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网

关店、被误伤、股价腰斩后,实体商超正在失去市场份额

红星新闻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人人乐(002336.SZ)又有一家门店即将关闭,在这家门店四周,环绕着至少30个社区团购提货点。

盐津铺子(002847.SZ)也意识到了市场布局的不易,在公告中感慨“低估了社区团购”。

线下实体商超走到如今这一步,似乎应证了当初的那一句:“受社区团购冲击,超市业态到了生死存亡的至暗时刻。”

然而,社区团购对实体商超的剿杀还远远没有结束,商超们能夺回丢失的市场份额吗?

不停关店的人人乐

一家15年老店,被30个社区团购提货点包围

曾被誉为“小沃尔玛”的人人乐,又准备关闭一家门店。

2021年上半年,人人乐共关闭了19家门店,而这一次关闭的,是位于成都市锦江区的人人乐岳府店。

官网显示,2006年1月,人人乐岳府店开业,是人人乐成都公司的首家D型社区超市,全场商品近3万种。该店距成都市市中心春熙路仅700米,主商圈覆盖人口有6万多人。

在店外的墙上,人人乐岳府店贴出公告称,由于租赁合同到期,其拟于2021年7月31日停止经营。7月20日,红星资本局走访时发现,该店正在进行清仓活动,部分货架上的商品已经清空。

人人乐岳府店

店是亏的,卖得没以前那么好了。”人人乐岳府店的一名员工告诉红星资本局。

对于一家开业超15年的老店来说,老顾客们的购物需求都转移到了哪里?

红星资本局注意到,人人乐曾在2020年半年报中称,受众多线上平台公司推出的社区团购业务冲击,线下实体门店客流、销售及毛利水平普遍下行。

以人人乐岳府店为例,据红星资本局不完全统计,在该店500米的半径范围内,至少有4家社区团购品牌的30个提货点。

某个提货点的负责人告诉红星资本局,现在周边有很多居民都会在社区团购买瓜果蔬菜,甚至是一些日常用品。

在社区团购带来的冲击下,人人乐预计,其在今年上半年的净亏损约为3.2亿-3.7亿元。

受伤的食品公司

盐津铺子:低估了社区团购的影响

在社区团购对实体商超的“围剿”中,也有休闲食品行业的公司被牵连,比如盐津铺子。

要说清楚盐津铺子受伤的前因后果,先要明白它的“店中岛”模式,这指的是在商超中设置陈列展台,既能达到呈现产品的效果,也能兼顾产品销售。

截至2020年年底,盐津铺子的产品已经进入36家大型连锁商超的3088个卖场,覆盖沃尔玛、家乐福和人人乐等。据其2020年财报,1.6万个店中岛“点亮了盐津铺子的全国版图”。

曾有接近盐津铺子的相关人士向财联社表示,2021年盐津铺子制定了5000个店中岛的投放计划,方向会向头部店或者大店倾斜,长期希望头部商超全覆盖。

盐津铺子的产品图据公司官网

盐津铺子将资源向商超倾斜,不是没有原因的。其财报数据显示,2018年-2020年,直营商超渠道贡献的营收分别是4.66亿元、4.98亿元和6.30亿元,连年上涨。

不过,随着社区团购的兴起,盐津铺子踢到了铁板。2021年7月15日,盐津铺子在半年度业绩预告中称,公司低估了社区团购等新零售渠道对传统商超渠道的影响。

盐津铺子在公告中表示:“2021年上半年,公司在商超渠道的人员推广、促销推广等相关市场费用投入过多,但商超渠道销售收入增长及渠道业绩未达预期。”

“去年下半年后就发现商超的销售开始下降。”7月19日,盐津铺子的董事长张学武在电话会议上称,这么多年一直是商超模式取胜,到2020年下半年,“我们发现整个费用跟投入的产出比,跟以前没得比。”

目前,盐津铺子正在尝试打造包括社区团购、直播带货等在内的全渠道矩阵。张学武称,“现在团队在痛定思痛,今天,我们知道我们一定要从商超转到全渠道的。”

社区团购的剿杀仍在继续

唯一双增长的超市,也在一季度“沦陷”

不仅仅是人人乐和盐津铺子,在这一场不见硝烟的战争中,还有很多商超被社区团购伤及根本。

山西证券曾选取了13家超市行业的上市公司进行研究,这些公司从2020年下半年开始,业绩下滑情况较为明显。

山西证券认为,从去年下半年开始,互联网巨头纷纷切入社区团购赛道,销售商品以生鲜为主,初期通过低价补贴策略抢占市场,对超市大卖场的到店客流和销售均造成冲击。

而到2021年一季度,超市大卖场的客流出现大幅下降,降幅基本在两位数左右,客单价和销售额也出现不同程度的下滑。其中生鲜受到的冲击最大,粮油、酒水饮料也出现下滑。

在山西证券选取的13家上市公司样本中,只有永辉超市(601933.SH)一家在2020年实现了营收、净利双增长。即便是这样,在2021年一季度,永辉超市也沦陷了。

据山西证券

永辉超市财报显示,2021年一季度,其营收约为263亿元,同比下降9.99%;净利润约为0.23亿元,同比暴跌98.51%。

当时,永辉超市在财报中称,结合去年下半年、今年一季度的实际业绩表现,以及社区团购烧钱对其业务的短期影响,预计今年上半年的营收增速可能出现一定幅度的下滑。

不仅如此,永辉超市还提前给投资者打“预防针”,表示今年上半年的归母净利润可能出现亏损。

红星资本局注意到,过去一年的时间,永辉超市市值已腰斩。

2020年7月22日,永辉超市的收盘价报9.65元/股,总市值约为918亿元;2021年7月22日,其收盘价报4.30元/股,总市值约409亿元,不到去年同期的一半。

商超力推的线上业务

能否和社区团购抗衡?

重庆百货(600729.SH)超市事业部的运营总监张帆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社区团购对传统零售业的冲击很大,“实际影响可能比市场预估的要大”。

截至2020年12月31日,重庆百货拥有179个超市业态。财报显示,重庆百货在2020年的营收约为210.77亿元,同比下降38.97%;净利润约为10.34亿元,同比增长4.91%;扣非净利润约为5.66亿元,同比下降36.35%。

其中,重庆百货2020年在超市业态上的营收为85.55亿元,同比下降9.35%。

在张帆看来,数字化转型是重庆百货抵御社区团购的利剑。

红星资本局注意到,早在2020年的财报中,重庆百货就提出:在超市业态上,要以线下门店为依托,借助多点APP打通线上线下,通过直播和拼团探索新媒体营销及社区团购等。

不仅仅是重庆百货,4月30日,永辉超市的董事长张轩松曾在业绩说明会上称,“我们对未来充满信心,也有了明确的应对方案。”

应对方案是什么?有永辉的相关负责人向红星资本局透露,目前他们主要是大力发展线上业务,特别是永辉生活APP这一块。

红星资本局注意到,虽然部分超市推出了线上业务,但多是采取配送的方式送货到家。和社区团购设置提货点的方式相比,前者的成本或相对更高。

商超最终能否夺回丢失的市场份额,还需要市场来检验。

红星新闻记者 杨佩雯

责编 任志江 编辑 陶玥阳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 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布后的30日内与 新浪网联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