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网

U23亚洲杯开赛在即 亚洲诸强全方位备战

异宝文化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U23亚洲杯

全方位备战

第五届U23亚洲杯赛即将于6月1日至19日在乌兹别克的塔什干与卡尔希两地举行,参赛的16支球队已经陆续展开准备。由于中国99年龄段U23国足退出了去年10月在塔吉克进行的预选赛阶段小组赛,也就没有资格参加决赛阶段比赛。而且,随着9月杭州亚运会的延期,中国U23国足就只剩下7月的东亚杯赛一项国际赛事。作为未来的对手,亚洲诸强目前已经全面展开行动,为即将到来的U23亚洲杯进行准备。对照一下中国U23队的现状,再看看亚洲对手动态,或许我们可以更加感受到中国足球处境之艰难。

1

东道主以联赛备战

作为东道主的乌兹别克队,球队的备战一直没有停止过,因为该队从去年开始就整队参加乌兹别克国内的甲级联赛,并最终获得了第三名、取得超甲附加赛资格。结果,在附加赛中战胜对手,今年升入了超级联赛中。乌兹别克新赛季联赛从今年3月开始,乌兹别克国奥队就开始与超级联赛队伍过招,迄今为止已经战罢8轮。而在国际足联指定的国家队比赛窗口期间,乌兹别克国奥队再补充征召其他队伍中的适龄球员,前往阿联酋参加了迪拜杯赛。

今天(20日),乌兹别克再次征召超级联赛中的适龄球员,组成正式的参赛队伍,开始为U23亚洲杯展开最后冲刺。在这次公布的30人名单中,参加超级联赛的原奥林匹克队当然是“大户”,共有21人,另外像征战今年亚冠联赛的棉农队与纳萨夫队各有4人与3人入选;三名在俄罗斯等海外效力的球员也应召入队。在出战U23亚洲杯赛之前,乌兹别克队将不再安排热身赛,但在5月25日,球队将继续参加一轮本国超级联赛。

乌兹别克在6月1日的小组赛首轮中的对手土库曼U23队则是有史以来第一次获得决赛阶段比赛资格。5月16日,全队已经飞往土耳其安塔利亚展开为期半个月的集训,期间将安排两到三场热身赛,然后从土耳其直接飞赴乌兹别克参赛。

同来自中亚的另一支劲旅伊朗队,目前在前著名球星马达维基亚的指挥下,已经在5月17日展开集中,并定于5月22日前往巴格达进行为期一周的集训。此次伊拉克之行最主要的目的则是与同样将参加U23亚洲杯赛的伊拉克U23队进行两场热身赛。在热身赛结束后,伊朗队将直接奔赴乌兹别克,准备6月1日小组赛对阵卡塔尔队。

卡塔尔队在今年3月下旬前往阿联酋参加迪拜杯赛后,因智利籍主教练科尔多瓦被俱乐部拉扬队所借用,因而队伍就一直没有再组织集训。在科尔多瓦指挥拉扬队获得亚冠联赛小组赛出线权后,结束了与拉扬俱乐部的合同,重新回到U23队伍的主教练岗位上。随即,科尔多瓦便率U23队前往阿塞拜疆的巴库,展开为期三周的集训,并定于5月21日返回多哈。按照计划,卡塔尔队将在5月23日、26日与约旦队进行两场热身赛。在热身赛结束后,卡塔尔队将奔赴塔什干,准备与伊朗队的首场比赛。

2

科威特受困学年考试

约旦队则将在明天(21日)抵达多哈,在这里设立为期一周的训练营,期间与卡塔尔进行两场热身赛。而在5月17日,球队已经在安曼集中并展开备战。5月28日,约旦队将从多哈直接飞往乌兹别克,为6月1日对阵伊拉克队的比赛进行最后准备。

伊拉克队在捷克教头斯科普的指挥下,今年已经先后组织了1月的土耳其拉练、3月阿联酋集训并出战迪拜杯赛,并参加了多场热身赛。此番球队已经在巴格达展开了为期一周的集训,相比以往,此番阵容中除了召入本土球员之外,众多在海外效力的伊拉克后裔在拿到了伊拉克护照后将随队出战,人数大约在六七人。这些已经在欧洲职业俱乐部中打上比赛的球员或许将会令伊拉克队成为本届赛事的一匹“黑马”。按计划,球队将与到访的伊朗队进行两场,然后将直接奔赴乌兹别克参赛。

相比而言,科威特队的近况不是很理想。今天(20日),科威特队已经启程前往阿塞拜疆,但球队只有20人出行,国内有差不多20名适龄球员拒绝出战,原因是:科威特教育部组织的学年考试就安排在5月底、6月初,如果这些球员跟随科威特U23队参加集训、比赛,则将错过学年考试,也就可能无法升学或毕业。先前,科威特足协曾与当地教育部展开协商,能否将学年考试延后,但遭到拒绝。无奈之下,科威特足协只能向亚足联提出申请,要求重新填报参赛大名单,因为原先提交名单中的球员需要参加国内考试而无法代表球队出战。

目前,由于科威特国内的国王杯赛将进行决赛,另外还有两支俱乐部球队在参加亚足联杯赛小组赛,在本月25日,四家俱乐部的球员才能够赶赴阿塞拜疆与球队会合,球队才能最终敲定出战U23亚洲杯赛的名单。这将严重影响到球队的备战。

至于科威特队的第一个小组赛对手澳大利亚队,5月23日,所有球员将直接前往乌兹别克报到,球队将直接在塔什干展开集中。这之前,球队在国内就没有组织过集训。不过,需要随俱乐部参加联赛最后阶段比赛的国内球员,则可以在完成比赛之后再赶赴球队报到。在参加正式比赛之前,球队将不会安排正式的热身赛。

3

东南亚三队忙于东运会

韩国队是上届赛事的冠军,此番虽然以卫冕冠军身份参赛,但主教练黄善洪的压力不小,最主要是受国家队备战世界杯赛的影响,无法将全部最好的球员征召到U23国足。5月16日,黄善洪公布了最后参赛的23名球员名单,效力于西甲马洛卡的李刚仁首次入选这支99年龄段U23国足,而效力于奥地利林茨队的洪铉锡以及效力于瑞士草蜢的郑相斌等海外球员也将随队出战。作为2019年波兰U20世青赛的亚军,韩国队此番征召了9名亚军队成员,除了李刚仁之外,像吴世勋、严原上、曹永旭等也全部榜上有名。按照计划,韩国队定于23日在仁川国际机场集中,然后直接乘坐航班飞往乌兹别克,并在那里展开赛前备战。

韩国队小组赛中的三个对手泰国队、越南队与马来西亚队则正在越南参加第31届东南亚运动会男足赛。昨天(19日),东运会半决赛结束,越南队在拥有3名超龄球员的情况下,凭借着超龄球员阮进灵第110分钟的进球,以1比0险胜马来西亚,而马来西亚队则是纯99年龄段队伍出战。泰国队则在另一场半决赛中同样经过加时赛以1比0险胜印尼队。5月22日,泰国队与越南队将争夺本届赛事的金牌,而大马队则将与印尼队争夺铜牌。

东南亚运动会结束后,大马队将直接几乎以原班人马前往乌兹别克出战U23亚洲杯赛,但越南队和泰国队则将换帅、换将。作为国家队的主教练,朴恒绪将是最后一次身兼U23国足指挥队伍参赛,而他物色的接替者孔五均(Gong Oh-kyun)则在朴恒绪指挥U23队参加东运会的同时,组织了第二支队伍在河内展开备战,为U23亚洲杯以及杭州亚运会进行准备。在东运会结束之后,孔五均将部分参加东运会的球员召入麾下,然后出战U23亚洲杯。

与越南队相类似的是,指挥参加东运会的泰国队主帅、巴西人波尔金是临时领命率队出战,主要是因为原主教练斯里马卡率U23国足在3月份的迪拜杯赛上表现不佳,被球迷喊“下课”。在东运会结束后,斯里马卡将率U23队出战U23亚洲杯赛,而波尔金则将回到泰国国家队,率队参加亚洲杯预选赛。

因而,在未来的U23亚洲杯赛上,此番进入东运会男足决赛的泰国队与越南队或许未必能够有良好表现。

4

日本纯国奥出战为练兵

作为2018年99年龄段U19亚青赛冠军,沙特队无疑是本届的夺冠热门之一,但受国内联赛赛程的影响,球队无法组织正常集训。除了3月下旬利用国家队比赛窗口在国内组织过一次集训之外,球队至今未能成军。只能是赛前临时组队出战。

情况类似的还有阿联酋队,因数天前总统去世,国内联赛也不得不延期,球队无法正常展开集训,只能是等待联赛全部结束之后,球队有一周左右的时间展开集训,随即马上出征乌兹别克。

相比而言,塔吉克队则因为国家队需要参加亚洲杯预选赛,国内联赛已经暂停,U23国足也已经展开集训。

至于日本队,此番参赛的是2001年龄段U21国青队,是为2024年巴黎奥运会练兵。本月9日至11日,日本队在国内组织了一次飞行集训,并与全日本大学生队进行了一场热身赛,结果以0比2失利。不过,日本U21队虽然较本届赛事的参赛队平均年龄要小,但整体实力较强,在今年3月的迪拜杯赛上,日本队以2比0取胜沙特队,获得了冠军。

由于本届赛事并非奥运年龄段队伍,因而相比而言,参赛各队的备战情况并不算很理想,而且与奥运年龄段参赛的应届赛事重视程度也无法相提并论,但参加这种正式的洲际大赛,对年轻球员的成长而言,无疑将起到积极而深远影响。相比而言,中国的99年龄段球员就失去了这样的机会,从长远角度而言,显然不利于这些年轻球员接下来的发展。但受目前的现实情况影响,国内的99年龄段球员只能寄希望于即将开始的国内联赛中能够有更多的机会。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 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布后的30日内与 新浪网联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