喜发现他逐渐成熟的多面性。

《小别离》的另一主演张子枫,奖项加身,在这批童星中可谓是遥遥领先。

《唐山大地震》惊艳亮相,8岁一举拿下百花新人。

19岁出演《我的姐姐》,凭此相继获得金鸡、华表最佳女演员。

她成长的每一阶段,都有代表角色:幼年的《唐山大地震》、热门影视小女主不断、少年的《小别离》《唐人街探案》、成年的《我的姐姐》......存货里还参演了业内看好的大热电影《酱园弄》。

常驻综艺里的女儿、妹妹设定,也为她的国民度持续加码。

顺风顺水进入科班学习,毕业后顺利出演好的作品,拥有多元赛道的曝光、优秀作品的加持,大家看起来都把路走宽了,现在似乎正是童星发展最好的时代?

03.年轻的“老”戏骨们,一路吃香?

这代童星动辄十多年的出道经历,已然成了“老”戏骨。相较成人进入行业的演员们来说,优势是显著的。

从小在剧组长大,有多部作品的实践历练。

关晓彤4岁出道,进北电前,出演了近90部影视作品;吴磊6岁出道,进北电学习前,出演了60余部影视作品。

十多年做国民儿女的刷脸,带来了超高的国民度,以及大众宽容度。

与大量圈内前辈合作的经验以及从小和大咖演戏的松弛感更是一般演员很难拥有的。

张子枫出道即合作陈道明、陈瑾,关晓彤在戏里怼天怼地、怼完张嘉益再怼孙红雷,吴磊、胡先煦则是半个影视圈都是“亲戚”。

胡先煦与曾合作饰演其舅妈的秦海璐在《花少5》▲)

有资源、有演技、有经验、有国民度,高颜值、高学历,新一代童星成年即有主角资源。

即使是颜值、身高没有那么优越的童星,都能幸运免于80一代童星前辈成年的黯然,还能在热播剧里看到他们,走向实力派配角。

郑伟在《大宋少年志》饰演薛映▲)
(石云鹏在《大江大河3》饰演杨速▲)

但新一代童星一路坦途的转型看似成功,却也埋下隐患。

关晓彤在成年期初,选本不够谨慎,本着趁年轻多体验的态度,迅速并大量投入玛丽苏。一度成了群嘲对象,面临口碑危机,即使之后有了《二十不惑》《影》的认可,口碑也没有完全回暖。

成也童星、败也童星,关晓彤引领开启童星高曝光时代,但个人生活、综艺曝光明显多于影视曝光,某种程度上影响了观众对她作为一个演员的观感。

张子枫在电影领域表现亮眼,但在电视剧领域却表现一般。

《天才基本法》《回来的女儿》等剧中,被观众诟病演什么都在演自己,一如《向往的生活》里内向少言、文艺乖巧的妹妹形象。

转型究竟成功与否,可能取决于下部在表演和人设上有更大突破的《穿过月亮的旅行》。

吴磊、赵今麦双童星合作现偶《在暴雪时分》,拍摄路透使许多观众对他们的CP充满期待。播出之后,两人本该荷尔蒙爆棚的感情戏,反而让人觉得一个在端着,一个有点发怵。

相较吴磊在《爱情而已》演年下弟弟的自然苏感,其他感情戏总让观众觉得差了点意思。

他们似乎都有各自的演技舒适区,偶像剧与他们十多年在家庭剧、都市剧、正剧里磨练的表演方法大相径庭。同时从小在剧组长大,个人感情经历体验的单薄也一定程度上影响着他们对于社会化人物的塑造。

在80一代、95与00新一代童星之间,是90一代童星挣扎试水,以杨紫为首。在曲折中前进,从童星到一线小花,她的转型,实属不易。

一是外型关。

高考之际,面对未来方向选择,是宋丹丹都不看好的程度,直言杨紫“不够漂亮”,不建议她继续走演员这条路。但是杨紫还是报考并进入了北电。

二是印象关。

入校后,家喻户晓的童星真正转向成人角色,她交出了《战长沙》《大秧歌》,与大她许多的霍建华、杨志刚搭档。

《战长沙》的口碑,和之后《欢乐颂》邱莹莹一角,基本完成杨紫的成年礼,大家意识到国民闺女“小雪”长大了,是个好演员。

三是类型关。

当流量、咖位等因素极大影响演员的话语权,她开始积极拥抱市场,从青衣到花旦。

《青云志》等一系列古偶试水,一部《香蜜》奠定花旦地位,得到市场认可。而后两三年能出一部爆剧,以童星出身坐稳一线小花地位。

童星身份有优势、也有掣肘,有人乐于看到自己看着长大的孩子出人头地,也有人乐于搞伤仲永的物是人非。

说到底,童星长大就是成人了,成人社会总还是得靠实力说话,看人品、更看作品。祝福文中有人能成为被观众见证成长的德艺双馨艺术家吧~

(*全文部分图源见水印)

你看好哪位童星?↓

发布于:北京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 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布后的30日内与 新浪网联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