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需要开启JavaScript体验 >>

# 新能源资讯全在这 #

e起嗨!盘点最In新能源资讯
关注

老板被李嘉诚基金会提破产申请,这家造车新势力要悬了

界面 2019-09-24 09:18:46

老板被李嘉诚基金会提破产申请,这家造车新势力要悬了

2019年是新能源汽车发展的又一个关键之年。虽然增长速度与之前的高歌猛进相比有所减缓,但今年前8个月,国内新能源汽车产销仍然增长超过40%以上。

但2019年好像又是造车新势力流年不利的一年。不管是造车的、不造车的,实现量产的和没实现量产的,日子好像都不好过。实现了量产的蔚来是卖的越多亏得越多,累计亏损已经超过170亿元,产品质量也频频被质疑。而没量产的一众企业则更是在烧钱和亏损中痛并不知道是不是快乐着。从近期举行的成都车展就可以看出,一向热衷于各种车展的造车新势力,这次只有8家参展,而只有爱驰一家企业拿出了新车。

进入2019年以来,就不断有造车新势力退出市场的消息曝出。而近日,李嘉诚旗下的李嘉诚(加拿大)基金会向五龙电动车主席及执行董事曹忠提出了破产呈请。五龙电动车旗下就是长江汽车公司,这个新能源领域的造车新势力这次是真的有点悬了。

老板成“老赖”

长江汽车是继北汽新能源公司之后第二个获得发改委批复纯电动乘用车生产资质的企业。当时,长江汽车成为中国最早一批取得发改委批文和工信部审核的双证造车企业。作为一个汽车行业内名不见经传的造车新势力,长江汽车当时可谓是名噪一时。

老板被李嘉诚基金会提破产申请,这家造车新势力要悬了

五龙电动车公司是长江汽车的母公司。自2010年起,李嘉诚多次增持五龙电动车股份。2015年8月,李嘉诚以每股0.46港元价格购入7.43亿股,一跃成为五龙电动车第三大股东。在2015年持股比最高的时期,李嘉诚曾一度拥有8%的股份,注入资金更是高达51亿元。

而此次,也正是李嘉诚旗下的李嘉诚(加拿大)基金会向五龙电动车公司主席曹忠提出破产呈请。李嘉诚基金会表示,基于曹忠无力偿还担保款项本金及利息,截至2019年7月欠款共超过11.9亿港元,故入禀法庭申请其破产。

事实上,2018年年中五龙电动车就曾多次披露,曹忠因为公司股价下跌及其流动资金问题,部分持股遭经纪行连环斩仓,曹忠的持股量由11.86%降至9.79%。其后,五龙电动车曾于2018年7月、10月及2019年3月多次配股,分别集资1.03亿元、2.34亿元及3950万元。至今年7月,曹忠辞任五龙电动车首席执行官一职,但仍留任为执行董事及主席。据公司年报显示,曹忠持有五龙电动车约6%股权。

五龙电动车公司信息显示,由于破产呈请目前还处于起始阶段,公司暂时还未经曹忠取得足够资料,以分析对集团的影响。公司将持续跟进破产呈请的进展,并适时向股东更新情况。

老板被李嘉诚基金会提破产申请,这家造车新势力要悬了

“超人”也不灵了

曾经的李嘉诚和五龙电动车以及曹忠本人有过一段蜜月期。2001年,曹忠受命掌舵首钢香港,担任旗下4间上市公司高层,曾带领公司脱离金融风暴困境。而在此期间,曹忠也因此与李嘉诚结缘。曹忠曾被李嘉诚称为“内地派来香港任职最优秀的企业家之一”。

老板被李嘉诚基金会提破产申请,这家造车新势力要悬了

随后曹忠离开首钢,建立中聚电池,并在2014年5月更名为五龙电动车。之后,李嘉诚就成为五龙电动车的一个主要股东。根据港交所资料,李嘉诚曾在2015年增持五龙电动车6.07亿股,股权由4.68%升至7.96%,成为公司当时第四大股东。

李嘉诚的加持不仅带来了资金的支持,更重要的是吸引了更多投资者的眼光,长江汽车一时间成为了不差钱的存在。

左手资质、右手资金,有了这些硬通货垫底,长江汽车在2016年前后投资建立贵州长江生产基地,并且随后加速扩张,在多地建厂、投资,甚至押注电池上游材料、电池设计等电动车产业链。然而,追求快速扩张中埋下的“隐患”,终于在产业下行之际爆发。

由于产品竞争力不足,公司连年亏损,困局下的长江汽车已经到了难以维持的地步,深陷欠薪、停产等风波之中。

老板被李嘉诚基金会提破产申请,这家造车新势力要悬了

包括贵州长江、杭州长江、成都长江等五龙电动车旗下企业都被爆出欠薪、停产。员工基本上都欠了好几个月的薪水。众多员工走上了讨薪之路,有的员工在公司门口直接拉起了横幅讨薪,有的甚至向劳动监察部门投诉。

在造车新势力开始洗牌,合资车企逐渐发力的背景下,长江汽车没有与时俱进,没有真正拿得出、打得响的产品,也没有自己的技术硬实力。随着环境收紧,补贴退坡,长江汽车迅速走向衰落,或许会成为最早退出市场的新能源造车新势力。

造车是个技术活

作为最早取得新能源汽车双资质的企业,长江汽车所占的先机,本来很大程度上给了它足够的时间来研制新产品,研发新技术。但是,拥有良好先机的长江汽车却没有发挥出它的优势。

号称拥有“三电”核心技术及整车系统集成方面的各类专利210项的长江汽车,在迅速拿下杭州、贵州两个生产基地后,却在产品端相当的不迅速,至今未拿出过真正具备硬实力的产品。

2016年,长江汽车就发布了小型SUV逸酷,计划能够实现在线安装安卓系统应用程序等。但这款产品从设计到计划推出上市,已经花费了太多时间。直到2018年北京车展,才亮相了三款概念车,至今都没有发布量产的新车。

老板被李嘉诚基金会提破产申请,这家造车新势力要悬了

造车是个技术活,随着互联网、信息化技术的不断提升,汽车行业的技术也是在不断发展,稍有考虑不周,就可能被市场淘汰。

不仅造车的技术不好,造车的理念还不专一。长江汽车总是游离于主流业务之外。

其先是与山东低速电动车企业汉唐汽车达成战略合作,在技术研发、生产制造、营销创新、大数据应用等方面进行合作,共同研发、生产微型电动车。但背景是,低速电动车管理办法迟迟未能出台,合法身份得不到认可,众多制造企业都在向乘用车领域转型。

老板被李嘉诚基金会提破产申请,这家造车新势力要悬了

再有就是,长江汽车自己的产品还没有搞定呢,却又忙着给零跑汽车做起了代工。可零跑自己还没谱呢,最后,长江汽车自然也是西瓜、芝麻都没抓住。

老板被李嘉诚基金会提破产申请,这家造车新势力要悬了

手握“双资质”的长江汽车,最重要的事情是造车。但长江汽车一直未能将自己的产品真正推向市场,更缺乏令人吸引的设计和硬实力,反而在一些枝枝节节上浪费力气,可以说是起了个大早,赶了个晚集,错过了新能源车发展的红利期。

随着近年来汽车业发展转型,如长江汽车一般的新造车势力如雨后春笋般不断出现。而这些新造车势力普遍在技术、网络、服务等方面的积累比较缺乏,主要是靠着资本的推动得以迅速扩张。但资本是把双刃剑,一旦出现资金链断裂,这些造车新势力垮台就是分分钟的事情。

据新能源汽车国家监测平台统计,截止到2019年3月,国家平台累计注册新能源整车企业达到635家。

而这635家造车企业,目前有整车制造能力的不足30%,有量产交付能力的不足20%。国内新能源汽车全产业链的累计投资已超过2万亿人民币。这2万亿,除了催生出一堆车标外,真正能在大街上跑的没有几家。新能源产业泡沫已经比较严重,今明两年将是新能源汽车产业大洗牌的阶段。

相关车型

还有3个信息需要填写哦~
底价将以短信的形式发送到您的手机
个人信息不会泄露给第三方
获取底价

热门评论

猜你喜欢

微博
微信
朋友圈
关闭
文章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