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网

政策持续高压,除草剂行业的明天在哪里

农业行业观察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作者:陈立耀

来源:农业行业观察

人要,逢时;农药,更要逢时。

曾经被农民朋友奉为除草神药——百草枯,

价格便宜、除草效果显著

受市场青睐

然而因负面原因,却早已

命运的

桎梏

近日,农业农村部办公厅发布《关于切实加强百草枯专项整治工作的通知》。该通知明确指出:百草枯母药生产企业生产的百草枯产品只能用于出口,不得在境内销售。

此举表明,百草枯产品在国内没有任何市场空间

!但与之相反

,高科技

除草剂产品

将会逐渐受到市场和政策的青睐。

或许,除草剂行业迎来拐点!

-010-

百草枯(ParaquatPQ)又名对草快,常用剂型为20%的水溶液,属于二吡啶类除草剂。

百草枯被广泛使用于防治大豆、玉米、水稻、蔬菜、棉田、果园等,也可用于免耕农业上除草和机场、牧场、下水道等非农业除草。

根据显示,百草枯是一种灭生性除草剂,它接触到植物后能被迅速吸收,并快速破坏植物的叶绿体膜,让植物不能进行光合作用,达到快速除草的效果。

价格便宜、除草效果明显,

我国跃升为全球最大的百草枯生产国,百草枯在我国也被普遍使用。

然而,谁都没想到,百草枯居然成了许多人自杀的帮凶,误食者几乎没有解药解药。

根据报道,成年人口服百草枯的致死量在2~6克,而百草枯目前没有特效解毒剂。口服百草枯中毒患者的死亡率较高,高达51%,一些地区甚至达90%。另外,接触过百草枯的皮肤和黏膜会被灼伤。纯品百草枯进入人体后,大部分可迅速被排泄到体外,但小部分经消化道吸收可引起中毒,对身体各个脏器都有毒性。

因此,国家发文禁止使用“百草枯”。

中国自2014年7月1日起,撤销百草枯水剂登记和生产许可、停止生产;但保留母药生产企业水剂出口境外登记、允许专供出口生产,2016年7月1日停止水剂在国内销售和使用。

近日,农业农村部办公厅发布《关于切实加强百草枯专项整治工作的通知》。

该通知规定,具有百草枯母药生产许可和仅供境外使用农药登记的百草枯母药生产企业,才能生产百草枯产品。2020年11月1日前,对百草枯母药生产企业的生产资质和条件进行核查,无生产许可证的不再保留其百草枯母药和制剂的仅供境外使用农药登记证。

到底啥意思呢?就是百草枯产品不得在中国国内销售,更不得在任何除草制剂中添加,否则就是违法。

受政策高压,除草剂企业明天又将会如何呢?

-020-

其实,

百草枯是仅次于草甘膦的第二大除草剂,两者之间有一定替代性。

百草枯企业

A股

也诞生了

相关上市公司

,其中

包括沙隆达、红太阳、钱江生化等。

尤其是,红太阳集团号称百草枯龙头企业,主打农药产品——百草枯,其拥有超2万吨/年百草枯折百产能,其中出口占比高达60%以上。

自2012年“百草枯”禁令发布后,很多

百草枯

企业纷纷转型。

为了挽救百草枯市场,国内一些百草枯生产厂家纷纷将精力投入到百草枯新剂型的研发中。2013年,南京红太阳股份有限公司和山东绿霸化工股份有限公司分别取得了20%可溶胶剂和50%可溶粒剂(即颗粒剂)的正式登记和临时登记,有效期分别为5年和1年。

然而,

该行业正在洗牌,技术和产能等优势均被巨头掌控,中小百草枯企业机会没有任何竞争力。

但是,2016年7月国内禁止销售和使用百草枯水剂,相关执法部门介入百草枯市场的管理,并要求禁止销售的百草枯包括水剂、可溶性粒剂、可溶胶剂等所有剂型及含有百草枯的各类复配制剂。禁令发布后,百草枯新剂型产品还未来得及在市场上大面积推广和应用就夭折了。

在政策的高压下,百草枯上市企业遭遇多事之秋。亏损、转型成为常态。

2017年,沙隆达发布2016年报显示,其主营产品接连出现毛利率下滑,实现营业收入18.55亿元,同比下降14.53%,净利润为-7449万元,再次出现亏损。

无独有偶,红太阳集团也被证券机构立案调查、境外收入递减、资产遭遇抵押。财报显示,百草枯是红太阳集团主力产品,另外,红太阳集团2019年报披露,报告期亏损3.4亿元,该董事长因违规资金运作还被证券机构立案调查。

另外,百草枯企业出口

更是前途渺茫

,目前,先正达、拜耳、巴斯夫、孟山都等

拥有百草枯产能的巨头企业在创新和技术及产业链上都超越中国企业

中国企业

很难在

创新和技术上

与其

参与竞争。

想在国外淘金,中国百草枯企业

只能“如履薄冰”

..

-030-

任何一个面,都是平行的!有不好的,一定会有好的,这就是生存规律。

百草枯退市之后,可替代的除草剂

新品

必将问世。

在农药除草领域,除了百草枯之外,还有敌草快、草铵膦、草甘膦等替代产品,而且有些产品受到资本热捧。

农业行业观察发现:草甘膦是国际上使用最广泛的除草剂,占据除草剂半壁江山。草甘膦不仅满足了巨大、多领域的灭生性除草需求,并能嫁接到抗性种子市场,多年来一直独霸非选择性除草剂市场。

根据报道,目前占全球农药总用量的15%,占全球除草剂总用量的30%。我国虽是草甘膦生产大国,

但并不是消费大国,按照历年出口数据,我国生产的草甘膦超过80%用于出口。

另外,数据显示,从全球来看,草甘膦和草铵膦分羹着除草剂市场总规模达百亿美元,其中草甘膦的市场规模在约30-50亿美元的规模;而草铵膦当前仅在约2-5亿美元的规模,精草铵膦市场规模或达20-30亿美元以上的规模。

尤其是,近几年全球蝗虫肆孽,除草剂概念股受到资本青睐。

从2020年2月-9月,草甘膦板块高开不止,比如,和邦生物股价大涨超过9%,利尔化学涨逾8%、扬农化工涨逾5%,辉丰股份涨6%、安道麦A、等个股也纷纷上涨。

除了

股价上涨之外,受供给不平衡,草甘膦产品价格水涨船高。券商指出,受供给收缩及需求向好的影响,草甘膦价格有望上涨,

草甘膦及相关企业将会迎来利好。

但是,出于环保因素,草甘膦也遭到政策监管,遭到限产整顿。全国草甘膦企业11家,总体产能只有72万吨左右,在政策高压下产能几乎不会有增加

未来竞争一定是技术和人才的竞争

纵览趋势,未来除草剂产品走向环保是个必然,所以,生物技术、高科技将会成为除草剂产品的核心技术。

传统除草剂企业玩转科技,对于巨头公司来说是机会,容易形成壁垒,凭借科研和资金的投入可以提高除草剂行业的门槛,从而形成市场垄断。

或许,

这也是资本青睐除草剂行业的原因吧。

全网搜索【农业行业观察】一起探寻农业食品生鲜新商业新模式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 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布后的30日内与 新浪网联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