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网

东埔夜宿,云雾山中那猎奇与迷离的幻境,犹似童话世界

文楚网官微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玉山是阿里山的姊妹山,两山山脉走向均由东北向西南狭长地斜置于台湾的中南部。玉山主峰海拔3952米,为台湾的百岳之首,也是雄踞东北亚的第一高峰,比终年积雪的日本富士山高176米。

玉山气候四季分明,景色各不相同。春夏芳草萋萋,山坡一派葱绿;秋季山花缤纷,到处野果飘香;冬季冰雪覆盖,山峰洁白晶莹。玉山主峰是登山爱好者的理想胜地,但登山必须经申请批准,并且要避开台风雨季,规定登山路线,测检身体,配足装备和结伴而行,以保证登山者的人身安全。

离开阿里山后,我们乘坐的大巴车便冒着浓浓雨雾,沿着狭窄的云中公路,朝玉山山脉的莽莽群山深处钻去。

大巴车行驶的路线,是从海拔两千多米的山半腰劈出来的新中横公路。公路坡陡弯急,两侧多是悬崖绝壁和深渊壑谷,坐在靠车窗边的人,都感到有些头晕目眩。

大巴车驶上了新中横公路的最高处。这里有一小块平地,平地的中央竖着一块大理石碑。石碑上写着"玉山森林公园"几个白色大字。公路的外侧设置了用圆木构成的护栏和观景台。站在观景台上眺望远处的群山,满眼尽是洁白的云海。那云海随着风向缓缓飘移,填满了壑谷,掩蔽了山峰。回头再望阿里山,早已被云遮雾罩,不知隐藏于何方。

大家都冒着茫茫雨雾,拨开浸满露水珠的深茅,来到观景台弄姿留影,并饱览那波澜壮阔的云海奇观。

再往前走,有一处半人高的长形土台,土台四周围着铁链护栏,中央矗立着两株参天古木。小爱介绍说:"这两株红桧木叫夫妻树,是玉山森林公园的著名景观。"

可惜的是,这对恩爱夫妻在赏尽人间春色后,于四十年前一场因雷击而引发的森林大火中焚毁。如今的夫妻树,只剩下两具光秃秃的巨大躯干,而当年满树繁枝茂叶形成的华贵树冠,则早已荡然无存了。面对这对已经作古的旷世患难夫妻,大家均感到怅然欲失,叹息不已。

这时,雾越来越浓,天越来越暗,浓密的雨雾已汇聚成密集的雨滴。大巴车前能见度极差,只剩下四五米的视线。司机是一位胖胖的中年汉子,他紧握方向盘,全神贯注地盯着前方,小心翼翼地开着大巴车一步一步往前移。

在濛濛雨雾中,感觉到大巴车正在下山。陡峭的悬崖上有涓涓细流,正顺着石壁哗哗流淌。大巴车在崇山峻岭间冒着茫茫雨雾左旋右转,不知行驶了多长时间。那蜿蜿蜒蜒的山间公路被两边的高山所羁绊,似乎永无尽头。

这时,雨越下越大,沉重的雨点砸在车顶棚上,发出"嘣嘣嘣"的声响。公路上渍满了水,大巴车开过去,车轮将渍水碾得两边飞溅。远处高山上白练似的瀑布凌空而下,一落千丈,飞珠溅玉,蔚为壮观。

终于,大巴车从山上开进了峡谷。河谷中早已涨满了水,浑黄的河水奔腾咆哮,浊浪滚滚,发出的声响在峡谷间回旋震荡。桥梁已被冲毁,大巴车只得绕道行驶。

大巴车在深山峡谷中弯弯绕绕,不知行驶了多长时间。下午五点半,终于来到了我们住宿的地方——东埔帝綸温泉大饭店。

东埔位于玉山脚下,海拔1200米。这里两边都是高耸入云的山峰,谷底是一条水流湍急的河流。东埔小镇悬挂在大峡谷一侧的斜坡上。峡谷对面是一条绕山公路,有一段被山体滑坡冲毁。若是修复,路基要从谷底夯起。峡谷两侧,有些零散的民居,他们的住房均用巨石垒起高高的基墙。即使这样,也保不准哪一天被山体滑坡和泥石流给摧毁。可见,这一带的山民生存得何等艰难。

东埔地方很小,充其量不过是千人小镇,在台湾地图上几乎找不到它的具体位置。但东埔的地理位置实在是太重要了,它是玉山风景区的一处重要接待站,是新中横公路上的一个主要落脚点。同时,它还是台湾中部的一处著名温泉度假村。在东埔小镇上,除我们下塌的帝綸温泉大饭店外,还有东埔大饭店、东光大饭店、胜华大饭店、玉山楼餐厅、观瀑楼旅社和沙里仙度假大饭店。走到镇上一看,真是高楼林立,商店、酒楼鳞次栉比。

东埔还是一个重要的旅游区,它以温泉和山林瀑布而闻名。它周边的风景点有云龙瀑布、乙女瀑布、彩虹瀑布情人谷、沙里仙茶园和父不知子断崖。这里还有四季花卉和数不清的热带水果。东埔的温泉源于望乡山山麓,泉水属无色无味,可饮可浴的弱碱碳酸泉。浸泡其中,可享受舒筋活骨、养颜美容之效。当然,东埔最豪华的温泉浴还要数我们下塌的帝綸温泉大饭店洞窟式的水疗温泉。

外来旅游的客人,对东埔最感兴趣的还是生活在这里的布农族部落的纯朴风情。布农族为台湾典型的高山民族,是台湾原住民十大民族中人口最多,分布最广的一个民族。他们聚落散居于台湾中部海拔1500米的高山上,生活居住移动幅度最大。

见时间尚早,雨又停了,大伙儿便三三两两走出帝綸温泉大饭店,来到街上散步。东埔小镇只有一条主街,而且又短又窄。街道建在一道斜坡上,路面全由青石板铺成。一场大雨过后,街道上到处都被冲涮得干干净净。街道两侧青石板下的排水沟里,哗哗啦啦地流着清亮的山泉。

东埔镇小归小,但很繁华。街道两边楼房很多,店铺密集,最多的还是旅馆、酒店、小吃店和水果店。我和妻随便走进一家"东埔土特产"商店,柜台上摆放着各色各类的茶叶。另外,还堆放着大包小袋的木耳、香菇、竹笋和许许多多说不上名的本地山野菜。

走进另一家商店,这是一家干果店,大瓶小瓶里装着各类干果,还有许多精制果脯。一打听,价格都不贵。从内蒙二连浩特政协来的老邢,仔细挑选了几袋果脯,说:"给小孙子带点台湾的土特产!"

还有一家店铺卖的物件很稀奇,全是一些木制的小手工艺。如手握健身器,脚底按摩器,搔痒痒的"老头乐"等等。每件都小巧玲珑,制作精细,样式美观,既可当工艺观赏,又可健身利用。

我和妻来到后街,见有一道长长的陡峭阶梯。我们顺着阶梯拾级而上。上完阶梯,见有一片操场,两排教室。操场边缘有块大理石碑,碑的上方有一副巨大的弓箭。那张弓和弦拉如满月,带红簇的箭杆架在弦上,一触即发。大理石碑上有县长林示罗的亲笔题字:"南投县信义乡东埔村国民小学。"

哎呀!闹了半天,这东埔原来只是一个村呀!

学校已经放学,大部分学生已经离校。只剩两男两女四名小学生,可能是刚做完卫生,背上书包正准备离校。

我提着相机走上前,对几名小学生说:"小朋友,我们从祖国大陆来,咱们一起合张影吧!

四名小学生没有立即回答,但也没有回避,而是相视着笑了笑。妻走了过去,四名小学生立即围在两旁。一个小女孩还举起手,做了一个"V"字的顽皮动作。正准备揿快门时,旁边一只漂亮的小花狗也摇着尾巴跑来,站在小女孩身边,为这张合影增加了一名成员。

离开学校时,我和妻对几名小学生说:"小朋友,谢谢你们!"

"再见!"那几位小朋友也朝我们挥了挥手。

我们将小镇转完,回到帝綸饭店。这时,天色已晚。夜幕降临。小镇上的电灯亮了,远看,似从天上散落在深山峡谷里一颗颗灿烂的珍珠。

夜深了,喧闹了一天的东埔小镇进入了梦乡,峡谷里显得很寂静。泡了温泉澡,我和妻睡得很香甜。睡梦里,隐隐约约听得见山间泉水奏出的小夜曲和峡谷对面偶尔传来的一两声鸡鸣狗吠声。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 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布后的30日内与 新浪网联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