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网

陈情令:长姐如母江厌离

元气女文青月小牙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看过《陈情令》的人都知道,魏无羡年幼丧母,这使得他孩提时节一度流离失所,性格卑怯。

所幸老天对魏无羡关闭一扇门的同时,也为他打开了一扇窗户。魏无羡虽然年幼丧母,但他后来的成长过程中,有幸遇上师姐江厌离。

说起来有趣,魏无羡在云梦江氏长大,他的师姐江厌离和好兄弟江澄生母虞紫鸢之前健在。可虞紫鸢是江厌离和江澄的母亲,却决不会是魏无羡的母亲。

原因很简单,虞紫鸢一直对江枫眠和魏无羡母亲藏色散人早年的感情纠葛而吃醋不已。剧中几次登场时都非常针对魏无羡,要么话语间阴阳魏无羡,要么借机教训魏无羡,毫不手软。

不过瞅瞅虞紫鸢和儿子江澄那一脉相承的臭脾气,倒是庆幸虞紫鸢没把魏无羡当儿子,不然魏无羡恐怕也要染上虞紫鸢的臭脾气了。

好在江厌离虽然是虞紫鸢的女儿,但性格偏向父亲,沉稳包容,沉稳地包容着魏无羡的活泼爱闹。只是比起父亲,阿离还会多出一碗莲藕排骨汤。

魏无羡就说过,师姐的莲藕排骨汤,是世界上最好喝的莲藕排骨汤。

好喝的原因固然是江厌离做得美味,但关键还是这莲藕排骨汤背后,有着家的味道。

想想魏无羡第一次喝江厌离做的莲藕排骨汤,是在初来莲花坞,江澄大发脾气,吓得魏无羡连夜出走,又被江澄拜托江厌离找回来那次。

原著小说里就有个细节,江厌离找到魏无羡后,背着他回家,不曾想半路遇上自己弟弟江澄,两个弟弟都同时黏在同样年幼的江厌离身上。

江厌离嘴上说着自己带两个弟弟回去太累了,但还是一步一歇地把弟弟们带了回去,回到家还连夜做了莲藕排骨汤给弟弟们。

剧中没采用这段情节,而是改写成江澄拿着莲花灯在前面引路,江厌离背着魏无羡在后面走。

但无论是小说里还是剧中,后来的结局都是江厌离背着魏无羡回到莲花坞后,又连夜专门做莲藕排骨汤给两个弟弟。

当年幼的魏无羡在折腾了半宿后,喝着那碗暖暖的莲藕排骨汤,尽管他来到莲花坞已经有一阵子了,但恐怕在那一刻,年幼的魏无羡才真正把莲花坞当成自己的家。

让魏无羡第一次把云梦江氏当自己家的人,可能不是慈爱的江枫眠,不是好兄弟江澄,而是这个温柔又会做好喝的莲藕排骨汤的师姐江厌离。

想想母亲对孩子的疼爱,也多是从照顾吃喝开始。而妈妈做的食物,是多少人生命里念念不忘的味道。

除了给魏无羡做美味的莲藕排骨汤,江厌离也关心和牵挂着魏无羡。

当魏无羡成为夷陵老祖后归来,其他人或敬佩或非议魏无羡,江厌离却忧心忡忡地和蓝忘机讨论着对魏无羡的担心,颇有几分慈母为儿子操心的模样。

最能体现江厌离母亲特质的,大概是剧中,由于金光善和金光瑶父子的陷害,魏无羡即将离开云梦江氏,当时江厌离就做了一个奇怪的梦:

梦中,阿离在莲花坞的码头,眼看魏无羡乘着小船就要回到莲花坞,登岸和自己团聚了,姐弟俩还隔空打着招呼。

奇怪的是,小船却没有像预想的那样靠岸,反而载着魏无羡和莲花坞擦肩而过,然后越行越远……这个情节自然是在暗示后来的悲剧故事,渲染气氛。

其实借噩梦或凶兆去暗示重要角色(一般是主角)接下来要遭遇的不幸,从而制造悬念,吸引观众,在很多影视作品都有类似的设定,并不奇特。

但特别的地方在于,一般做这样梦的女性,多是主角的母亲或恋人,其中母亲的概率会高于恋人。原因也很简单,母亲和恋人最关注主角,而母爱往往胜于恋人间的情爱。

从江厌离和金子轩的婚恋来看,江厌离和魏无羡之间并不是爱情。剧中却用江厌离的噩梦去预示魏无羡接下来被逼出走,在某种意义上,江厌离相当于魏无羡的母亲。

唯有母亲,才会这么牵挂和关心魏无羡。江厌离也的确给了魏无羡母亲一般的疼爱。

江厌离性格温顺,面对金子轩的数次无礼,哪怕是当众被冤枉斥责,她都泪水涟涟,不懂得为自己辩解,让人看了着急。

可这样一个怂包江厌离,看到有人羞辱魏无羡,却不惜当众厉声喝止,反过来把平时能言善道的魏无羡感动得说不出话。

难得的是,江厌离也像母亲对孩子永不言弃那样,始终对魏无羡不怨不弃。

江澄认为是魏无羡逞强出头导致云梦江氏灭门,魏无羡也自责不已,江厌离却不怨怪魏无羡,反而为魏无羡的自责而生气。

哪怕后来江厌离的丈夫金子轩表面上因魏无羡而死,江厌离不顾危险去寻找魏无羡,也只为了告诉他,我不怪你。

只可惜,这样温柔明事理的江厌离,因为孟瑶的野心和诡计,和她的丈夫一样,英年早逝,像魏无羡的母亲留下孤零零的魏无羡那样,留下自己刚刚足月的儿子金凌。

想想江厌离对弟弟魏无羡都这么好,她如果一直活着,应该会对独子金凌更好吧?

我是元气女文青月小牙,做娱评中的泥石流。原创不易,侵权必究。图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联系删除。你怎么看呢?

发布于:海南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 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布后的30日内与 新浪网联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