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网

把民国当架空背景的探案剧,对推理是有多大误解?

影艺独舌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把民国当架空背景的探案剧,对推理是有多大误解?

今年以来,民国探案剧成了热门。

单单近期,就已上线了《绅探》《罪夜无间》《民国少年侦探社》《罪恶消亡史》等四部民国探案剧。据悉,接下来还有多部此类剧集即将上线或在拍摄中,如《无名侦探》《爱思小姐探案集》《民国奇探》等。

把民国当架空背景的探案剧,对推理是有多大误解?

民国探案剧扎堆的现象不难理解。

从创作背景看,民国时期战乱不断、社会动荡不安,党同伐异、生杀予夺的事件几乎每天都在上演,为悬疑故事提供了绝佳的创作背景。

从悬疑设置的技术层面来看,民国时期恰逢古典派推理的黄金时代,当时还没有现代科技的助力,侦探和罪犯间的博弈是最纯粹的脑力对决。因此,那个时期的推理小说家们热衷于各类怪异诡谲的案件设置,阿加莎•克里斯蒂、埃勒里•奎因都在这个时代成名,留下了多部经典作品。将探案故事设置在这个时代,最易于将推理的智谋博弈发挥到极致。

把民国当架空背景的探案剧,对推理是有多大误解?

而从政策层面看,以民国为创作背景的作品审查相对宽松,更便于创作者发挥。

尽管去民国探案无限利好,但遗憾的是,今年已上线的几部作品均表现平平,并没有体现出时代背景所赋予的丰富性。而对比以古典推理为长的英剧,却精品频出。

当然,将起步时间较晚的中国民国推理和英式古典推理相比较,有失公允。现阶段,我们先抛开推理技术层面的问题,以时代特征为标准,分析一下相近的时间框架下,相同的类型,二者差别何在。以便后来者参考。

人设同质化,缺乏记忆点。

人物和案件是推理剧的两大核心,我们先来分析人物。

在经典的推理类作品中,主人公往往都有鲜明的个人特点、独树一帜的探案方法,以及浓厚的时代特征。

才华横溢的福尔摩斯性情冷漠、孤僻、自负,擅长演绎推理。在没有科技加持的时代,他依靠敏锐的观察力和缜密的推理分析破案。

波洛有鸡蛋一样的脑袋,留着整齐的八字胡,有强迫症,而且挑剔成性,无论外表还是性格都十分独特。他擅长分析罪犯心理,办案时十分喜欢探求人的心理状态。

把民国当架空背景的探案剧,对推理是有多大误解?

《东方快车谋杀案》侦探波洛

波洛的个人情况有些特殊,他是个比利时人,却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后,因德军入侵被迫避难于英国。他常常会说自己是个爱国的比利时人,也总会自豪地表示只有比利时的巧克力最好吃。

这样的人物有鲜明的标识。因此,无论如何翻拍,都不会失了其“魂”,观众也从不会认错。

反观近期几部国产民国探案剧,主角人设上却相对同质化,没有形成个人风格,也没有鲜明的时代性。

如《绅探》中的罗非,性格怪异、智商高,穿着打扮是英式雅痞风,职位是警局聘请的顾问,是不是很眼熟?

把民国当架空背景的探案剧,对推理是有多大误解?

《绅探》男主罗非

《罪夜无间》里的陈一鸣,毒舌、智商爆表,身份是与警察紧密合作的私家侦探。

把民国当架空背景的探案剧,对推理是有多大误解?

《罪夜无间》男主陈一鸣

据悉,正在拍摄中的《民国奇探》也是拥有着超高智商的精英人设。

性格怪异+精英+私家侦探,这些侦探的设定,无论外在打扮,还是思维逻辑都令人联想到一些国外经典的侦探形象。而且,他们也总会“机缘巧合”地与其他担当辅助功能的人员组成搭档。相比之下,《罪恶消亡史》中,男主隆泷的强大嗅觉倒有些新意,只是,通过闻味道便可以进行推理的能力,很难在剧情设置上令人信服。

目前来看,民国探案剧人设同质化的问题较严重,模仿痕迹较突出。如何创作出有个人特色、有中国本土特色的侦探形象,是在民国探案这条路上攻克的难题之一。

案件缺乏时代特征

推理爱好者都知道,英式古典推理有一个很显著的特点——时代性。

比如大侦探波洛系列的《东方快车谋杀案》,它的创作灵感始于1932年的林白绑架案,东方快车也是当时极具代表性的豪华列车。可以说,这部作品从名称到内容都与当时的时代背景紧密相连。

《无人生还》中的设定更是如此:罗杰斯夫妇是凯觑主人遗产的敲诈勒索者、隆巴尔德是丧尽天良的种族主义者和殖民者、布伦特小姐是传统腐朽礼制的捍卫者。

把民国当架空背景的探案剧,对推理是有多大误解?

《无人生还》

这个故事发生在一战和二战期间。当时,战争给人民带来了巨大的灾难,也催生了一系列道德沦丧、自私自利的社会危险分子,故事中的人皆是那个时代的产物。

而在目前上线的几部民国探案剧中,尽管剧集利用美术、摄影等技术手段,在画面上营造出了民国氛围,有些剧集甚至在美术风格上颇有特色,但无论外衣多美丽,在这件“民国外衣”之下却看不到真正的时代特征,无论人物情感,还是案件起因、走向,都与民国这一特定的时代背景的关联性并不强。

尽管《绅探》第二案中提及了当时的黑暗势力“黑龙会”,但这个情节并没有对案件或人物产生多少影响,甚至无法突出这个黑暗势力在当时的特殊性。如果放在如今,换成另一个黑社会组织,它也依然成立。

把民国当架空背景的探案剧,对推理是有多大误解?

同样,《罪夜无间》“刹那”案中的赌场设局,“邪愿”案中的魔术连环杀局,都不具有鲜明的时代特征。

民国探案剧已蔚然成风。对于现阶段的这一类型来说,能够抛开“舶来”元素,将故事与时代背景深度融合,找到自己的精确定位,让观众更多地看到真正有“民国”味儿的内容,或许更有意义。

特别声明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布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