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看点

《流浪地球》没告诉你的是,在中国开发科幻IP有多难

娱理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娱理】采集自娱乐圈的第50个幕后故事

——————

《流浪地球》剧照

《流浪地球》成功前,中国科幻电影圈的“流量王”还是《三体》。同样改编自刘慈欣小说,《流浪地球》和《三体》的一成一败相映成趣。

娱理工作室梳理了近些年宣布启动的众多科幻项目的新进展,发现《三体》的失败绝不是个例,折在半路的项目远比做成的项目多。反而《流浪地球》的成功是一个特例,其投资规模、制作量级,都是旗舰型项目的配置,之后有望上映的几部科幻电影都很难与之相比。

《流浪地球》的口碑票房双收,给中国科幻电影开了一个好头,但并不代表中国科幻电影已经进入了稳定发展的阶段。科幻IP孵化之难、科幻电影完片率之低,是中国科幻目前面临的大难题。

《流浪地球》没告诉你的是,在中国开发科幻IP有多难

截止3月2日22:30,《流浪地球》实时票房45亿+

微博电影大V推荐度88%

四年过去了,有些项目依旧停留在PPT里

2014年10月17日,《三体》官宣将在2014年开拍。

2014年11月20日,中影公布了24个电影项目,预估制作成本最高的三部电影都是刘慈欣作品,分别是6000万美金的《超新星纪元》,5000万美金的《流浪地球》,以及4000万美金的《微纪元》。

郭敬明也在2014年11月立项了他的科幻新作《未来未来》。

《流浪地球》没告诉你的是,在中国开发科幻IP有多难

郭敬明《未来未来》的备案公示表

2015年8月23日,刘慈欣的《三体》获得了第73届世界科幻大会颁发的雨果奖最佳长篇小说奖。

次年,郝景芳的短篇小说《北京折叠》再次获得雨果奖,接连给中国电影人开发科幻片注入信心。

《流浪地球》没告诉你的是,在中国开发科幻IP有多难

《流浪地球》没告诉你的是,在中国开发科幻IP有多难

刘慈欣、郝景芳(图源网络)

郝景芳《北京折叠》的影视版权在2015年就被卖给一个韩裔美国人,刘慈欣的五部作品也都踏上了影视化之路:

2015年,郭帆在中影接下了《流浪地球》的拍摄;根据《乡村教师》改编的《疯狂的外星人》立项;《球状闪电》立项,由《流浪地球》的出品方北京文化的子公司摩天轮文化传媒主控,张小北编剧,计划于2017年开机;2016年上海电影节上,派格传媒宣布《超新星纪元》将以中美合拍片的形式亮相。

2015年,科幻IP的版权交易也迎来一个小高峰。微像文化是一家做科幻IP开发的垂直公司,其CEO张译文告诉娱理工作室,2015年年底,他们和万达、中影、宸铭、儒意、芒果影视等数十家业界优质影视公司进行了IP交易,计划合作开发《晋阳三尺雪》等近十部科幻影视作品。

《晋阳三尺雪》海报

2016年7月,著名科幻作家王晋康宣布与南派三叔合作,共同成立水星文化,第一批开发的影视作品就有三部:《水星播种》《追杀K星人》(与万合天宜合作)、《七重外壳》(与竺灿文化合作)。

因为2015年前后出现了这波科幻立项潮,所以不少业界人士也把2015年视作中国科幻电影的元年。如今四年过去了,中国科幻电影并没有实现想象中的井喷——

微像文化卖出的众多IP中,仅有《大饥之年》《与机器人同行》做出了电影剧本,其他全部推进困难。

刘慈欣的众多作品中,只有《流浪地球》和《疯狂的外星人》上映。《三体》卡在后期阶段被无限期搁置,《超新星纪元》《微纪元》没有更新的进展,《球状闪电》并未如期在2017年开机,据娱理工作室了解的最新情况是,目前项目还在开发保密期。

《流浪地球》没告诉你的是,在中国开发科幻IP有多难

19年春节档的冠亚军,均有刘慈欣的身影

郝景芳的《北京折叠》目前并无进一步消息。

今年2月8日,王晋康在微博透露,《追杀K星人》仍在筹备中。

郭敬明导演的《未来未来》三部曲,2018年年初还在建组招募演员,但也没有了下文。

《流浪地球》没告诉你的是,在中国开发科幻IP有多难

截图自微博

70%的科幻项目倒在了第一道鬼门关

《阿丽塔:战斗天使》上映前,刘慈欣与卡梅隆对话,聊起了多年前的一个小故事:“香港的科幻协会送我科幻杂志,封面有阿瑟·克拉克的通信,阿瑟·克拉克说我很忙,把我的小说忙着改编成电影,马上要开拍了,就是那个《与拉玛相会》,那是七十年代末的事,到现在也没有开拍,不断传出改编的消息。”

《流浪地球》没告诉你的是,在中国开发科幻IP有多难

詹姆斯·卡梅隆和刘慈欣

好莱坞有个专门的术语叫“开发地狱”,用来形容一个项目开发阶段的遥遥无期,因为这样的项目太多了。在科幻电影界,坠入“开发地狱”的风险更大。

《与拉玛相会》40年了还没拍出来,2014年开始筹备的中国科幻电影的屡屡“跳票”,都说明了科幻项目孵化之艰难。

《流浪地球》没告诉你的是,在中国开发科幻IP有多难

《与拉玛相会》中文版封面

(图源网络)

在微像文化CEO张译文看来,项目开发正是中国科幻片的第一道鬼门关。

“很多公司都说要开发科幻项目,过去五年我也听到了很多项目的启动消息,但是最终出来的项目是《流浪地球》,包括接下来能出来的项目也不多,可能只有个三五部,但是过去齐头开发的项目可是一个非常大的数量,有好几十部。我跟很多人做过交流,有70%以上是折在了第一步的剧本开发。”

《流浪地球》没告诉你的是,在中国开发科幻IP有多难

《流浪地球》片场的郭帆和吴京

微像文化也在三年前开始涉足科幻项目开发,最初同时进行了16个项目,数量很快就被腰斩,如今有成果的仅剩5个项目。

有的项目因为制作难度过大被放弃,有的因为内容同质化被割舍,在不断的试错中,张译文也通过失败案例总结出了一套中国科幻IP从原著到剧本孵化的方法论:

1.原著的世界观不能动,这是科幻小说最核心的东西。2.主题和态度要保留,原作者借由这个科幻世界和科幻设定要表达的对某一种东西的态度,才是科幻小说最大的价值。3.原著的科幻设定、技术手段不能动。

“这只是开发过程中千千万万坑中间的三个小坑,也是比较主要的小坑”,张译文说,跳过这三个坑之后,还需要解决逻辑性、创新度、人设等问题,每一步都做得严密了,才有可能闯过开发关。

《流浪地球》没告诉你的是,在中国开发科幻IP有多难

微像文化卖出的《与机器人同行》做出了电影剧本

张译文发现,微像因为一直在科幻领域深耕,愿意去试错,但很多影视公司必须控制风险,一个项目的失败经验本可以用在下一个项目,但是如果第一部失败了,几乎没有公司愿意再去尝试第二部。

即使闯过剧本开发关,赢了70%的同行,还要再过第二关拍摄和第三关后期制作。

因为基础工业体系不健全,也有极少数科幻剧组因为超期超支无法完成拍摄。如果能继续融资勉强完成拍摄,仍有30%的科幻项目倒在了后期制作上。

有的项目在拍摄期就把钱全用完了,导致没钱做后期;还有一些项目因为前期准备不足,致使后期制作没法完成,例如最先开机又最快败下阵来的《三体》,其实并不缺钱,但因为前期筹备太紧张,导致做出来的素材后期公司根本没法用,只能永远留在电脑里。

《流浪地球》没告诉你的是,在中国开发科幻IP有多难

截图自微博@三体电影

总体来说,能完成全流程制作的中国科幻片屈指可数。张小北导演的《拓星者》、舒淇鹿晗主演的《上海堡垒》都已经完成拍摄,正在后期制作阶段,并且发布了海报物料、甚至有了影院贴片广告,上映指日可待。

但诸如《超新星纪元》等更多的科幻项目,还是停留在“画大饼”阶段。中国科幻的完片率之低,成为一个亟需解决的难题。

《流浪地球》没告诉你的是,在中国开发科幻IP有多难

《上海堡垒》海报

“非《三体》”IP版权费不及网文一个零头

在科幻圈内,一直有两大派系。一派是解构科幻,他们认为在中国拍科幻,应该讲中国人对待科幻的态度,这派人不相信中国有科幻土壤,认为应该把这种“不信”给拍出来,《疯狂外星人》正是解构科幻的方向;另一派是建构科幻,就像《流浪地球》一样,建构出一个属于中国观众的科幻。

幸运的是,这两部电影在今年春节档都成了。

以前张译文和投资方或者影视公司聊项目合作开发时,最后总被两个千古难题困住,没法继续推进。一个问题是做的出来吗?第二个问题是有人看吗?

《流浪地球》和《疯狂外星人》上映后,这两个问题终于被大家抛弃了。

《流浪地球》没告诉你的是,在中国开发科幻IP有多难

《流浪地球》没告诉你的是,在中国开发科幻IP有多难

但投资方和观众的信心增加,并不能解决中国科幻“开发地狱”的根本原因:人才问题。

根据2017年9月发布的《科幻片创作于市场研究报告》,“对比中、美、日三国科幻作家数量,美国是1797人,日本是480人,中国只有210人。”王晋康曾透露,中国靠写科幻吃饭的职业作家,不过也就20多人。

张译文也表示,中国科幻作家处于“严重不够,极度不够,非常不够”的状态,像刘慈欣这样的大牛级作家已经很久没有新作,微像签约的作家长铗投身了比特币事业,而刚入行的新人们也不是都能生产好作品的。

职业科幻作家少,专业的科幻剧本开发人才更少。“我们没有这么多可以做科幻剧本开发的人,有经验有能力的编剧也在做别的题材,因为别的题材可能收入更好,科幻这个领域里面愿意下苦功夫的人不多,难度又比较高,所以就一直没有形成一个很好的开发经验”,张译文分析。

《流浪地球》没告诉你的是,在中国开发科幻IP有多难

很久没有新作品的刘慈欣(图源网络)

从科幻作家到科幻编剧,都在面临着一个科幻赚不到钱的实际生存困境。

早在1995年,著名科幻作家王晋康就曾把自己的作品《生命之歌》带去了西安电影制片厂,寻求电影合作,但得到的回复是,资金比较紧张,需要王晋康自己拿出200万,这在当时无疑是一笔天价。

2005年左右,有人希望代理王晋康所有作品的影视版权,只出一个买断费。这种合作模式并非以影视化为目的,而是倒卖版权赚取差价。如果王晋康当时同意了,就意味着失去了作品的控制权。

《流浪地球》没告诉你的是,在中国开发科幻IP有多难

著名科幻作家王晋康(图源网络)

长久以来,科幻作品在影视市场都处于无人问津的弱势地位。所以,2009年刘慈欣才会以低价卖出《三体》版权。

刘慈欣后来对此的解释是:“当时就只有张番番一个导演和他的制片人来问我《三体》版权买卖的事,没有别人来找我,我也不会主动去找别人。在2009年的环境里,国内的科幻环境是呈现出下降趋势的,科幻基本无人问津,如果我当时不卖出《三体》的改编权,可能永远也卖不出去了。”

即使刘慈欣获得了雨果奖,提升了科幻小说整体的交易价格,但获奖后也仅翻了10倍而已。很多科幻大牛的IP交易价格仅在十万级,远不如网络文学IP。

张译文认为,虽然刘慈欣是一个大IP,但是刘慈欣真正的商业价值还没有完全显现,甚至影响力是比不上很多网络文学大神的。对于普通观众,科幻作家并没有出圈,科幻文学也不存在大IP,只有《三体》和“非《三体》”两种科幻小说而已。

《流浪地球》没告诉你的是,在中国开发科幻IP有多难

电影《三体》发布会上的刘慈欣(左二)

娱理工作室在线上版权交易平台云莱坞查询到,中国科幻四大家之一的韩松,在云莱坞上传了自己的作品《再生砖》,销售电影电视网剧游戏等版权,但目前仅有1人出价10万。

雨果奖的获奖作者郝景芳的《阿房宫》《弦歌》也是在售状态,《阿房宫》也仅有1人出价。

《流浪地球》没告诉你的是,在中国开发科幻IP有多难

截图自线上版权交易平台云莱坞

结语

《流浪地球》成功了,乐观的发展方向是,科幻的受众群扩大,更多的作家和编剧愿意写科幻,科幻的商业价值能提升,只有越来越多的作家、编剧、导演看到科幻的成功前景并愿意投身进这个风险极大的领域,只有优秀的人才都愿意来做科幻,中国科幻电影才有可能跨过剧本开发这一鬼门关。

《流浪地球》这样大体量大投资的项目打响了中国科幻的头炮,但是中国科幻不应该全都是如此量级的作品。张译文现在最担心的是,《流浪地球》成功后,投资人都只愿意瞄准三五亿的大项目。这样的项目周期长,成功率也不高。

在中国科幻的起步阶段,中小型项目、甚至网大量级的项目仍然是需要的,这些项目既有利于整个科幻产业的形成,也给科幻人才储备提供了试炼场。

《流浪地球》没告诉你的是,在中国开发科幻IP有多难

电影《流浪地球》中的太空舱

科幻人才聚集的过程当然还需要时间。

在《流浪地球》上映之前,王晋康就曾预测,如果《流浪地球》上映成功,会促进中国科幻电影发展的黄金期提前到来,反之可能推迟十年。

可以想见的是,在《流浪地球》剧组工作过的7000人,会将这次成功的经验传播给更多从业者。张译文预测,五年的时间将会培养出第一波人才,之后的五年就会有科幻作品稳定输出、打下坚实基础。

《流浪地球》没告诉你的是,在中国开发科幻IP有多难

导演郭帆和制片人龚格尔及工作人员在片场

特别声明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看点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布后的30日内与新浪看点联系。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