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网

离婚都无人care,他们是怎么糊成这样的?

东邪西媚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今天看到欧弟离婚的消息,大部分人的想法可能如图所示:

一来两个人和平分开,没有太多狗血内幕;再者自从离开了《天天向上》之后,欧弟的曝光度就大不如前,已经糊了很久很久。

据台湾媒体报道,欧弟今年农历年结束工作返台后,就向公司表示暂不接大陆工作,想多花时间陪女儿。后来又遇到疫情加重,所以这半年基本上都是在家里带小孩。

当年他和罗志祥的“罗密欧”组合,一度是很多人台湾综艺的启蒙。如今双双在内地没了工作,伴随着没落的台湾演艺圈一起,淡出大众视线。

与他离婚这件事的零讨论度相反,同为童年回忆里的台湾综艺咖小s和鬼鬼吴映洁,还在热搜上高高挂着。虽然是因为立场问题,但是有这么多人吐槽、对她们感到失望,也证实了她们的确有着高热度。

算一算,吴亦凡从归国后变顶流,到如今入狱,也不过是短短的六七年时间。而这些台湾综艺咖们,从台湾闯出名气,到内地给事业续命,再到如今半糊不糊的状态,居然十几年间都一直没怎么离开过大众视线。

内地这个庞大又宽容的市场,真的给了他们太多的机会。如今回头看看,一点点失去这些机会,大部分情况下,还是怪不了别人,只能怪自己啊。

——我是突然离婚的分割线——

1996年,欧弟参加了台湾地区举办的“四大天王模仿大赛”,取得了张学友组的第一名,开始进入娱乐圈。

2008年,吴宗宪带着他开始来内地发展,欧弟加入《天天向上》,后来很长一段时间就以大家熟悉的“天天兄弟”身份出现。

一正一贫,汪涵和欧弟组成了《天天向上》舞台上最有默契的逗哏和捧哏。

欧弟当初入圈就是为了替父还债,在底层摸爬滚打上来,一路积累了唱歌、跳舞和模仿等多种傍身本领,所以很适合吃综艺节目主持人这碗饭。

《天天向上》里模仿张学友惟妙惟肖,同样是出道前靠模仿张学友吃饭的苏见信都感慨:“他真的唱得很好。”

欧弟是来内地很早的一批台湾综艺咖,又得遇《天天向上》这样一个平台,相比他依然在湾湾那点小市场里坚守的前同事们,欧弟早几年在内地的知名度、收入都足够吊打了。

甚至,他和妻子郑云灿,也是在内地相识的。

郑云灿是重庆妹子,之前从事广告总监工作,是圈外人。她是欧弟的粉丝,还试图向制作人要过欧弟的电话,可制作人没给。结果兜兜转转之后,直接嫁给了自己的偶像。

欧弟在节目上说,当初他喜欢郑云灿,是因为郑云灿看到自己的时候跟其他女孩不同,表情很冷酷。所以欧弟心想:这个女人,果然不同!

所以啊,各位追星女孩,见偶像的时候请擦擦口水,不要花痴尖叫,保持popopopoker face,万一你的偶像就因此觉得你清新脱俗呢?

在离婚之前,欧弟和妻子的爱情故事还是挺有趣的。

粉丝嫁给了偶像,对偶像的形象管理要求非常严格。

欧弟说,他只要变胖了一点,郑云灿就懒得看他;而他瘦下来之后就立刻:“老公~你要吃什么?”

支持这种模式在所有夫妻间大力推广。凭什么只有丈夫要求怀孕带娃又做家务又做饭的妻子保持魔鬼身材,妻子当然也可以要求丈夫清清爽爽,拒绝大肚腩呀。

在郑云灿的严格要求下,42岁的欧弟看起来精气神都很好,的确没什么中年油腻的感觉。

尤其是对比比他还小4岁的钱枫。2015年欧弟和妻子在布拉格补办婚礼时,钱枫just微胖。

如今暴肥到200斤之后又极速瘦下来,整个人看起来都很颓,精气神还不如每天早上在小区健身器材那里遇见的老大爷。

欧弟和郑云灿婚后一年生了女儿,2018年二胎又生了一个女儿。

欧弟说,老婆怀大女儿时看《红高粱》,于是大女儿长得像周迅。

怀二女儿时想要女儿像孙俪,就开始看《甄嬛传》,谁知道生出来更像皇上。

煎饼叔:你礼貌吗?

虽然欧弟自带的综艺感把这些事讲得很有趣,但对郑云灿来说,从重庆嫁到台湾,还和欧弟的妈妈一起居住,日常还要带两个小孩,还要去适应台湾的水土文化,是很辛苦的一件事,她付出和牺牲了很多。

欧弟睡觉打呼,郑云灿不戴耳塞没办法睡觉。

两人的第一个小孩流产了,因为没有人照顾郑云灿,她要一个人折腾着搬家,所以出了意外。

欧弟在节目里说,一个女生有这个勇气嫁给自己,真的很感动,夸她是个好媳妇。

两人2019年还过了结婚周年纪念。

一直到今年4月,欧弟还晒了郑云灿给他煲的汤。

虽然如今离婚,具体原因没有公布,但无论是当事人还是周围的朋友,都表示是和平分开,平静地做出了这个决定。据台湾报道,郑云灿将会搬出在台湾的房子,不出意外应该是会回到内地。

可以好好照顾家人,可以开始新的人生。

至于欧弟,当初结婚的时候正在内地当红,如今离婚,又赶上现在演艺圈形势,事业想要再创新高,恐怕并不容易了。

——我是糊穿地心的分割线——

内地市场前几年能成为很多台湾综艺咖们的事业续命宝地,是很多因素共同决定的。

一来,台湾的综艺咖们,进军内地大多自带一点认知度。比如小s的《康熙来了》,一直能保她至今,内地观众真的很长情很善良。

再比如敖犬,从唱跳都不太行的男团“棒棒堂”出身,演过几部如今回头都不敢再看第二遍的青春中二偶像剧《爱情魔法师》《爱上查美乐》等等,虽然不算大红大紫,但出现在《火星情报局》《舞林大会》等综艺里,至少大家看起来也是个熟脸,再加上童年情怀的滤镜,会更容易让人看下去。

再者呢,湾湾是个小到不行的岛,资源就那么点,偏偏各种综艺又很多,所以能在湾湾综艺节目里被人记住的咖,要么是有点真本事,要么就是很能豁得出去。

比如黑涩会美眉里的“瑶瑶”,前几年当《火星情报局》的常驻嘉宾,扮丑、爆猛料、搞怪都能驾驭。

多年在湾湾跑综艺打下的基础,让这些湾湾综艺咖们很懂得怎么讲才会出效果,哪怕那些所谓的“猛料”,很大程度上都是假的,但只要能把气氛引嗨,就成功了。

最后,最现实的因素当然就是,除了小s为代表的第一梯队综艺咖,其他人的收费相对没有那么高。内地的综艺制作费是对岸的数倍,综艺咖们能拿到的酬劳自然也比在岛上可观多了。

根据《贵圈》2014年的一篇报道,如大家熟知的赵正平、沈玉琳等能为节目带来好效果的通告艺人通常是1-1.5万新台币(2000-3000人民币),而宣传期的艺人无论名气大小均为1350元(约280元人民币),即便团体成员为多人也只是这一份钱。

而来到内地,拿到的钱翻倍不说,体验感都是从未有过的。

沈玉琳曾在湾湾综艺里讲,他第一次来内地录节目,和二十五个嘉宾一起。以为是跟台湾综艺一样,七八个嘉宾共用一间小小的休息室,没想到是每人一间单独的,节目组一共准备了25间休息室。

沈玉琳一进去,发现里面的大桌上摆满了鲜花水果零食。沈玉琳问:“你们是要准备拜拜吗?”

工作人员说:“不是的,沈老师,这些全都是给你准备的。”

虽然沈玉琳经常讲胡话,但他被称作“沈老师”这一点,让八八觉得这个故事大概率是真的。毕竟内地综艺节目的工作人员,不管对什么艺人,都一律尊称“老师”。

以上这些因素,共同延长了许多台湾艺人的演艺生命周期。

他们当中有些的确贡献了精彩表演:比如欧弟《天天向上》确实主持得不错,罗志祥《极限挑战》里的“朱碧石”让人印象深刻,鬼鬼的《明星大侦探》是可爱笑点担当;

当然也有小s这样,《花花万物》和《小姐姐的花店》都寡淡无味,但仍然有人带着滤镜继续爱她。

内地市场和观众对湾湾综艺咖,给予了春风般的温暖。没能抓住事业的第二春,无外乎两个原因:第一当然是因为敏感的立场问题,第二就是真的自己作死。

欧弟和《天天向上》有过漫长时间的反目,汪涵上节目暗讽他“有眼无珠”,欧弟发过不少微博意思内涵汪涵,甚至后来加入天天兄弟的大张伟。

具体battle可戳这篇复习:人走茶凉or有眼无珠?这起师徒反目的背后,是赤裸裸的娱乐众生相。

观众固然长情,他们也曾带给过我们真实的快乐:小s吐槽割了双眼皮的赵正平“小男生吃眼睛,老男人割眼睛”是真的好笑,欧弟从前在《天天向上》的主持也确实出彩。可走到现在,湾湾综艺咖的路变得越来越窄,市场和观众已经足够宽容,大部分时候,是他们固步自封,亲手把机会拱手让人。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 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布后的30日内与 新浪网联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