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网

菲律宾绑架撕票案背后:精心谋划的骗局和动荡的华人地狱

新浪新闻在场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7月1日,网传有两名中国医疗器械公司高管赴菲律宾工作时,遭遇绑架并撕票。7月2日外交部回应称,经核实,遭绑架遇害的人员包括一名中国公民,案发之后,中国驻菲律宾使馆同菲方保持着密切的联系,敦促菲方全力侦办案件。

据报道,遇害两人夏某和孙某分属两家不同的医疗器械公司,均为公司中高管理层人员,两人相约共同6月20日抵达菲律宾考察业务,希望进一步拓展海外市场,却不幸遭遇绑架,6月24号遇害。

《新浪新闻在场》从知情人处获悉,夏某某公司为港股上市公司润迈德公司国际营销总监,“夏某某本来就是海外业务拓展总监,拓展海外业务也是他正常工作范畴,事发后由他的公司支付了300万赎金,但据说后来绑匪金额又涨到1000万。”

而孙某此前曾在同类型医疗器械上市公司担任冠脉业务销售,为中层管理者,后来开办了自己的公司当心血管医疗器械代理商。该知情人士解释道,“医疗器械都是靠代理商销售到医院的,销售主要是学术偏重的推广,代理商主要是操作进院物流配送。”

医疗器械圈子很小,从事支架的只有五六家公司占主份额,员工相互跳槽的都有,因此这件事在医疗器械圈引起不小的轰动。讣告显示,夏某某的追悼会已于7月1日举办,孙某的追悼会将在7月6日举办。

据知情人透露,孙某家里还有两个孩子,老大10岁左右,老二还小。他人高马大,性格比较外向,有国外生活经验、英语不错,喜欢结交有业务发展可能性的各种国际人士。新京报报道,记者7月1日从夏某某家属处获悉,目前正带骨灰回老家安葬,公司已给予家属相应帮助,相关善后工作正在进行。目前当地警方已介入调查,暂未透露案情进展情况。

一场精心谋划的骗局

根据孙某以及夏某某前同事的回忆,这是场从一开始就目标明确的惊天骗局。

网传消息显示,孙某作为经销商与夏某某所在医疗器械公司润迈德有业务往来,今年5月,二人在法国巴黎举行的EuroPCR(欧洲放射科会议)会议上结识,同行的还有一名夏某某同事以及孙某妻子。在法国期间,孙某将自称是菲律宾经销商的李娜介绍给夏某某。

孙某提出,让李娜邀请二人共同前往菲律宾考察,期间李娜谎称她的“老板姓洪,是菲律宾当地著名的福建商人,主要做房地产产业。这次菲律宾新总统上台,他有帮助,所以政府给机会做医疗器械的政府采购。”

于是6月20日,夏某某和孙某一同前往菲律宾,傍晚18时抵达马尼拉机场,孙某于18:57回复过一张乘车照片报平安,随后两人便失联。

第二天11点后夏某某家人陆续接到几通电话,称夏某某在会所打牌输钱需要家人电子汇款过去,绑匪威胁称如不打款就撕票,要求家属和一个电话号码沟通如何支付赎金。家属相信,当时夏某某已经遭受到了人身伤害。

孙某的家人也被索要赎金数百万。警方委婉地提醒家属,绑匪索要如此巨额的赎金,有很高概率会撕票。

6月24日,两人遇害。这时,李娜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

医疗器械圈内人认为,绑匪似乎非常了解行业。一方面,国内医疗大环境改革之后,医疗业务出现向海外拓展的趋势,很多医疗器械和代理商都有去东南亚开拓市场的想法。另一方面,润迈德公司在医疗器械领域的地位显著,其研发的caFFR系统是国内首个同时获得欧盟CE认证和中国NMPA认证的FFR检测产品,已成为国内FFR市场的主导产品。但作为一家创新型医疗器械企业,公司目前还处于亏损状态,有拓展海外市场的需求。

在此背景下,“李娜”邀请二人前往菲律宾考察拓展市场的一系列操作都符合逻辑。

也有人提出质疑,孙某与夏某某并非大富大贵,绑匪大费周章诱骗两人到菲律宾是否合理?在菲律宾经商的李先生告诉《新浪新闻在场》,对于绑匪来说,孙夏算是非常优质的人选了。菲律宾的贫富差距非常大,普通人工资很低物价却很高,这里不管制枪支,小偷、抢劫、绑架时有发生。根据菲律宾警方公布的数据,2023年该国至少报告92起绑架案件,实际上的数量更多。

现任总统马科斯治下,菲律宾成华人地狱

2022年,现任菲律宾总统马科斯上任,又被称为小马科斯。自马科斯上台以来,其政府对华人社区采取了一系列不友好的政策和措施,经商环境、治安变差,普通华人群体生存状况堪忧,人们纷纷选择出逃,菲律宾首都马尼拉机场如今回国的航班非常紧俏。

大约70年前,菲律宾曾是“亚洲第二富国”,但由于政治腐败、对美国资本的过度依赖、外部环境的变化、内部政策的失误、经济结构的单一性等多种因素,菲律宾经济迅速衰落。

普通民众的生活常常难以保障。消费水准接近国内一二线城市,一顿简餐就要人民币30-40元,而收入水平可能还不如国内三四线,最低工资每天只有人民币70-80元。和国内不一样,菲律宾的电费高得离谱,民用电费甚至比商用电费还贵,只开空调和灯的情况下,平均每月要花费1000元。

由于门阀的控制,菲律宾国内贫富差距极为悬殊,已经成为东南亚贫富差距最大的国家。世界银行数据显示,菲每年经济增长中只有14%流向了底层50%的人口,前1%的富人吸走了17%的财富。超过60%的菲律宾青年人口(15岁至24岁)没有工作,他们的工作贫困率(即就业者工作不足以使家庭脱贫的现象)也很高。据统计,菲律宾有将近450万人只能常年生活在贫民窟里。破败不堪的贫民窟和繁华的大马尼拉都市仅一线之隔,形成鲜明对比。

菲律宾现任总统马科斯

深入马尼拉的街区,能看到乞讨文化盛行。几乎每个路口、便利店门口都有乞讨者驻守,有的是妈妈带小孩、有的是爸爸带小孩,小孩普遍是乞讨的主力军,他们先会帮你开门、擦鞋,然后再伸手要钱,一旦给了便一发不可收拾,继续纠缠讨要、甚至会嫌给的不够多。

虽然市区内也有小偷,只要不去赌场附近、贫民窟,最起码的人身安全能够保证。但市区外的人民随时面临枪支的威胁。在仓储园区内被抢劫,从中国饭店聚餐出来后被十几个人抢劫的情况不是个例,很难界定抢劫组织者究竟是华人还是菲律宾人,防不胜防。

对于长期生活在菲律宾的华人来说,社会动荡、治安差其实都能应付,政府的不友好才最为致命。

除去已经菲化的华裔和非正规途径偷渡过去的华人,目前菲律宾中国人数量约不到200万,大多在菲经商。近年来菲律宾国内的政治动荡和腐败问题,导致华人在菲律宾的经商环境变得异常艰难。

税务、消防、工商、海关、警察、军队,都可能让华人商家面临被迫停业的风险,最终目标就是索要高额的“保护费”。李先生刚入境时就遭到了海关的无故盘查,并勒索15万比索(相当于人民币5.97万元)才避免被遣返。

警察腐败到会先无差别抓人再找理由,缴纳保释金才能被释放。华人的生意往往受到监查,税务局无期限地翻旧账,倘若被查到不正规操作,不管是多久之前的问题都会面临牢狱之灾。如果是菲律宾人,则很轻易就被释放。

风声太紧导致在菲华人不敢出门吃饭,餐馆里很少见到大规模聚餐的华人,一些华人餐馆也主动关门,从而规避被税务部门清查。

眼看局势越来越紧张,华人面临生存挑战已经不是小概率事件,李先生不得不早日规划应对计策,他打算两个月内就动身回国。如果持续动荡起来,首先要保证员工都安全回国,短时间内线上调控业务,倘若爆发内战或者局势极差,只能暂时放弃菲律宾市场,转投越南市场和印尼市场。

发布于:北京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 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布后的30日内与 新浪网联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