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网

龚俊的眼神,张哲瀚的打戏,关于《山河令》的15个小故事

娱理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张哲瀚、龚俊收到一线卫视综艺节目的录制邀请,这也从侧面说明《山河令》红了。

2020年6月开机,仅11个月后,就上线播出,《山河令》的制作速度用总制片人马韬的话来说,就是“唯快不破”。

然而,这部作品所面临的困境也是人尽皆知的,是什么成就了今天的《山河令》?娱理工作室与该剧总制片人马韬、总导演成志超、动作导演郭亚莎一起聊了聊,听他们讲述《山河令》的幕后故事。

《山河令》,龚俊饰演温客行,张哲瀚饰演周子舒

《山河令》从立项那天开始,总制片人马韬就确定了它“古装新武侠”的定位,这个“新”就是对武侠精神内核的更新。

“我们那个年代看的武侠电影,喜欢的侠义精神,不一定能让现在的年轻观众都理解或感受到,他们经历的时代和社会是与我们当年完全不同的,而我们所要展现的、新的侠义精神,一定得让现在的观众看得懂才行。

《山河令》中的侠义精神不再仅局限于‘牺牲自我’,而是‘救赎’,温客行与周子舒之间,就是相互的救赎。”

《山河令》,龚俊饰演温客行,张哲瀚饰演周子舒

总导演成志超在“古装新武侠”的基础上,又加了很多浪漫色彩。上世纪80年代的香港有很多武侠片,这些传统要素也是必须要掌握的,比如各个门派、武林大会、整个江湖的塑造,以及武打部分等,都是不可缺少的。

而在“侠”的部分,《山河令》则着重塑造了“侠客梦”。在导演成志超看来,该剧的浪漫呈现在于情感诠释。

“温客行是鬼谷谷主,他为了复仇从鬼谷出来,进入江湖去报仇雪恨,这是入世;周子舒则是想要离开天窗,后悔自己做过的很多错事,带着仅剩3年的寿命离开凡尘,这是出世;两个人走向了两个方向,却在路程中相遇。其实两个人都是去赴死的,但在对方的身上,他们又找到了光和希望。”

《山河令》,龚俊饰演鬼谷谷主温客行,张哲瀚饰演前天窗首领周子舒

《山河令》总制片人马韬遇到编剧小初也是一个偶然——第一次见面是在一个生日会上,马韬的一位同事是小初的朋友,再后来公司有项目做剧本,几位编剧来比稿,其中就有小初,那时候她才刚回国不久,想在国内继续发展。

“我一看她的稿子,才思敏捷、文笔流畅,她自己也是一个武侠迷。”除此之外,马韬还让小初聊了一些她自己的生活经历,“我始终觉得,编剧的生活如果是一张白纸的话,是很难写出有层次的东西的,如果一个编剧的情感经历是苍白的,那她怎么能把剧中人物的情感写出来呢?”

那次初步了解之后,马韬给小初布置了第一个任务:写《山河令》的剧本方向和思路。不久,小初就交出了“作业”,“我当时就觉得我捡到了一个宝。”很快编剧就确认了。

《山河令》,龚俊饰演温客行,张哲瀚饰演周子舒

小初还是一位新人编剧,所以剧本的前半部分,马韬会亲自盯着,“最初的初稿中,台词部分还是有一些啰嗦,也比较白话,我就提出了修改的意见和方向,小初立刻就能明白我的意思,再交上来的剧本就基本符合我的标准了。”

马韬总觉得自己和小初之间有一种默契,到了剧本的后半程,小初的剧本基本就不会有太多修改意见出现了。

《山河令》,龚俊饰演温客行,张哲瀚饰演周子舒

五集剧本完成,《山河令》选角开始。

总制片人马韬对龚俊并不熟悉,也没有看过他之前的影视剧作品,最初知道这位演员还是通过朋友推荐,“有好几个朋友跟我介绍他,说他还不错。”

因为不熟悉,且也并没有看过龚俊以往的作品,再加上选角时又赶上疫情,于是马韬让龚俊用手机录了一段剧中表演来“线上试戏。”

当时试的就是温客行被周子舒指责后,去邀请姑娘们一起喝酒,答应谁陪他喝一壶酒,就给谁一颗金珠,姑娘们开心地陪着他喝酒取乐,很快就一个个全都醉倒了,温客行却开心不起来。

看完这个表演片段,马韬不由感叹,“他长得就挺温客行的。”至此,龚俊的形象就印在了马韬的脑海里,和温客行直接对应上了。

《山河令》,龚俊饰演的温客行,与试戏片段内容相符

总制片人马韬并没有让张哲瀚试戏,“当时我正好看了他上《演员请就位》,整个人的感觉和周子舒挺贴的,对于他的演技我是没有什么可质疑的。”

“来《山河令》演的必须是演员,一定是正儿八经学过表演也拍过戏的,年轻演员经验上肯定不那么丰富,但如果他们认真对待角色,我也是可以给他们一个机会的。最后通过他们的作品,我得看得出他们很用心了。”

《演员请就位》,张哲瀚竞演短片《哥》剧照

周也也没有试戏,因为《少年的你》已经证明了她的演技,见过本人及交谈后,总制片人马韬基本就认定了,“这就是我想要的顾湘。”

《少年的你》,周也

选角基本都确认后,由于疫情原因,《山河令》的主创们一直都没有见面,直到开机前,制片人、导演、主演们才一起吃了一顿饭。在那场饭局上,总制片人马韬才真正知道了龚俊和张哲瀚的性格,她有一些意外。

周子舒一定是清俊的,再加上他身上钉了钉子,静脉枯竭、瘦弱,比较内向,不太愿意敞开心扉。温客行则是一个比较开朗外放的人。

“他们的性格完全是反着的。张哲瀚可能是去剧组工作比较多,性格比较外放,龚俊就是一个特别腼腆也不怎么爱说话的大男孩,一跟他说话,他就笑笑,我当时有点担心啊,温客行是个话痨,他这么不爱说话可怎么办?”

好在开始围读剧本,大家一起工作后,逐渐就熟络起来了。事实也证明,专业演员是可以通过表演来演绎角色而让人忽略他本身性格的。

《山河令》,龚俊饰演温客行,张哲瀚饰演周子舒

《山河令》的造型设计韩广仁在某种程度上也帮助了演员熟悉角色。

一开始,总制片人马韬给了韩广仁3集剧本,让他去熟悉整部剧的大致风格定位。结果没过几天,大家开筹备会时,韩广仁的3集剧本上已被条条框框地标注了很多,对剧情更是倒背如流,可以一条一条地给马韬讲解,他对于人物造型的设计和理解是什么。

“他还会问导演在拍摄时用什么镜头,怎么拍摄,然后他再根据导演的方式来选择衣服面料,配合镜头运用,在画面上呈现出不一样的效果。

在演员试妆阶段,韩广仁也会一直在演员身边,去告诉他们这是角色在什么阶段穿的衣服,状态应该如何。《山河令》开始拍摄之前,演员们的很多迷惑都是韩老师帮忙给解开的。”

《山河令》,张哲瀚饰演周子舒,龚俊饰演温客行

《山河令》定位在武侠,打戏自然不能少。龚俊每天在片场都是扇不离手,无论是走路、聊天还是休息,都拿着扇子。

动作导演郭亚莎一直在帮助演员们训练,“最开始我们给龚俊的手腕上缠了个皮筋儿来作为辅助,起码这样扇子不会掉到地上。万一掉下来了,到时候抓一下就好了,时间久了之后,再把皮筋儿拆掉,他也就练得差不多了。”

《山河令》,龚俊饰演的温客行给张哲瀚饰演的周子舒扇扇子

剧中周子舒拿的是一把软剑,而在拍摄时,张哲瀚则用的是一把普通木剑训练,既要打出速度又要打出美感,要在软硬结合的基础上能有更好的体现,为了这一点,张哲瀚也是花了一定功夫的。

“第3集温客行夹住软剑二人对视的戏份,其实也是通过特效结合来完成的,周子舒拿着一个只有剑柄没有剑头的剑,做出了一个抖动的动作,而温客行则是二指空夹的,基本就是无实物表演。”

《山河令》,张哲瀚饰演的周子舒甩出的剑,被龚俊饰演的温客行夹住

对于《山河令》中武打戏的设计,动作导演郭亚莎的要求是——唯美。

剧集一开篇,在桃林的那场打戏追求的就是画面的美感,温客行的扇子离手,只是起到了追逐的作用,来逼迫周子舒使出流云九宫步,希望能刺探到周子舒的更多信息,“所以这场打斗并不是硬刚,最终的呈现还是要落在好看上。”

《山河令》,龚俊饰演的温客行桃花林戏份

“国风新武侠在动作设计方面,还是想在画面上体现出一些与山水画的结合,如果过于追求动作的爆发力和视觉冲击力的话,就完全是另一种味道了。”

《山河令》,张哲瀚饰演的周子舒动作戏展现

打戏多,必然躲不开吊威亚。《山河令》里有很多演员空中旋转的动作,都是通过威亚完成的,“我们都是把威亚一前一后地固定在演员身上的,前面的威亚在肩膀上,后面的威亚在后肩。”

龚俊和张哲瀚两个人加起来,每天平均要掉4个小时的威亚,每次摘下威亚的时候,肩膀上都会有一些深深的红血痕。‍

《山河令》片场花絮,张哲瀚、龚俊

文戏方面,《山河令》总导演成志超对于两位主演的要求就是:希望他们懂得用眼睛来说话。

“我希望他们之间很多东西是用眼神来表达的,这样就能有更多的空间感。用眼睛去表达,感情是真挚的,表达出来的内心的东西也是真挚的,《山河令》有一部分内容就好像国画一样,需要留白。”

《山河令》,张哲瀚饰演周子舒,龚俊饰演温客行

在片场训练时,总导演成志超也总结了一些方法,“我会让他们心里想着一句台词,然后用眼神去慢慢表现出来,不是所有的情感都需要通过台词传递的。”

温客行看周子舒的眼神是经过导演调整过的,“温客行和周子舒在一起时很单纯,他看到周子舒,就会变成当年的那个小孩子,龚俊的演技上要有很纯真的东西,是有童真的,包括两个人在一起的状态,温客行就是一个小孩子。”

《山河令》,龚俊饰演的温客行眼神展现

《山河令》拍摄期间正值横店雨季,因为下雨还引发了不少好玩的事情。

据动作导演郭亚莎回忆,《山河令》第6集在水上打斗并入水的那场戏,最初设计是在水面上打,然后一路打到船上,最后周子舒落水。以往类似戏份的拍摄经验都是在船周围的水里钉一些木桩,这些木桩与水齐平,便于动作组的工作人员示范、摄影师架机器等。

结果等一切都准备好了之后,横店开始下雨了。

《山河令》,龚俊、张哲瀚水上动作戏

第二天实际拍摄时 ,现场的木桩都被水漫过去了,完全找不到;需要拍摄的木筏本来都已经固定好了,但最后还是浮起来了,演员在上面拍打戏,根本站不稳;最后只能再调工作船来现场,去帮助演员吊威亚,协助拍摄等等。

原本那段打戏设计得更长,结果呢,即便是在威亚的辅助下,演员还是无法在木筏上站稳,无法控制,最后就只能在船上简单打几下就结束了。如果没有这场大雨,这场戏应该在40分钟左右,就能保质保量地拍完,结果那天硬生生地拍了两个半小时。

《山河令》,龚俊、张哲瀚水上动作戏

虽然武打动作被精简了,但是演员们也有自己的设计,如周子舒背靠温客行,温客行还击想要撕下周子舒的面具时,周子舒先是挡,挡完之后,直接转身——这场戏就有一些演员的建议在其中。

在现场试练了几次之后,张哲瀚问动作导演郭亚莎,“我先是左脸躲过他,但是他的右手闲着,能不能再试探一下,用来强调他想要揭开面具的动作?这样更顺畅一些,您看可以吗?”郭亚莎想了一下,觉得没问题,动作也就加上了。

《山河令》,龚俊饰演的温客行想要撕掉张哲瀚饰演的周子舒的面具

同样是下雨,也有天公作美的时候。

现在被网友扒出来的,说《山河令》剧组太穷,租不起洒水车,只能等真正的大雨的那场戏,其实在拍摄时,现场剧组是准备了洒水车的,结果导演刚准备好开机,突然就下起了倾盆大雨,拍完一场戏,导演说“咔”,雨竟然就停了。

总制片人马韬至今都在感叹,“那天就好像是奇迹。”也因为是真雨,那场戏感染力升级,整条街都是雨,地面上还有反射出来的点点银光,氛围渲染得很到位。

《山河令》,龚俊雨中哭戏+龚俊微博晒出的片场雨戏图片,图源见水印

虽然没有穷到租不起洒水车,但剧组穷也是真的——《山河令》开机时,正好赶上疫情后的剧组集中开机阶段,聚集在横店的大剧组很多,一时间群演成了稀缺资源,“我们真的抢不过,所以我们的群演没几个,稀稀拉拉的。”

《山河令》群演“复制粘贴”

如今被“封神”的《山河令》第12集,其实筹备和拍摄并不困难,一切都在化繁从简。

“生活本就很复杂,剧中的江湖也是一种生活,里面充满了复杂繁琐的东西,气质是浓郁、密集、极端的,很多恩怨情仇在其中,周子舒和温客行在街边的酒桌上聊天的那场戏,就要拍得很平淡。

这其中的含义就是简单的,人需要的东西其实并不复杂,他们没有功名利禄的要求,只是简单地活着、晒太阳、有一个人的名字可以叫着,就已经很满足了,内核就是知足常乐。”

《山河令》,龚俊饰演的温客行和张哲瀚饰演的周子舒阳光下谈心

《山河令》整部剧一直有一个隐喻,就是光影呈现的视听语言部分,光一直都代表着希望,所以在光影的处理上,剧组格外用心。

所以有观众会在第12集中看到了光影的分割,一边是有一点点晒太阳的光,另一边则是阴影,“我一直和灯光组的工作人员说,希望剧中的光是有光源的,而不是大全面光——既没有层次也没有焦点,我们要的是光的温暖,有设计,能让观众能感受到才是最重要的。有没有这个氛围给到观众,让他们感受到走在阳光中的人物,也好像是在发光一样。”

《山河令》,温客行、周子舒阳光下谈心的光影效果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 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布后的30日内与 新浪网联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