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网

四川攀枝花:以暴力方式解决经济纠纷的违法界限探讨

暮意车讯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对于现实生活中发生的通过暴力方式解决经济纠纷的案子,通常被当成经济纠纷进行调解,是“经济纠纷”?还是“违法犯罪”?缺乏边界认知,由此不仅耽误了追责时间,还给当事人的损失造成不可估量的损失。今天我们就来探讨这一话题,抛砖引玉,希望引起大家共鸣,共同推动社会的法治进步。

值得一提的是,本文中提及的攀枝花市华恒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全文简称为“华恒公司”。

2018年11月,四川省攀枝花市发生一起故意破坏事件,华恒公司授意该公司管理人员于某等,深夜对即将装修完工的蓝湖国际项目售楼部(公园管理用房)实施故意破坏。

这件事情得从2018年9月1日的“加班过户事件”说起。

2018年8月24日,江苏籍投资人张先生向攀枝花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财产保全。2018年8月31日该院支持其请求,并作出(2018)川04民初34号裁决:查封攀枝花市俊昆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位于攀枝花市西区[攀国用(2010)第03747号]、[攀国用(2010)第03748号]、[攀国用(2010)第03749号]的三宗土地。查封期限为三年。2018年9月1日,攀枝花市中级人民法院下达裁决书的第二天,时逢星期六被过户。

根据华恒公司说辞,破坏的建筑物已经过户到该公司名下,破坏的目的是需要重新装修。受害方张先生则认为:“这种说法过于牵强,掩过饰非。”他说:“公园管理用房是我投资新建的合法财产,且为我与攀枝花市俊昆房地产管理有限公司合同约定的联合开发项目中的一部分,因该公司未经我的同意擅自将该项目整体转让给华恒公司,已经造成侵权。值得注意的是,该项目是在我申请法院查封的状态下过户的,明显存在争议。”

张先生还说:“被故意破坏的建筑物已经装修快完工,即将投入使用,不明白他们为何要打砸后重新装修?除了浪费财产外,我想他们另一个目的是吓唬、震慑我,是一种有预谋的违法行为”。

华恒公司及于某等是在使用暴力手段解决经济纠纷,是一种严重的涉嫌犯罪行为。虽事发攀枝花,但在全国少见,这对进一步贯彻实施对外开放、对内搞活经济的政策,对于社会主义经济体制改革,对于社会主义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的建设,危害很大。

张先生告诉笔者:“被故意破坏的公园管理用房即将可以投入使用,他们将自己投资上千万修建的装修全部拆除,还将自己花费巨额投资修建的整栋建筑占为己有,通过重新装修披上合法的外衣继续使用,给我造成严重的经济损失,至今仍然没有得到有效解决。”

我国《刑法》第二百七十五条规定:故意毁坏公私财物,数额较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罚金;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第二百九十三条规定:有下列寻衅滋事行为之一,破坏社会秩序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一)随意殴打他人,情节恶劣的;(二)追逐、拦截、辱骂、恐吓他人,情节恶劣的;(三)强拿硬要或者任意损毁、占用公私财物,情节严重的;(四)在公共场所起哄闹事,造成公共场所秩序严重混乱的。纠集他人多次实施前款行为,严重破坏社会秩序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可以并处罚金。

张先生说:“事发后我们先后报了十多次警,当地警方也来到案发现场,过程中却把故意破坏事件当成经济纠纷进行调解,至今没有立案查处,我是不认可的。”对于即将发生的暴力行为,警方应当及时出警、妥善处置;对于正在发生的暴力行为,警方应当及时有效制止、公平处理。避免或制止了暴力,就可以认为公安机关履行了《警察法》规定的职责。而张先生报警,故意破坏并没有得到有效的制止,且至今没有依法进行处理。

我国《警察法》第一条规定:“人民警察的职责是维护国家安全,维护社会治安稳定秩序,保护公民的人身安全、人身自由和合法财产,保护公共财产,预防、制止和惩治违法犯罪活动”。当然,该法也明确规定,警察可以管民事纠纷,但主要是以调解为主,警察是不会对民事纠纷立案的,解决民事纠纷的途径一般是提起民事诉讼。而本案中,因故意破坏行为造成公园管理用的装修全部被拆除并重新装修,已经造成部分财产灭失,为张先生主张民事权利制造了障碍。

回归本案实情,华恒公司欲通过故意破坏占用公园管理用房,向张先生施压达到目的,明显已经超出经济纠纷的范畴,性质已演变成寻衅滋事罪和故意毁坏公私财物罪,警方于法于理都应该立案查处,还法律威严和公道,惩恶扬善,才能推进市场经济秩序良性发展。

“这是一起突发的暴力事件,为何民警到达现场后,没有进行基本的询问就断定这是经济纠纷,并让我‘不要再要回被打砸建筑物’。打砸现场惨不忍睹,触目惊心,民警做笔录了吗?我的合法投资被别人占用,为何警方不是让犯罪分子停止不法侵害,而是嘱咐我们不得阻挠干涉犯罪分子的违法行为?这样的处理方式不得不让我怀疑这里面是否存在利益勾结和保护伞!”张先生说。

“当地警方将此事件定义成经济纠纷,我是不敢苟同的。”张先生表示。退一万步说,这是经济纠纷,那经济纠纷就可以使用违法的形式解决吗?就可以进行暴力侵占吗?我有理由认为,当地警方有偏袒华恒公司一方的嫌疑。据《终止案件调查决定书》显示,是于某向警方提交证据指控张先生“扰乱单位秩序”。“我是受害方,反被控告为加害方,还因此导致我被传唤,这是明目张胆的诬告。”

现在大家已经清楚了华恒公司及于军等的行为是否属于以暴力方式解决经济纠纷?现在我们回归法律本身,让我们一起探讨暴力违法犯罪与经济纠纷的认定。

当前,警方介入经济纠纷的法律依据不多,主要依据是《治安管理处罚法》和《刑事诉讼法》。根据《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九条的规定,对于因民间纠纷引起的打架斗殴或者损毁他人财物等违反治安管理的行为,情节较轻的,警方可以调解处理。但如果没有“打架斗殴”或者“损毁他人财物”等违反治安管理的情节,根据公权力“法无授权不可为”的行使原则,警方调解处理民间纠纷就失去了法律依据。

若出现《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九条规定的打架斗殴、毁损他人财物以及其他违反治安管理的行为时,警方可以对民事纠纷进行调处。而当经济纠纷与经济犯罪难以区分时,警方也应介入其中。

我们知道,司法实践中,人们都承认经济纠纷与经济犯罪往往很难区分,但却要求公安机关“火眼金睛”,一眼识破是经济纠纷还是经济犯罪。如果最后证明是经济纠纷,而公安机关却误以为是经济犯罪立案处理,就成了插手经济纠纷,如果最后证明是经济犯罪,而公安机关误以为是经济纠纷没有立案处理,就成了渎职。因此,断定是否属于经济纠纷?还是违法犯罪?不能凭单一的证据和事实进行划分,应该根据处理经济纠纷过程中是否使用暴力行为,并造成损失和社会影响。

对于华恒公司及于某等的故意破坏行为,警方只有介入其中甚至只有深入介入,才可能将经济纠纷与经济犯罪区分开来。警方在这种情况下的介入,不宜仅以调处经济纠纷为目的,还应当通过介入发现违法犯罪线索。而在这种情况下,发现违法犯罪线索的目的更为重要。另外,在经济纠纷与经济犯罪交织出现等一些特殊情况下,警方应当介入,应当追究违法犯罪责任,而不是当成经济进行调解。

最后笔者认为,如果是一般的经济纠纷,应该属于民事范畴,理应依法诉讼。但是如果在处理这种经济纠纷中有一方实施暴力行为,并对生命权、物权造成侵害的,就应当被认定为暴力犯罪行为,依法追究违法责任,才是解决问题的根本。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 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布后的30日内与 新浪网联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