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网

藏书的艺术形式与价值 今日推荐书籍《藏书的艺术》

六月出逃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作者:[英]约翰·威利斯·克拉克着

一、作者介绍:

[英]克拉克·约翰·威利斯(1833—1910),英国历史学家、剑桥大学研究员。1833年6月24日出生于剑桥,是该大学解剖学教授威廉·克拉克博士的儿子,也是罗伯特·威利斯教授的侄子。

他在剑桥伊顿和三一学院(1856年,学士),1858年成为研究员。1866—1891年任剑桥动物博物馆馆长,1891—1910年任剑桥大学注册馆长。

1875年,威利斯教授将《剑桥大学建筑史》的未完成手稿遗赠给克拉克,克拉克完成了该书的出版工作,并监督了该书的出版。

他于1910年10月10日在剑桥去世。

二、作品介绍:

《藏书的艺术》是一部2500年欧洲藏书物质文化史的开创性着作,作者为英国历史学家、剑桥大学研究员约翰·威利斯·克拉克。

全书围绕欧洲的藏书建筑、藏书制度、藏书装置、藏书类别、藏书插画以及众多藏书故事而展开,作者采用诸多图书馆珍藏的大量文献资料并结合实地考察后的第一手数据信息,系统梳理了2500年欧洲藏书建筑的历史变迁和藏书文化的图像记忆,讲述了人们因追求知识和真理而写书藏书并为此兴修建筑、创设制度、改进装置和设计工具,这一系列行为如何潜移默化塑造了敬畏阅读和尊崇智识的社会文化。

三、活着读后感:

《藏书的艺术》讲述的其实是欧洲早期图书馆以及藏书设施的发展及其演变过程。作者将研究的对象面向了欧洲,重点讲述了中世纪以后欧洲早期图书馆的各种变化,从这种变化中见证藏书的艺术。

特别要指出的是,这本书对欧洲早期图书馆中的藏书设施进行了详细的刻画描写,同时还有各种建筑结构的论述。为了方便读者领会,书里面加入了许多相关的配图或画作,对照图片,我们就不难想象,当时的人们到底是怎么藏书的了。

01.早期图书馆

《藏书的艺术》从尼尼微(西亚古城)国王亚述巴尼帕尔尼的王宫档案馆讲起,这座建筑存在于约公元前700年。距今已经2700年了,它应该是欧洲历史上最早的图书馆建筑。

随后作者还提到了哈德良大帝时期,雅典建造的第一座公共图书馆,以及罗马的公共图书馆。

这些地方不仅是供人们阅读、寻找参考资料的场所,也是文人们聚会的地方。

虽然欧洲历史上最早的图书馆可以追溯到2700年前,但这本书主要论述的其实是中世纪后期的欧洲图书馆发展简史。

这些图书馆往往与宗教相关,基督教和修道士群体都建造了早期的图书馆,同时他们还发展出了一套书籍制作以及保存的体系,并且出现了书籍管理员来保管书籍。

早在13世纪,在巴黎一家修道院图书馆,已经允许陌生人来参考和借阅书籍。世界知名的巴黎圣母院曾经也被当做图书馆,那里曾经既是教学中心,也是学习中心。

在修道院图书馆出现之后,早期的大学学院也开始建造图书馆。要指出的是,学院体系图书馆的建立事实上是对修道院影响的一种反抗。

但即便如此,学院体系图书馆依旧从修道院体系借鉴了许多东西,修道院的教规和实践影响到了学院体系。

在中世纪时期,所有的图书馆事实上都是面对公众开放的,只要出示足够的抵押品,书籍就可以被借出。

中世纪的图书馆还发展出了许多藏书的设施,比如书柜(罗马图书馆已经出现了书柜)、书链等。

在这本书里,并没有出现书架这个字眼,我们看到书里面关于书柜的配图就明白为什么了。在上千年的时间里,早期图书馆的书柜经历了很大的变化,出现过各种奇形怪状的设计,但和现代图书馆的书架依旧大相径庭。

15世纪是欧洲的“图书馆时代”,修道院、大教堂、大学以及各种世俗机构都在互相竞争,修建图书馆,储存书籍。

然而让人没想到的是,在接下来的16世纪,早期图书馆经历了一场灭顶之灾。在1536年—1539年期间,超过800间修道院遭到镇压,因而有800间图书馆遭到废弃。

曾经建立起来的图书馆体制几乎被一扫而空,建筑被拆除,材料被变卖,书籍要不被烧毁,要不就被当做最廉价的印刷品来使用。

在这场浩劫中,大学公共图书馆也未能幸免。

直到一个世纪之后,新的图书馆设备才开始重新露面,并得到了更大的发展。

02.文字是庙堂性的

《藏书的艺术》主要讲述的是公共机构群体下的图书馆发展史,在最后一章简略地提到了欧洲私人藏书馆以及名人的藏书雅事。

正如这本书的开头所说,最早的书籍贮藏室都与庙宇或宫殿有关,换言之,是贵族专属的。

这种现状在此后的上千年也依旧没有得到太大的改善。即便中世纪的图书馆面向公众开放,但事实上我们可以想到,那些有机会去往图书馆的人,基本都是上流阶级以及读书人。

想要去图书馆,首先必须得识字,仅仅这一条,就不是当时社会大多数平民可以享受到的。

费孝通先生在《乡土中国》中说,“文字本身就是庙堂性的,而非乡下人的产物,文字另有它发生的背景。”

这种现象不仅仅发生在中国,世界范围内都是如此。文字和书籍最开始面向的对象都不是平民。

甚至就连两年多年后的今天,在很多国家和地区,依旧有许多人无法接受教育,图书馆对于他们而言当然是个遥不可及的梦了。

由此可见,《藏书的艺术》所讨论的对象,并不针对平民。

不过在当代社会,现代图书馆几乎是面对所有人开放的,而且相比于中世纪时期,现代的图书馆才能真正算作是“对公众开放”。

但随着现代技术的普及,现在的书籍早已经随处可见,我们未必要去图书馆才能看书,绝大多数想看的书都能自己轻易买到。

于是在现代社会,私人藏书馆的数量在不断增加,当然,或许我们很多人的藏书远远不够能称为是藏书馆的地步,但“藏书的艺术”未必只是针对图书馆而言的吧。

03.中国图书馆发展简史

《藏书的艺术》有一个遗憾在于,它研究的对象只针对欧洲图书馆,对于欧洲以外的情况只字未提。

我在看书的时候就一直在想,咱们中国的图书馆发展简史也应该很有趣吧。

事实上,中国的图书馆发展简史最起码不晚于同期的欧洲,甚至更早。

目前有史可寻的中国最早的图书馆是商王室藏书馆。研究显示,商王朝已经拥有了我国迄今为止所发现的最成熟的文字体系,有了专门的典藏文献的处所,并建立了一定的制度。

老子则是我们最熟悉的早期“图书馆馆长”,《老子列传》记载,他是“周守藏室之史”,这个职务不单单是国家图书馆馆长,同时还是国家博物馆馆长。由此可见中国早期的图书馆也兼有许多其他的用处。

在老子之后,我们熟悉的太史令司马迁的职责之一便是掌管国家典籍,也多亏了职务之便,司马迁得以完成巨着《史记》。

而在私人图书馆方面,李清照与赵明诚夫妇的藏书于史有载。在南渡之时,李清照无法将青州故居十几屋子的珍藏悉数带走,最终选来选去,依旧多达15车,当然这其中并不单单是书籍。

以上这些故事充分说明了,咱们中国早期的图书馆也拥有漫长的历史,私人图书馆也不例外。要是将有史可寻的内容写成一本“中国版”《藏书的艺术》,想必也是一本很有趣的书。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 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布后的30日内与 新浪网联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