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网

爱豆待业“抠脚”实录:你担多久没营业了?

娱理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我的爱豆?在家抠脚半年了吧,我都怀疑她是不是被开掉了。”

“团队在努力策划一些直播和日常vlog,但我觉得很悲哀,爱豆是属于舞台的,当网红不是他该做的事。”

“有一天我去采访好莱坞演员,一进屋发现我爱豆竟然也在!他是以平台KOL名义来做采访的。笑死,我的爱豆成了我的同行。”

最近疫情严峻,很多秀粉向我们表示,自家爱豆已经很久没出来营业了。

从去年到今年,接连经历选秀终结、清朗行动后,国内爱豆产业元气大伤,“全网300秀粉”偃旗息鼓。已成团出道的爱豆通告肉眼可见地在变少,很多下位圈秀人渐渐查无此人。曾经最热闹的圈子,如今一片寥落。

天气一天天燥热,有人开始怀念起那些有秀可追的夏天。

“开始是站姐没活,

现在连他们团也没活了”

小米是INTO1的一名粉丝。很巧的是,她就职的公司跟哇唧唧哇的练习室在同一个园区里挨着,她每天都能看到那边的情况。过去因为有这个练习室的存在,周围常常白天晚上都挤满了人。

有一次,因为站姐占位的事儿,人群里打了起来,有人报了警。再后来,园区大门口装了闸机,只有园区职工才能刷脸进入。

曾经昼夜水泄不通的练习室门口

在小米的印象里,R1SE时期团员会经常来这,而INTO1已经很久没来过了。她翻了翻手机相册,最后一次看见INTO1来是在去年的7月23日。

“现在这里一片萧条……开始是站姐没活了,今年没想到连他们团也没什么活了。”小米调侃说。

去年夏天小米最后一次看见INTO1下班,图上为林墨和伯远

自成团以来,INTO1仅有过几次电商、短视频平台、卫视、网络盛典的合体舞台。“实话说,每次舞台都不太让人满意,还是磨合时间太少了。

刚成团的时候号称有上百个品牌代言在等着他们,去年他们还被批评全员都在带货,今年连那种三个月短代都很少了。公司貌似试过想让外国成员走时尚路线,也没成功。夏天录的小团综冬天才播,大团综没有,现在甚至都不合体了,不知道三专和一周年要怎么做。

我觉得最可惜的是《点睛》,既然选出了一个国风队长,又在年底发的这首弘扬中国传统文化的歌,MV是马晓龙编舞,是他们团最有可能出圈的一首作品,结果还是没太大水花。其他歌的歌词里中英文夹杂、狗屁不通,连我这个粉丝都听不下去……

刘彰要去音乐节的时候还有人说,爱豆怎么还去音乐节啊?现在看看怎么样?能有音乐节的舞台就不错了!最近疫情这样,想去音乐节都没戏了。”小米吐槽不停。

有人认为,101系选秀开始以来,越早成团出道的发展势头就越好,很多爱豆基本算是成功转型了。而像INTO1这样的末代团,乃至于说不上算不算成团的团,只能说已经错过了风口。

已解散的R1SE又上热搜了

“选秀小孩都去好声音海选,

你会感慨大家真的是没工作”

已出道的团是这样,没出道的秀人更不知去向。

此前有报道称,有人看见《创造101》学员陈语嫣在迪士尼做花车游行表演,等于是放弃了爱豆这条路,回归了素人。这并非个别案例。

歪歪是一名偶像经纪人,她公司有多位男女训练生参加过国内101系选秀节目,均未能成团出道。

“节目播出的时候,我看了几期就知道,出道基本没什么希望了。

我们对接比较多的就是编剧,前期还没开始淘汰的时候,每个编剧大概要负责10个训练生的样子,编剧之间还要论资排辈,经验丰富的编剧会带一些比较重要的选手。能有多少镜头和曝光,不是一两个人能决定的。

我也看韩国101,内娱跟韩国选秀是不一样的。韩国更讲究业务实力,而国内更偏向真人秀。在选秀期间,镜头数量几乎是吸粉的唯一途径,所以我一看故事线不在自家选手这边,就知道会是什么结果了。”歪歪说。

图文无关

歪歪表示,刚从节目里淘汰出来的时候,主动找上门的工作机会还是比较多的,多数是新品广告和快消品直播。等到接近决赛、排名更高的学员被淘汰出来,品牌又会去物色新的人选。随着时间推移,艺人的网络热度、粉丝数据都会慢慢衰减。

去年倒奶事件发酵、选秀节目被叫停后,爱豆和训练生们仍在寻觅舞台机会。类似《爆裂舞台》和最新开播的《了不起!舞社》这样的综艺,虽然也能展示一些唱歌跳舞能力,但跟选秀的本质还是很不一样的。

“竞演节目的最大乐趣就是淘汰晋级,网友通过投票让喜欢的学员从素人变为艺人,一起越来越好,这种参与感、养成感、成就感是其他节目都无法提供的。”歪歪说。

火箭少女101官博最近一次更新停留在去年(图文无关)

据歪歪讲,前段时间她的经纪人朋友带艺人去参加好声音海选,“一进去跟人才市场似的,全是熟人,一群都是选秀出来的小孩,甚至还有参加完韩国选秀回来的。你就会感慨现在大家真的是没工作……”

内娱选秀终结后,有公司考虑过有没有可能让训练生去参加韩国、泰国等选秀,然后再回国发展。但歪歪认为这种“弯道超车”的可能性不大,从以往经验来看,能在外国选秀中获得很好的名次,并且回国依然能保持很高人气的艺人案例非常非常少。

韩国101或将重启,周洁琼当年参加的视频被重新翻出来

现在,歪歪公司的几名参加过选秀的训练生都回学校上课了。国内大学最多休学两年,最近疫情严重,出差跑通告有被隔离的风险,而且有的学校要封校,所以就让他们安心上学了。公司会提醒训练生们在各个社交平台上维持一定频率的更新,先稳固住粉丝,如果近期热门话题里有他们可能感兴趣的,也会讨论能不能做一些内容产出。

疫情是眼下最现实、最直接的问题所在。

另一家经纪公司天王星的相关人员也告诉娱理工作室,喜欢“全国巡回散步”的利路修最近也因为疫情,至今仍隔离在香港,回不了内地;Amu羽生田挙武跟很多艺人一样封闭生活在上海的住所中,喜内优心则因为日本有一个工作,错开了上海这一波封禁。他们倒是有不少之前就谈过的工作机会,但一切的前提是先得解除隔离,而那一天会是几月几号不得而知。

喜欢散步的利老师也开启了宅家模式

“上表演课碰见80后歌手,

爱豆不演戏约等于失业”

去年INTO1上《快乐大本营》的镜头被大剪,到今年清朗行动后,秀人、爱豆身份变得更为敏感。如果是外籍爱豆,还可能面临无法预知的风险。

“现在大家就是心照不宣,节目上不提爱豆、偶像、唱跳这些词了,更多的都是介绍为青年演员、歌手、rapper、舞者、创作人什么的。不像韩综只要好玩搞笑就行,现在国产综艺更注重传递正向价值观。”歪歪说。

某电影节工作人员向娱理工作室透露,去年原本是要取消一位选秀出身的流量艺人走红毯的,但Ta是一部电影的主演,主创里只有Ta不走会很奇怪,最后就叮嘱红毯主持人尽量不要给Ta递麦,减少发言曝光。

2021微博娱乐白皮书显示,转型的偶像中近60%选择成为演员。内娱没有打歌舞台,爱豆不去演戏就约等于失业。

2020年选秀最火的时候,《创造101》最终排名第16的高秋梓的解约官司曾震惊网友。判决书显示,近年来她最高一笔常驻网综收入高达80万元,品牌商务一条二三十万元,在某平台每发一条短视频6000元,打包60条共计36万元。网友纷纷惊叹原来连18线小透明、秀圈糊豆也这么能创收。

《创造101》中的“胖虎”高秋梓,可爱性格圈了不少粉

但那是过去式了。疫情以来影视剧项目锐减,综艺不是每个人都适合上,线下演出很多也被取消。

那最近这些爱豆都在干什么呢?

歪歪说,她身边的同行基本都在带艺人去上表演课,同时也抓住机会去各种组试戏。

“我有朋友带小孩去上表演课,竟然看到大家都认识的那种80后歌手也在上表演课,成熟歌手都在考虑转行当演员……

爱豆试戏不一定有优势,比如去试古装戏,导演听说这个小孩会跳舞,就说那来一段民族舞看看吧。小孩就很尴尬,他们是跳街舞的,不是一个体系的。

据我所知,有些爱豆演戏的片酬并不高,可能会比你想象的还要低很多的样子。”

《且听凤鸣》主演杨超越、傅菁、陈意涵均为《创造101》选手,图文无关

现在当爱豆还赚钱吗?据歪歪讲,偏新人的爱豆一般公司会有补贴,保障基本生活开销;但也有公司在训练生上过选秀节目后,就跟他们讲你现在是艺人了,不再提供补贴;

有的孩子家庭条件一般,公司甚至会“j钱”给他们,比如每月先借一万五,等他们有工作了,再从收入里扣。

爱豆的活跃度不仅决定了艺人本人的收入情况,也会牵涉到工作团队。歪歪透露,她的经纪同行很多都会接私活,因为不是每个人都为爱发电,也要赚钱。但有的公司是不允许经纪人接私活的,歪歪的圈子里就有被原公司知道后开除的例子。

“现在大多公司签新人一般都不考虑练习生了,已经没有市场了,而是会考虑一些表演专业的小孩。”歪歪自己也在思考,到底未来她还要不要继续留在这个行业。

图文无关

爱豆不但能当博主,还能当记者!

“虽然很多小爱豆大家不太能看得到他们,但其实陆陆续续还是有工作的,就是赚不到大钱罢了。比如直播卖点东西,一个月下来赚个两三万元,或者接点软广,一次几千块,比较大的公司会懒得跟他们分这个钱,就让他们自己留着了。”歪歪说。

疫情当前,没有舞台、没有片约、市场恢复遥遥无期的情况下,很多爱豆开始变得像个网红博主、自媒体、KOL、UP主。

翻看101系很多热门学员的社交平台账号,能感受到爱豆及其团队在日常内容运营上耗费的脑细胞。

比如唱跳实力较好的爱豆会拍一些翻唱、创作、训练室视频,另一些爱豆则选择走比较接地气的路线,体验滑雪、调酒、打毛毯等时髦爱好,爱豆之间做一些友情互动,玩一些猜谜小游戏,送送粉丝福利等。外籍爱豆会更侧重中文学习,体验中国的美食、文化、节日等。

外地疫情严重的时候,很多小爱豆只能在北京城内来回逛,长城、胡同、后海、动物园、花鸟市场,拍摄一些视频vlog和照片,环球影城更是去了又去,去到腻为止。

泰德混血爱豆尹浩宇的#派来中国留个学#系列vlog

有的爱豆已经成为很成功的博主,如《创造营2021》排名靠后的日本学员一之濑飞鸟,在参加选秀前就已经是一名UP主,参加后被更多人认识,靠着流利的中文和勤奋的更新(至今已更新视频290个),如今已成为百万粉丝UP主,远超成团出道选手。

一之濑飞鸟的近期视频

但也有粉丝并不希望自家爱豆转型为博主。例如秀粉小K就表示,看到爱豆和团队费心费力地去策划一些不痛不痒的直播和vlog其实很心酸,“爱豆是属于舞台的,当网红不是他该做的事。”

关于爱豆转自媒体,还有更新奇的传闻。

电影记者小水有一次去电影公司看某好莱坞大片的媒体提前放映,一进屋赫然看见她的《创造营》爱豆也坐在一群记者中间。一问,原来他也要代表某平台连线采访外国演员。后来又有其他外片,他也来看片和采访了,是以个人KOL名义来的。

记者同行告诉小水,她的爱豆又来媒体场看片了

无独有偶,他并非唯一体验电影记者工作的爱豆。前不久《神奇动物3》上映前夕,宋妍霏也经某平台推荐,连线采访了电影主创。一方面这些艺人英语口语强,且对电影IP感兴趣,是一次展示机会;另一方面相比普通记者,艺人自带一定话题度,是一种新的跨界合作尝试。

宋妍霏采访《神奇动物3》主创。除连线采访会由片方录屏之外,推荐平台还派出一支拍宋妍霏的侧拍团队,比普通记者的采访“物料”更丰富一些

四散消失的秀粉们

行业式微,那些秀粉都去哪了?

曾经很活跃的秀粉微博号都低调了很多。号称“生命不息,搞秀不止”的@非著名秀芬代言人 还在发“今天秀人在做什么”,但行程零零星星,多数时候只能发发旧视频甚至非娱乐圈内容。@选秀粉聚集中心 则成了普通娱乐号,不再聚焦选秀。

歪歪说,既然内娱没搞头了,很多秀粉将来很可能去搞日韩泰等其他地区选秀。

所谓唱跳爱豆,只有在舞台上才能全然释放他们的魅力,这种魅力是台前幕后所有部门人员共同努力的成果,他们的长项换到其他赛道未必突出。没舞台、没作品、没曝光的话,粉丝移情别恋是迟早的事。

图文无关

秀粉妮妮也预测,喜欢看舞台、搞选秀的粉丝很可能会转移阵地。妮妮早年是权志龙的粉丝,曾经去韩国追线下,喜欢唱跳实力强的爱豆。因为疫情后出不了国,才开始真情实感地追内娱选秀。现在内娱选秀没了,如果韩国《PRODUCE101》重启的话,她表示可能会去关注一下。

妮妮的朋友以前是蔡徐坤粉丝,最近悄悄“上楼”了。

时代少年团训练室照,图源水印

娱理工作室的小调查中,往日的秀粉开始有了五花八门的新墙头。

有的因为冬奥开始粉上羽生结弦,有的入了电竞坑,有的转二次元,有的嗑泰剧CP,有的累觉不爱,随便看一些生动活泼的素人网红……也有人选择沉溺在回忆里,一遍一遍重看往年的选秀节目。

秀粉们再没有整齐划一的行动,没有满足,没有快乐,也没有撕逼,没有痛苦。夏天如约将至,却再无尽头的狂欢。

(文中受访者均为化名)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 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布后的30日内与 新浪网联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