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网

战国时期的吃、穿、住、行:葵、藿是农家常代粮食吃的

读史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战国时期的吃、穿、住、行:葵、藿是农家常代粮食吃的

吃穿住行,是人类物质文化生活的基本内容,从中可以窥见一 个社会和时代的生产技术、科学文化的发展水平。

战国人的主要食物,可分为粮食、肉类、蔬菜、饮料、调味品等。那时的粮食品种和现在差不多。其中北方大致以粟米为主,南方以稻米为主。在江西发现战国最大的装米粮仓就说明了这点。

六畜(马、牛、羊、鸡、犬、猪)的养殖,是战国人肉食的主要来源。马主要用于服役。牛羊多在祭祀鬼神时才杀食。狗肉比猪肉可能还珍贵。春秋末越王奖励生育,生男的奖一犬二壶酒,生女的奖一豚(小猪)二壶酒,战国人可能也因袭此俗。鸡为农家普遍饲养。

蔬菜,战国及以前的文献中已有葵、藿、韭、葱、蒜、姜、葫芦、萝卜、蔓菁等一二十种,但有的可能是野菜。其中葵、藿可能是种植最多的,农家常代粮食吃。

酒、糖(主要是蜜)、酱、醋等饮料调味品战国时代都有了。其中酒的实物,在1974年河北平山中山王墓中发现过两壶,出土时打开锈封严实的壶盖还香气扑鼻。其中一壶青翠透明,似现代的“竹叶青”名酒,一壶呈黛绿色,可见战国时代酿造技术是相当高了。

上述这些丰富多样的食物,当然不是人人都能享受的。王公贵族和富有之家,不仅粮食吃的是精品,酒肉菜肴也样样皆有。王公们还有专门掌管饮食烹任的属吏,对食物的吃法非常讲究。

就粥来说,王公贵族们吃的也不是我们常说的稀饭,他们所吃的粥是粮食加工成末,和肉、菜、调味品加水煮成的。王公贵族们的炊器餐具,也都是精美的青铜、金、银、玉、骨和漆器。

那时没有桌子,饮宴吃饭都铺席于地上再摆陈食物,后世所谓“筵席”、“酒席”就是这样来的。列鼎中的肉盛入俎豆,按一定规矩放入席上供人食用。垒是储存酒的,尊、壶是放在席旁装酒的,饮用时用斗勺斟入爵、觥、觯内。

食前食后要洗手抹嘴擦脸,所以还备有盛水的器物。当时人们除用手抓拿某 些食物外,还有匕、叉、箸、勺等餐具。

酒、菜、饭的先后食序, 战国时代也和今天饮宴时一样。

王公贵族们吃的东西是十分丰盛的,孟子说他们是“食前方丈” ,意思是吃的东西列于前方达一丈(约合今2米), 看来并不完全是夸张之词。我们将当时王公贵族墓中所出成套餐具都陈列在一块,确实要放一大片。

对于被统治者来说,当然是另外一种情况了。不用说吃法没有那么多讲究,往往粟米也难吃到,正如张仪说韩国情况那样:“民之所食,大抵豆饭藿羹。”藿羹就是菜汤。要是遇到荒年,就连豆饭、菜汤也吃不上,只有“糟糠”当饭了。至于肉食、酒肴,一般人就更难吃上了。孟子的理想社会,也不过“鸡豚狗彘之畜,无失其时”,七十老人方可以食到肉。

穿,包括头部、上身、下身和脚上穿的。头上戴的总称为冠, 分别有弁、帽、冕、冠、巾等不同称呼。大致从西周以来就有这样的习俗:儿童头上只用一块布包着头顶,叫做巾。到20岁算是长大成人,这时要举行改变服装的礼仪,主要是头部的变化,所以叫“冠礼”。

上身穿的总称为衣。长的叫袍,短的叫襦,罩衣叫衫,有里曰“复”。复就是我们说的夹衣。在表和里之间填充有绵(当时没有棉花,只有丝绵)或乱麻、芦花等物的衣,是用以御寒的绵服。

战国时代中原人的衣服都是传统的右衽,只有丧服和死人才是左衽的。

不同等级和身份的人,不仅衣的质料不同,形制也有别。王公贵族和富有之家,穿的是锦、帛、缟、皮和精细的麻布。平常穿方领右衽大袖、腰以下特别肥大至脚胫的“深衣",腰间(肋以下) 系着有金玉作饰物的丝带。此外还有各种礼服,不同场合穿着不 同。

短衣叫襦,又有长短之分。短襦大概和我们现在的衬衫差不多长。长襦一般齐膝盖,考古工作者曾在洛阳、山西长治等战国墓中发现过身着这种长襦的铜俑。这也说明襦不是王公贵族的衣服,而是广大劳动者的服装。

锦衣长衫狐裘绵袍,对千广大劳动者来说,不仅政治地位、经济条件不允许他们穿用,同时他们要终年参加生产劳动,哪里能穿呢!只有穿葛麻乱毛纺织的粗布短衣,战国人又叫褐。《孟子·滕文公》说的"许子衣褐”就是指的粗布衣服。许子还是一位士人,他们衣褐的话,劳动人民恐怕更难人人衣褐了。

战国人把下身穿的叫裳,脚上穿的叫屦,秦汉以后才叫履或鞋。一般以麻、葛、 草等编织,也有皮的。劳动者和下层士人多穿没有装饰的草或麻葛做的。

战国时代还有袜子,有布帛也有皮做的。那时都是席地而坐,进屋要把屦脱在门外。据说在战国以前参加隆重的宴会或朝会时,连袜子也得脱去,光着脚 进屋。

战国时的居住条件远比从前进步。尤其是高大宽敞的楼台瓦房的建筑、中国建筑艺术中特有的斗拱都是战国时期发展起来的。

瓦从西周就有了,不过很粗糙,推测只在屋脊和房顶周围盖上瓦,用以压住茅草。春秋末至战国以来,考古发现的瓦片遗物已很多,先后在临淄齐故都、曲阜昝鲁故城、易县燕下都、邯郸赵城、咸阳的秦国都城遗址等许多地方,都多次发现过大量的板瓦、筒瓦及各种瓦当,不少都刻有美丽的花纹。

至于一般老百姓的居住条件,虽然记载和实物已难见到,但恐怕只有低矮潮湿难避风雨的茅屋草舍,或许是茅屋草舍也没有。

陆行车辇,水行舟船,战国已为常见,遇水架桥也有了。我国的车船早已有了,但战国时代种类多,制造技术高。车除用作战争工具外,还用作交通和运输工具。贵富之人出门不是骑马,便是坐车乘辇。活着如此,死后还希望这样。

船只也有作为战争工具的。战国不少器物上都有水陆攻战图可证。从《战国策·楚策》载张仪说的一舫(两船连体成方形的叫舫)可载50人,可见是不小的。1958年还曾在江苏武进奄城发现过一只长达11米、宽近1米的独木舟。从附近出土有战国铜器的情况分析,这只独木舟可能也是属于战国时代的。

远行除车船外,还得解决吃宿问题。据说商代已有政府开设的驿站以便传递公文信息。战国时不仅有政府开设的驿站客馆,还有了私人开设的客舍,以供远行客商食宿之便。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 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布后的30日内与 新浪网联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