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看点

如何看待郑成月,关系世道良心

晓看君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如何看待郑成月,关系世道良心

世人关注的聂树斌冤案,最终平反。这个过程中,最重要的推动者,就是郑成月。

最近,郑成月因身患9种疾病,在众筹平台上展开募捐,再次进入了公众视野。而围绕着他身上的争议,也随之成为公共话题。

有人质疑他是不是聂树斌冤案的推动者。聂树斌母亲的一句话可以推翻这样的质疑,她说,“没有他的帮助,这个案子不可能平反。”

郑成月的贡献在于,首先发现“一案两凶”,他没有因体制内的压力保持沉默,并向社会进行了公开。因为不公开,他良心不安。正是由于他的发现,给聂树斌案提供了最有力的证据。

2005年1月,他在审讯王书金强奸案的时候,王书金当时交代4起强奸杀人案,其中3起发生在广平,有1起1994年发生在石家庄西郊玉米地。到石家庄一查,发现这个玉米地案件已经被破了,所谓的“凶手”聂树斌已经被执行了死刑。

2005年3月15日,《河南商报》刊发题为《一案两凶,谁是真凶》的报道,记者采访了郑成月,也采访了聂树斌的家人,将此案隐情曝光,轰动全国。

5天后的3月20日,河北省政法委通知石家庄市郊区公安分局、河北省高院、高检,到政法委开会汇报案件。河北省政法委领导当场成立专案组,由河北省公安厅刑侦局牵头,广平县公安局配合,对王书金案进行调查;同时由河北省高院牵头,石家庄中院配合,对聂树斌案进行复查。

复查不了了之,是否采信王书金的说法,成为聂树斌能否平反的关键。2006年,邯郸市中院在广平县一审开庭审理王书金案,但起诉书只字未提石家庄西郊玉米地奸杀案。2007年3月,邯郸市中院作出一审判决,以故意杀人罪、强奸罪判处王书金死刑。而王书金则提出上诉,坚称石家庄西郊玉米地奸杀案是其所为。

如何看待郑成月,关系世道良心

2013年6月,王书金案二审第二次开庭的时候,出现中国司法史上罕见的一幕:检方力证石家庄西郊玉米地案非王书金所为,而辩护方则力证王书金就是真凶。2013年9月,河北高院裁定对玉米地案不予认定,驳回王书金上诉、维持原判。舆论哗然。

在河北没法推进,2014年12月12日,最高人民法院根据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申请和有关法律规定的精神,决定将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终审的聂树斌故意杀人、强奸妇女一案,指令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进行复查。

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经复查认为,原审判决缺少能够锁定聂树斌作案的客观证据,在被告人作案时间、作案工具、被害人死因等方面存在重大疑问,不能排除他人作案的可能性,原审认定聂树斌犯故意杀人罪、强奸妇女罪的证据不确实、不充分,建议最高人民法院启动审判监督程序重新审判,并报请最高人民法院审查。

2016年12月2日,最高人民法院第二巡回法庭对原审被告人聂树斌故意杀人、强奸妇女再审案公开宣判,宣告撤销原审判决,改判聂树斌无罪。

聂树斌平反了,但郑成月却陷入到了麻烦之中。自从他向媒体公开了“一案两凶”的事实之后,2009年,49岁的郑成月被要求提前离岗,不再任县公安局副局长一职。

如果不是出于良心不安,下定决心向社会公开聂树斌案的冤情,已经在十几年前就担任县公安局副局长的郑成月,不可能丢掉自己的副局长身份,还有可能往上走一走。即使得病,也会得到很好的照顾。他的疾病,都是一些老年人的常见病,但却因为拿不出更多的钱进行治疗,以至于越拖越严重。

这是令人非常痛心的新闻,聂树斌的案件已经彻底平反,得到了迟来的正义。但郑成月所受到的不公平待遇,却很难得到纠正。就算不是聂树斌案件,郑成月也是一个优秀的警察,曾经被评为河北省优秀人民警察,连续10年被评为“全国优秀刑侦工作者”,多次破获影响极大的大案要案,为维护社会正义,做出了极大的贡献。

所以我们看到,郑成月的消息传来,网友积极进行了募捐,在短短时间里就为他个人募集到47万元。聂树斌的母亲,也亲自赶到医院,看望郑成月。这些钱,这些看望,就是民心所向。(下图为聂树斌母亲和河南商报时任总编马云龙看望病中的郑成月)

如何看待郑成月,关系世道良心

然而,总有人出于不知道什么心理,对郑成月进行口诛笔伐。综合起来有几点说法:

一是说他发现的“一案两凶”是错误的,王书金并没有被认定为聂树斌案中的凶手。关于这一点,代理聂树斌案的李树亭律师写长文进行澄清。

他指出:王书金供述的几起强奸杀人案件,虽然明确供述了作案过程,并且准确地指认了强奸杀人的地点,公安机关也起获了相应的遗体或遗骸。但是,这些只是王书金的供述,缺乏其他的直接物证,比如王书金的体液或者现场遗留的王书金的个人物品佐证,也就是说,直接的物证并不完善,因此,最高人民法院至今未核准王书金死刑,也是遵循“疑罪从无”的另一种表现方式。

这并不意味着可以否定郑成月为聂树斌平反做出的贡献。正是由于郑成月的发现,有关部门才真正意识到,聂树斌案可能另有真凶。

二是说郑成月没有那么惨,曾经住在北京的干部病房里。

关于这件事,北青报的报道说得很清楚:2017年,在一家电视台总编辑的安排下,他在309医院住过一次院,之后,一家民营医院为他实施了糖尿病手术。同年10月,郑成月又一次昏迷倒地,被送回广平县住院治疗。

今年9月27日,郑成月去县医院检查,发现腹腔积液已有8.8厘米。在家捱了几天,郑成月两次休克,最后只好住院治疗。

诊断书显示他有9种病:肾功能衰竭、尿毒症、高血压三级极高危组、腹腔积液、低蛋白血症、贫血、电解质紊乱、脑梗死、乙型糖尿病。

如何看待郑成月,关系世道良心

2015年,他曾经贷款30万元去看病,钱是从小额贷款公司借的。由于还不起钱,公司通过法院冻结了他们家的财产,以及工资账户。这竟然也被人传为贷款是为了开公司,不是为了看病。

三是所谓募捐款项必须公开。这当然是应当的,但是,这是事后而不是事前。别人正在积极救治疾病的时候,提出这种要求并不合理。我看不惯的就是这种人,自以为自己出了点钱给别人,就有压倒别人的优越感,吆五喝六的,仿佛给出的一百块钱,就有了天大的权利似的。

一个社会,如何对待正义,体现在如何对待坚持正义的个人身上。

每一个受到不公待遇的人,都希望自己能够遇到一个郑成月式的好人,替自己主持公道。包括今天对郑成月口诛笔伐的那些人。正因如此,我们必须善待像郑成月这样不怕打击报复,坚决坚持正义的好人。善待这样的好人,不仅仅是出于善良,更是出于坚持社会正义的本能。

如何对待郑成月,关系到世道良心。作为一个重病缠身的人,他有权以自己的方式获得社会的救助。网友的反应是正常的,而某些所谓精英人士的嘴脸,则让人恶心。

特别声明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看点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布后的30日内与新浪看点联系。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