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需要开启JavaScript体验 >>

共享事业流年不利,石家庄共享汽车嗖嗖开呗陷入“危急时刻”

小新谈车03

关注
共享事业流年不利,石家庄共享汽车嗖嗖开呗陷入“危急时刻”

共享事业流年不利,石家庄共享汽车嗖嗖开呗陷入“危急时刻”

文/河北省诚信建设促进会315特别行动小组

共享却不能共赢

2018年,对于一猛子扎进共享事业中的创业者和投资人来说,似乎正在遭遇流年不利的困境——

与共享汽车品牌途歌出行命运相似,在2018年遭遇停摆变故的还有巴歌出行、麻瓜出行、中冠等共享汽车项目。这些项目似乎有一个共同的宿命,开始的时候热热闹闹,结束的时候却无一不是押金难以退回,客服电话无人接听,涉事企业人去楼空。

共享事业流年不利,石家庄共享汽车嗖嗖开呗陷入“危急时刻”

石家庄:嗖嗖开呗陷入“危急时刻”

共享单车、共享汽车、共享充电宝……几年前,在大家都盯住共享经济风口的时候,作为内陆城市,石家庄也有人一脚踏入了共享市场,希望能够搭上共享经济(实质是分时租赁业务)的快车。

秦明集团,是石家庄共享汽车项目“嗖嗖出行”的开发者和拥有者。从秦明集团的官方网站可以看到,作为项目方,他们把共享汽车项目分解成了嗖嗖开呗、嗖嗖租赁和嗖嗖网约车三个板块。根据其对项目的设计,显然是希望借助嗖嗖开呗主打公共出行业务,借助嗖嗖租赁主打个性出行服务,借助嗖嗖网约车打造专业出行大平台。作为实现上述业务的载体,他们选择的是新能源汽车。

共享事业流年不利,石家庄共享汽车嗖嗖开呗陷入“危急时刻”

于是,嗖嗖开呗凉了的消息得到迅速传播,等到用户发现嗖嗖开呗已经无法退还押金的时候,大家突然明白——自己也许是被骗了。

共享事业流年不利,石家庄共享汽车嗖嗖开呗陷入“危急时刻”

内情,你永远也猜不到

2017年9月,当嗖嗖开呗共享汽车登陆石家庄的时候,许多石家庄市民对此表现得很兴奋,其中,主要还是对石家庄的共享汽车市场抱有期待。但是让人没想到的是,仅仅一年多时间,嗖嗖开呗就在共享汽车市场遭遇了滑铁卢。

共享事业流年不利,石家庄共享汽车嗖嗖开呗陷入“危急时刻”

而在2018年18日秦明集团以“盛誉十载,再启新程”为主题、规模高达500人的客户答谢会上,不仅请来了台湾人气明星张信哲站台,创始人秦少杰更许下了“深耕新兴服务、不忘社会责任、与各界携手开启全新秦明生活”的诺言——在过往的时间里,秦少杰也确实参与了不少公益活动,包括资助贫困大学生等。

但启动嗖嗖开呗共享汽车项目之后,时间未满一年,秦明集团就遭遇了天大麻烦。

共享事业流年不利,石家庄共享汽车嗖嗖开呗陷入“危急时刻”

根据知情人介绍,在嗖嗖开呗运营之初,秦少杰和他的秦明集团在这个项目经营和融资上就有点跑偏。本来准备投放市场400辆嗖嗖开呗共享汽车,按照10万/辆进行融资设计的话,只需要融资四五千万就可以满足项目运营,但秦明集团最终却通过共同筹集购车资金的名义吸纳了公众资金1.4亿多元,涉及数百名普通投资人(据估计在700—1000人之间),投资最多的达上百万元,最少的也在5万元以上,秦少杰和他的秦明集团为此给出的是月息1%、年化12%的投资回报。

共享事业流年不利,石家庄共享汽车嗖嗖开呗陷入“危急时刻”

究竟是谁推倒了嗖嗖开呗的多米诺骨牌?

在发现押金难以退回之后,一些用户开始寻求维权,这就像一个火种被点燃,嗖嗖开呗的问题开始全面爆发,维权者自发聚集在了一起。于是,有关秦明集团嗖嗖开呗的负面信息迅速开始传播。

而在用户和投资者维权过程中,维权代表试图与秦明集团创始人秦少杰进行谈判,却一直未果。到后来,维权者约谈秦少杰逐渐变得困难起来。在这种情况下,很多把多年积蓄投资到嗖嗖开呗项目上的投资者,因为临近年关急需用钱,却看不到收回投资的希望,逐渐变得焦躁起来。

共享事业流年不利,石家庄共享汽车嗖嗖开呗陷入“危急时刻”

于是,有人选择到派出所报案。同时,仍然在试图与秦少杰进行更为直接的谈判,希望能够顺利追讨回资金投入到嗖嗖开呗项目上的资金。在维权过程中,不知道有多少人心里一直吊吊着,因为至少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一个人敢说,自己能够看到秦少杰还钱的希望。

究竟是谁推倒了嗖嗖开呗的多米诺骨牌,河北省诚信建设促进会315特别行动小组会继续关注。

微博
微信
朋友圈
关闭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