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网

阜阳20只东北虎死亡背后,“空壳社”老熟人搭伙跨行开动物园

新浪新闻在场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5月14日,阜阳林业部门回应阜阳七彩野生动物园“20只东北虎死亡,其中有10只幼虎”,并对老虎所属企业、备案数量等信息进行了通报。

根据安徽省阜阳市颍东区林业局提供的信息:

2019年4月,安徽七彩野生动物乐园有限公司从阜阳腾飞驯化展演有限责任公司租赁25只东北虎,运送至阜阳野生动物园展出,年租金为160万元。这25只老虎入驻阜阳野生动物园后,当年就死亡4只;第二年又死亡2只。2021年至2023年3月期间又有4只成年东北虎死亡。而此时东北虎的年租金已涨到300万元。

在此期间,租赁来的东北虎也在繁殖。安徽省阜阳市颍东区林业局局长尹建伟称,“这中间繁殖了11只小虎,仅1只存活。”目前阜阳野生动物园所剩东北虎共16只。

阜阳市委市政府回应称,目前针对阜阳野生动物园饲养环境以及东北虎死因的调查仍在继续,并将在近期通报相关情况。

无证经营的草台班子

阜阳野生动物园建园初期声势浩大,根据阜阳市政府网站信息,野生动物园2018年3月启动建设,总占地1200亩,投资5亿元。多家媒体报道称“阜阳野生动物园将进入全国野生动物园第一方阵,为皖北规模最大、品种最多的野生动物园。”

实际上,阜阳野生动物园虽名带阜阳,其实是一家民营动物园,股东信息也显示,公司并无官方投资背景。

阜阳野生动物园的经营共涉及4个公司主体,分别是阜阳市紫青农业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紫青公司)、安徽七彩野生动物乐园有限公司(七彩公司)、上海知润旅游投资有限公司(知润公司)、阜阳腾飞驯化展演有限责任公司(腾飞公司)。

阜阳野生动物园经营权主体关系 制图 / 新浪新闻在场

以侯蕴芳为实际控制人的紫青公司与七彩公司,先后和以李良华为实际控制人的知润公司与腾飞公司签订协议合作,七彩公司负责营业动物园,腾飞公司负责提供动物。而合作过程中双方不断发生重大分歧,僵持不下。

李良华认为自己是“被迫签的协议”,而且当时协议中也没有“股权转让”的字样,“协助办理相关手续不等于转让所有权”。

七彩公司的法人潘志超并不认可,他认为腾飞公司已经和动物园没有任何关系,目前属于“恶意霸占”阜阳野生动物园。

双方对簿公堂,法院判决结果为,一、上海知润旅游投资有限公司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协助将其在安徽七彩野生动物乐园有限公司的45%股权变更登记至阜阳市紫青农业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名下;二、上海知润旅游投资有限公司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从安徽七彩野生动物乐园有限公司处将剩余4只长颈鹿转移出园,并支付安徽七彩野生动物乐园有限公司饲养费及人员工资212187.3元;三、驳回阜阳市紫青农业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安徽七彩野生动物乐园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四、驳回上海知润旅游投资有限公司的反诉请求。

变来变去的经营权纠纷与始终无法合拍的搭档,让无主的动物们成为了牺牲品。

商业合作上的不顺利只是表象,无证经营或许才是酿成大祸的根本原因。

根据我国规定,驯养繁殖国家一级保护野生动物要报林业部审批,二级保护野生动物则由省级林业行政主管部门审批。《中国慈善家》获得的一份国家林业和草原局文件显示,2018年9月11日,国家林草局因“不具备人工繁育东北虎、亚洲象和孟加拉虎相应的场所和设施条件”拒绝给七彩公司发放人工繁育野生动物行政许可证。

这意味着,七彩公司旗下的阜阳野生动物园在未取得人工繁殖许可证资质的情况下,多年以来都在非法展示展演、人工繁殖东北虎。

为七彩公司提供动物的腾飞公司,也因业务不规范分别于2023年、2024年两次被颍东区林业局发出责令整改通知书。2021年,上海野生动物园因“未依法办理行政许可手续擅自利用阜阳腾飞驯化展演有限责任公司的国家一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东北虎展演”,被上海林业局行政处罚并没收其违法所得26万余元。

居民:阜阳野生动物园在当地风评很差

问题频发的阜阳野生动物园,无法保障动物健康的前提下,更何谈为游客提供游玩体验。

一位阜阳居民花女士对新浪新闻《在场》表示,“当地人都知道动物都是租来的,从一开始就能感受到园方很敷衍,没有建好就开始营业,动物也很少。”

由于动物园离家近,花女士带孩子去过几次阜阳野生动物园,每次去最大的感受就是动物们很可怜。老虎、狮子、黑熊、长颈鹿都被关着,不是地方小就是光秃秃的寸草不生,动物连躲避的地方都没有。河马生活的水体臭气熏天。最初猴子很多,还有刚出生的小猴子,但每次去猴子都越来越少。

花女士观察到,动物园平时已经没有什么游客了,只有节假日有些人。

和花女士有相同感受的不在少数。阜阳野生动物园在消费平台上评分仅3.7分,“连老虎喝的水都臭的发绿,里面的小虫跳起来都比老虎活泼”、“真的非常差劲,压根就不是什么正规动物园,看上去像是看垃圾袋一样”、“太坑了”、“身上恶臭,有的还有皮肤病、毛掉得一块一块的、身上到处都是苍蝇,食肉的动物啃树皮吃垃圾”等评价比比皆是。

曾去过动物园的游客表示,“终于被曝光了,刚开业时去过一次,看到豹子被关在三面都是玻璃的房子,在里面热的吐舌头哈气,能感受到它有多难受,一直忘不了那个画面。”

“空壳社”老熟人搭伙跨行开动物园

阜阳野生动物园的底色是农林畜牧业。

公开信息显示,阜阳野生动物园运营方七彩公司,由阜阳市紫青农业科技股份有限公司100%控股,两家公司法人均为潘志超。

风险信息显示,紫青公司因拖欠工程款被阜阳市颍东区人民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七彩公司现存多条被执行人、限制消费令及股权冻结信息,此外还多次因拖欠工程款和展演费被阜阳市颍东区人民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老赖),涉案总额超346万元。

2021年1月25日,阜阳市紫青农业科技有限公司变更为阜阳市紫青农业科技股份有限公司。2021年12月21日,紫青公司法定代表人由侯蕴芳变更为潘志超。

股东信息显示,侯蕴芳以95%的持股比例,仍是两家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和受益所有人。

侯蕴芳以农业起家。2014年从事葡萄种植,侯银侠任其名下阜阳市金葡萄生态农业种植有限责任公司监事。

同年,又与其他11个成员以2.5%和5%出资比例,共同加入了一家颍泉区古西湖合惠专业合作社联合社,套环式互相出资分别成立了山羊养殖、鸡的饲养、生猪养殖、小麦种植、林业等农业公司。

其中侯蕴芳的的公司名为“阜阳市颍阳山羊养殖专业合作社”,经营范围包括为本社成员采购所需的农业生产资料,为本社成员提供山羊养殖服务,并提供有关的技术信息咨询服务。

动物园现法人潘志超当时开设的当时名为“阜阳市颍泉区古西湖香甜水果专业合作社”,经营范围为水果种植,销售;为本社成员采购所需的农业生产资料,与生产经营相关的技术、信息服务。

合作社成员王一涯、潘志超、朱国龙、刘凤山,以及侯银侠,后来均成为紫青公司和七彩公司重要成员。

据阜阳颍泉区人民政府《关于开展农民专业合作社“空壳社”专项清理工作情况的报告》,古西湖合惠专业合作社联合社实际实际上是“空壳社”,也就是无农民成员实际参与的单位。2019时已经营不善停止运行。

该合作社后改名为颍泉区合惠专业合作社联合社,公开信息显示企业现在仍依法存在并继续正常营业。

2016年,王一涯、侯银侠、朱国龙、刘凤山等人出资紫青公司,经营范围不仅包含“农作物、蔬菜、果树、花卉、苗木种植、销售;食用菌种植、加工、销售;水产养殖、销售”,还新增了“观光旅游服务;农副产品深加工;农家乐。”正式进军旅游业。

2018年,侯蕴芳收购王一涯、侯银侠、朱国龙三人股份,正式入主紫青公司。很快与李华良的华润公司签订合同,合作开展阜阳野生动物园项目。

另外,根据我国住建部发布的《动物园管理规范》规定,动物园属于专类公园,应纳入城市绿地系统规划,产权明晰,权责明确,不得改变其性质和用途。

此前《中国慈善家》报道,阜阳野生动物园建园的土地属于农田,从2018年5月进行图纸设计,仅用半年时间就完成了招标、开建,再到第一批动物入园。当地土地部门在每年一次的例行巡查时发现该问题,动物园因此停建。

进入2022年之后,动物园陆续开始暴雷,七彩公司、紫青公司及其法人潘志超、前任股东多次被安徽省阜阳市颍东区人民法院、安徽省阜阳市颍泉区人民法院列为被执行人。

但2022年5月24日,颍东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对动物园实施检查,结果为“通过检查;基本符合”。

新浪新闻《在场》发现,侯蕴芳的另一个身份,还是阜阳市休闲农业和乡村旅游协会副会长单位,该协会隶属于阜阳市农业农村局主管。

协会成立于2021年,副市长郑久坤出席并为协会揭牌,并指出,全市优质休闲农业企业要抱团发展、聚力同行,规范行业标准,提升经营管理水平,在高质量发展中扬帆起航、在城乡融合中创造价值、在交流学习中砥砺前行,努力打造休闲农业与乡村旅游阜阳名片。

发布于:北京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 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布后的30日内与 新浪网联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