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看点

人前穿破袜子,人后忙着收钱,院士孟伟的贪腐之路是一碗毒鸡汤

晓看君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人前穿破袜子,人后忙着收钱,院士孟伟的贪腐之路是一碗毒鸡汤

今年4月初,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原党委副书记、院长孟伟严重违纪案发,被“双开”拿下。最近,在生态环境部的内部会议上,孟伟被作为反面典型,用于警醒生态环境系统内部工作人员。从而,在尚未全面公开的情况下,孟伟案情得以部分披露。

孟伟是恢复高考后第一届大学生,1982年大学毕业后,被分配至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历任副处长、处长、副院长、院长等职。根据中纪委《中国纪检监察报》记者贾亮的报道,孟伟主要的违法违法事实包括三种:

一是“人前假清廉,背后真贪婪”:

在生活中,孟伟表现得很节俭,袜子破洞了还继续穿。但在私下里,孟伟给企业帮忙要收钱,提拔干部要收钱,分配科研项目要收钱,张罗专家给企业站台要收钱,连作为人大代表到地方考察调研也收钱。

甚至在纪检组织到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就某科研项目存在的问题进行调查的当天,孟伟刚表态“要全力配合组织调查”,转身就在办公室收受礼金数万元,有个姓韩的老板,前前后后送了几百万。

二是靠“院”吃“院”,把科研项目当成“唐僧肉”:

文中提到,2006年2月,国务院发布《国家中长期科学和技术发展规划纲要(2006-2020年)》确定了包括国家水体污染控制与治理科技重大专项(以下简称“水专项”)在内的16个科技重大专项。“水专项”技术总师即是孟伟。

据办案人员介绍,许多承担“水专项”课题的单位都以各种方式向孟伟进行了利益输送。时任浙江某大学教授陈某某为争取在“水专项”中设立课题,向孟伟送了几十万元;杭州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为参与“水专项”,以咨询费名义送给孟伟近百万元;北京某环保公司送上大额现金后,承担了“水专项”某课题,成为公司上市的重大利好……

此外,国家相关科研项目,以及环科院的科研课题,几乎完全被孟伟把控,分给自己的关系户,从中捞取大把的好处费。2012年,孟伟组织多名院士和科研团队负责人参加某企业的发展研讨会,以国家级科研单位名义与该企业签订合作协议,仅此一次就收受企业负责人钱款百万余元。

三是“把中央的大政方针隔在了环科院的围墙之外”,在院里自行其是、另搞一套,严重破坏了该院的政治生态。

“散、乱、污”是孟伟主政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时期,该院政治生态真实写照。“孟伟这十几年把人心搞散了、思想搞散了、队伍搞散了,制度乱、纪律乱、规矩乱,散和乱必然导致政治生态污,搞团团伙伙、任人唯亲、拉帮结伙。”

据办案人员介绍,在孟伟案审查中还发现了一大批干部的问题线索:既有生态环保系统的干部,也有系统外的相关干部;既有党政机关的领导干部,也有科研院所的管理人员;既有与孟伟问题直接相关的人员,也有线索核查中发现的其他人员。这些干部的违纪问题涉及环评审批、工程承揽、科研项目管理及干部提拔等诸多方面。

情况基本就是这样,由于国家这些年对环保问题非常重视,投入重金加以研究,所以我估计孟伟涉及的金额有可能达到一个天文数字,文中仅仅提到了几例,就动辄上百万,总共加起来,可想而知。到底是多少,有待强力部门逐一核实查清,并予以相应的法律制裁。

这不是我今天要说的重点,我要说的是孟伟身上显示出来的是一个“读书人”,一个贫苦人家子弟的寒门贵子的悲剧人生。

孟伟不是一个莽夫,也不是仇和式的强人。相反,他是一个学业有成的学者。他是改革开放的第一批大学生,这批大学生被称为“老三届”,有着那个特殊时代的精气神,绝大多数人已经成为各行各业的领军人物,为社会做出了很大的贡献,奠定了这几十年高速发展的人才基础。

人前穿破袜子,人后忙着收钱,院士孟伟的贪腐之路是一碗毒鸡汤

孟伟是其中的佼佼者,他深耕环境科学数十年,是中国环境科学研究的最高机构——中国环境科学院的院长,同时也是中国工程院院士,全国人大环资委副主任,位高权重。也就是说,在环境科学研究领域,他就是一把手,就是最高的领军人物,拥有无上的权力,对该领域的科研项目,有着生杀予夺的大权,堪称“环科沙皇”。

随着人类文明的进步,人类对于环境科学越来越重视,这门学科已经成为显学。在这个时代,在这个位置,他明明可以做出更多更大的贡献,不仅仅为中国,也为世界环境科学的发展,付出自己的努力。

人前穿破袜子,人后忙着收钱,院士孟伟的贪腐之路是一碗毒鸡汤

但是他没有,他把几乎全部的努力都用来谋取官位,并在随后成为中国环境科学研究的一只大老虎,不仅自己吃干抹净,还严重破坏了中国环境科学发展的生态系统,导致严重的后果。

他也许是个聪明人,否则也不可能成为第一批“老三届”的大学生。他的故事,也是相当励志,完全可以看作是更早版本的《平凡的世界》里孙少安和孙少平的真人版。当年,父母为给他哥哥找工作时,“用省下来的肉票和白面低眉顺眼请人吃饭”。目睹这一切的弟弟孟伟,像孙少平一样暗暗发誓:“一定要出人头地”。

人前穿破袜子,人后忙着收钱,院士孟伟的贪腐之路是一碗毒鸡汤

他的精神境界,永远停在这一刻。他的思维和格局都被当年的贫困所绑架,虽然通过读书改变了自己的命运,但仅此而已。他没有能改变自己的思维和格局,不管读再多的书,当再大的官,有再多的钱,精神上他都不可能成为一个贵族,永远是那个穷小子。在穷小子眼里,有钱人的生活可能就是每天有吃不完的大葱和白面饼,永远没有精神上富足的感觉。

每个穷小子的出发点也许都是一样的。他们读书的目的,一开始不是为了追求知识,而是把知识作为手段,目的是为了改变命运。这固然没错,但在人生的道路上,很多人都通过读书丰富了自己的精神世界,成为拥有“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情怀的知识分子。

他们心怀苍生,明白了知识本身才是目的,从而产生了对知识本身的兴趣。不是为谁而读书,而是为了丰富自己的精神世界而读书,这就是为什么别人能够为国家,为人类做出重大贡献,而孟伟只能成为一个贪官的原因所在。

人前穿破袜子,人后忙着收钱,院士孟伟的贪腐之路是一碗毒鸡汤

(孟伟在德国参加地球系统工程高级研讨会)

人和人,成就大小,关键就在于境界不一样。出人头地成了孟伟的全部价值观。因此,当有人上门来送钱送礼求他办事的时候,他是开心的。他拿了这些钱,也没有用于自己的高消费。

一是不敢,另外一个原因,他消费和享受的,是这种“被人求”的感觉。孟伟直言:“我收的不是礼金,更多是在这个过程中被人求的心理满足感。”这也令人感慨。别的贪官,可能都要追求名人字画,附庸风雅,满足点精神追求。但是,他连这点精神追求都没有。穷小子精神上的“穷”,可见一斑。连享受都不会,袜子都破的。

无独有偶,孟伟式的贪官还有很多。原中共韶关市市委常委、市委政法委书记、市公安局局长叶树养,在被提审时一边大哭一边说,自己长至高中毕业从来没有穿过内裤,也从来没有穿过在商店买的鞋,所穿的鞋子全都是母亲亲手做的布鞋。

“卖官书记”、原安徽省巢湖市委书记、巢湖市人大常委会主任周光全,在法庭审做最后陈述时,无法自控,失声痛哭说:“我母亲28岁守寡,含辛茹苦把3个孩子拉扯大。我后来参加工作,走上领导岗位,她以我为荣。如今她风烛残年,我却不能尽孝,反而给她打击,我枉为人子。”

如原安徽省委原副书记王昭耀,因为家里穷,更为了他能读书上进,母亲省下粮食,自己却吃树皮和草根;还如王怀忠是靠要饭长大的、胡长清上学要挑10公斤萝卜到镇上卖、郑筱萸童年下雨天舍不得穿鞋子……

河北省委原书记周本顺剖析自己的腐败行为时说:“我做梦都没有想到我会落到这种结局。从小我们吃过很多苦,是从贫寒之家出来的,从小就痛恨贪官,到最后自己成了贪官,我感觉这是一个莫大的悲哀。”

人前穿破袜子,人后忙着收钱,院士孟伟的贪腐之路是一碗毒鸡汤

国家能源局原局长刘铁男在忏悔书中作了内心剖析:“我从小苦日子过怕了,内心对富裕生活有向往,虚荣心强,好面子,这是所犯错误的一个重要思想根源。”

江苏淮安市政府原副秘书长孙健2015年1月7日被立案侦查,他在忏悔中说自己是一个普通农家子弟,父母多病,他老大,要照顾4 个弟弟妹妹,从小生活十分艰辛。后来当了官过上了好日子还觉得钱不够花,内心缺乏“安全感”。所以“我对钱过分看重,是因为穷怕了……”。

最大的悲哀,可能就在这里。素来有闻说“寒门出贵子”,可是如果仅限于“寒门”,而没有“贵子”的贵,也就是说,从根子上的穷深入灵魂,以至于连知识的增长都不能消除,那么结果很有可能是一出悲剧。物质上的穷好办,精神上的穷难办。

所谓的穷家富养,并不是从物质上满足穷小子的各种需要,而是要让穷小子成为一个精神上富足的人。如果只知道用钱甚至不惜借钱来满足穷小子,是不会有什么好结果的。官当得再大,精神上贫瘠,又有什么用呢?

特别声明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看点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布后的30日内与新浪看点联系。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