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看点

不止是学生官威,更严重的是黑化

晓看君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不止是学生官威,更严重的是黑化

曾经当过学生干部,也曾经当过管学生干部的辅导员,对所谓的“学生官威”,应当是有一点发言权的。

我自己当学生干部的时候,目的很明确,一是为了锻炼自己的能力,二是为了求职时候加分。我们读书那会,还是90年代初期,社会上没有那么多机会,大学生基本都围着学校打转,能进学生会的,说不上有多好,也不能算有多差。

这一点从成材率上可以看出,毕业20年,当时班上进学生会团委的一批人,现今都已经成为各行各业的佼佼者。作为对照的是,在校期间没有当过学生干部的,有埋头苦读者,现今成了清华的教授博导;有休闲者,现今照样官居高位。

大家的家庭背景基本相似,没有什么官二代富二代。当不当学生干部,竟是旗鼓相当。

结论就是,当学生干部,表面上看获得了老师的关注,教育资源的倾斜,比如奖学金、三助啥的,但实际上,失去的同样很多。比如杂事缠身,没有多少时间学习;比如人会变得浮躁,过于在乎得失。这实际上是害了自己。

学生干部与平常学生,其实都是平等的,得失的机率是等同的。从长远来看,不当学生干部,拿出那些时间来学习,可能会有更大的收获。

大学就那么四年时间,浑浑噩噩过很快就过去了,沉下心来踏踏实实学习,差距会越来越大。说白了,学校设立学生干部,无非就是为了有事的时候找人干活而已,真没有什么好傲娇的。

毕业后,因为学生干部的缘由,我的简历看上去比较靠谱,以外地高校毕业生的名义拿了上海的蓝表。对于我这样的国营下岗职工子弟来说,原本回厂是最好的归属。能够混到大上海,我还是比较感谢学生干部的经历能够让我的履历表看起来比较光鲜。

所以,到了我管学生的时候,我的经验告诉我,如果我真的对学生好的话,就应该让学生干部成为一个人人都可得的称谓,让尽可能多的学生都有一个看上去靠谱的履历,是我的责任。

于是我实行了学生干部轮换制,基本上一年一换。四年下来,我带的班级有相当一部分人都有了学生干部的经历。反正,要干的活也不多,为啥不让更多人分享?

所以,我其实是很理解中山大学给自己的学生会设立各种各样的正部长、副部长、正部长级、副部长级的名头的,无非就是为了帮助学生在未来的求职道路上履历看上去好看一点而已。从现实角度出发,还是爱护学生的举动。

不止是学生官威,更严重的是黑化

然而其他几件连续发生的“学生官威”事件,让我由衷感叹,高校生态发生了显著的变化。

记得当年我第一次进校报到,是学生会团委的学生干部组织的迎新。当时的系学生会主席自己蹬个三轮车,从报到点到宿舍楼,来回帮新生运行李,领东西。一个个学生干部,把当时懵里懵懂的我们,带到自己宿舍,一路上回答我们各种稀奇古怪的问题,没有一个发火的,也没有一个耍官威的。

现在,不得了了。一个所谓社团联合会的二级学生组织,仅仅相当于我们当时学生会下面的社团部,也不能直接@了,叫声学长已经很给面子了,却被其他人怒斥,并且国骂加身。四川理工学院,学生打错学生干部名字了,竟要求抄写名字50遍,大会做检查。这是谁给的权力让他们可以肆意妄为?

不止是学生官威,更严重的是黑化

虽然都是大学生了,但毕竟还未踏上社会,可以认为是孩子。孩子眼里反映的是成人世界的现实,这些拿着这点微不足道的权力当权力的学生,学习的正是成人世界里官员摆谱的威风。在成人的世界里,摆的谱更大,谱越大就越离谱。不要说市里县里,就是一个小小村支书,也是牛逼哄哄得不得了。

同时,学校对学生干部的认知,也从过去的服务学生的组织,转变为管理学生的机构。现在的学校都规模庞大,管理学生的辅导员人手严重不足,这才有了以学生治理学生的制度,各种各样的学生助管、助教、助研等岗位设立,学生会团委组织等机构越来越严密,成为学校管理学生的配套组织。

从服务到管理,机构的异化导致了心态的变化,官威也就不足为奇。而越是较差的学校,辅导员的配比越低,越依赖学生管理学生,学生干部当中的官威就越来越足。比如此次事件中的成都航空职业技术学院、四川理工学院等等。

学生干部的官威已经令人吃惊了,但这还不是最令人吃惊的。最令人吃惊的是官威里一些明显带有黑社会性质的做法。

不止是学生官威,更严重的是黑化

比如人身依附关系:四川理工学院的学生社联组织部,要求刚入会的各个学生小干事,在中秋节时向组织内的主席副主席等“高官”发短信致以节日祝贺,还要求贺词要展示出部门的特色,要有创意。这还不算,社团内部要求称呼高年级的学长为“XX哥”“XX姐”。这不就是小喽啰向社团老大表达个人效忠的方式吗?

不止是学生官威,更严重的是黑化

比如超出法规的处罚:打错了名字,主席不高兴了,当即下令要求犯错误者抄写自己名字50遍,并且大会作检查。这样的处罚不见于任何学校规章制度,更不可能在学生组织的章程中找到,只能是主席一时心血来潮的意见,而支持他的,是其他帮闲形成的黑权力,绕开了学校的组织机构而强制执行的法外行为。

不止是学生官威,更严重的是黑化

比如紧密的小团体:小干事无非就是问了一句要不要7号这天开会,主席还没发言,袁副官就跳了出来加以国骂,随后一个更小的喽啰出来再次强调所谓规矩。这说明什么?说明他们已经形成了一个非常紧密的小团体,紧密的以杨主席为核心的小团体。这个小团体的人,任何时候都以杨主席的利益为上,而不惜践踏别人的尊严。

这些行为,哪里像个学生?其实早已超越了“学生官威”的范畴,而带有了黑化的色彩。固然,学生只是学生。我相信他们本性上不是坏的,吃一堑长一智,改正了还是好孩子。但值得深思的是,他们是从哪里学来这一套的?

特别声明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看点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布后的30日内与新浪看点联系。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