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网

热剧人物丨曲高位:不做「符号化」演员

龙猫宠物乐园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热剧人物丨曲高位:不做「符号化」演员

?

| 光希

曲高位觉得自己是个“六边体”,这是他在采访中突发奇想想到的定义。

从出道至今,他演过很多戏,《活着再见》里的卧底程建邦,《天盛长歌》里的宁齐,再到近期正在播出的《我知道你的秘密》。

这一路走来,坎坷必然是有的,但曲高位觉得没所谓顺或不顺,他自己做演员的,再清楚不过身上的优势和劣势,因此也就更加客观地去看待这个身处的大环境。

“每个人的人生都是不同的,拿别人的人生去衡量自己,那何必?所以做自己就好了。”

热剧人物丨曲高位:不做「符号化」演员

?

他只跟自己比,眼睛就盯在自己的角色上。每一个角色演完,总会在下一个角色上寻找新的突破,哪怕是接连两个类型相同的角色,他也得想方设法演出些不同。

曲高位始终清楚自己想要的究竟是什么,身在这个名利场,他把名利放得最低,角色对他来说才是顶上那一层。绝不做“符号化”的演员,这是他无论如何都不会妥协的部分,因此在圈子里摸爬滚打到现在,最终成了个“六边体”。

“我有棱角,同时也尽可能做到圆滑。棱角不会被磨平,但我也不希望这个棱角会伤害到别人。”

01

曲高位的拒绝“符号化”,被《我知道你的秘密》中的刑警队长罗池体现得淋漓尽致。

由于刑侦剧背景的限制,剧本对罗池这一角色的展现,大多是通过办案及问讯的过程,而非日常生活上的描写。所以如何通过办案这个单一的活动,来展现角色的多面性,就成了曲高位面临的第一个问题。

“细心的观众可能会发现,其实我对每一个问讯的人,针对他们不同的身份、不同的嫌疑程度等,我的态度和表现都是有所不同的。”

他希望能通过这些细微的差别,去体现罗池这个人的复杂性。

原因也很简单,大多观众认知中传统的警察形象,威严、正直、高大,对罗池来说,这就像一个符号,它深入人心,可也司空见惯。因此,曲高位希望能演出一个不一样的刑警。

热剧人物丨曲高位:不做「符号化」演员

?

“在我看来,罗池他三十岁多一点就当上了刑警队长,那他肯定是有自己的优势所在,但同时他也是不成熟的,年轻嘛,那两者结合,他就肯定会有一个自以为是、年少轻狂的状态在,哪怕并不明显。所以我也希望在整个戏过程当中,从开始到最后潜移默化地让观众看到,罗池他的成长,从一开始的,并不是什么事都能解决,但就要表现得自己很厉害,到最后越来越稳重,越来越成熟。”

这是曲高位自己的思考。他从自己的思考出发,在开机前做了不少的功课。

比如看大量的刑侦片,比对各种各样的刑警角色,甚至罪犯的神态与动作。在曲高位看来,

刑警这一工种的特殊性,导致他们与罪犯的人生紧紧相连,这就好比那句“当你凝望深渊,深渊也在凝望着你”,所以刑警本身,也应该有亦正亦邪的成分在。

他抓住这一特质,尽可能从细节上与“符号式”的警察打出差异化。

“比如在戏里边,罗池是无时无刻不在思考的,那更多就是心理活动,如何把这个心理活动通过面部表情表现出来,我是想做一种比较复杂的处理。有时候是一种看穿了一切的反应,有时候是没有达到自己的预期,那种不服输的反应。”

热剧人物丨曲高位:不做「符号化」演员

?

心理的复杂通过面部五官表现出来,表情自然而然也会染上复杂,从播出后部分观众的反馈来看,这份“复杂”背后的心思,也有一些并未准确地传达给观众,造成了观众对角色的误解,诸如一些“罗池眼神诡异”等的评价。

对此曲高位觉得,对于角色,观众有接受的,那就肯定有不接受的,这很正常。每一次尝试背后都有风险,

但如果说,为了让观众接受就去走捷径,去演一个大众认知中的“符号化”警察,曲高位说,他首先就说服不了自己。

“因为我个人是非常喜欢去挑战各种复杂的、不同的角色的,这也是我坚持到现在的一个初心。”

02

在角色演绎上,曲高位始终保持着一个清晰的思维。

他不会为了单纯的“去符号化”,便把自己的创意和想法一股脑儿地加进角色里,“

具体情况具体分析,针对一些角色的演绎,有时候反而是个做减法的过程。

就像他在《活着再见》中饰演的程建邦。

这是个成长经历及阅历都十分丰富的人,身为一名缉毒警察,他与搭档受命驻扎在金三角地区做卧底,常年周旋在阴狠狡诈的毒枭团伙里,过着刀尖上舔血的日子。

“面对这样一个阅历丰富,身世也非常复杂的人,我一开始也绞尽脑汁都不知道怎么演更好。后来导演跟我说,不要想那么多,越是复杂的人,有时候更要简单化处理。放松地去看待他,研究他,去做减法,负担没有了,反而就对了。”

热剧人物丨曲高位:不做「符号化」演员

?

或许也正是因为在每一个角色身上都投入着很多的精力与感情,因此当角色不能更加饱满呈现的时候,曲高位就不免有些遗憾。

对于罗池这个角色来说,曲高位的遗憾在于,缺少生活戏。

罗池的刑警队长身份,将他在戏中大篇幅的戏份集中在了办案之上,日常生活的戏份被删减,这个角色的多面性也不可避免缺失,整个人物便不再饱满。

“刑侦剧需要紧凑的节奏去抓住观众,所以日常生活的部分,就会有一定程度的流失。这对于演员来说,也是有利有弊的,只是对罗池,我觉得有些遗憾。”

他如数家珍地说了很多被删减的日常戏份,比如第一集,罗池和陆北辰去吃大排档,吃着吃着就看见顾初从远处走过来。用曲高位的话说,“爱着老陆”的罗池当然会借机撮合,把顾初叫来一起吃,巧就巧在当时的顾初,恰好也有这个心思,想跟陆北辰更加熟络一些。

“我看老陆不情愿,就从中调和他俩,这其实也是罗池性格另一面的展示。我就希望他俩能好,于是就说,干嘛你,人家姑娘想加你微信,你就快加人家,然后老陆还不愿意,踩我脚,给我使眼色。这段戏很有趣,可惜后来被剪掉了。”

热剧人物丨曲高位:不做「符号化」演员

?

而说起生活,作为生活中重要组成部分之一的感情,就不可避免被拎上对话桌。

这是曲高位又一个遗憾,且是他不仅限于《我知道你的秘密》中的遗憾。

“仔细想想,不光是罗池,好像近几年我在任何剧里,感情戏都挺少的。”

说起这个,曲高位笑着叹口气,他也想不到为什么大家都喜欢找他演单身汉,明明他是个感情非常之细腻,情感非常之丰富的人。

03

这句话不假,后来谈起日常生活,他字里行间中透着的细腻是掩不住的。

曲高位有个爱好,就是平常没事的时候,愿意呆在家里边鼓捣自己的家,时不时就增添些家具。不止落地灯、沙发这些大件儿,他更喜欢鼓捣一些如靠垫、沙发罩之类的小物件。

“包括绿植,我也会细心去呵护它们。”

这些“捣鼓”背后,还有不少趣事儿,曲高位自己没好意思再说下去,后来被他的经纪人给分享了出来。

“他最近刚搬了家,家里所有东西都是他自己花了两个月的时间,在淘宝上到处淘换来的,还货比三家,看哪家更便宜,哪家更优质。他这方面特别逗,什么都自己添置,包括一个碗、一双筷子,他还自己打飘窗柜。”

经纪人感叹,她第一次知道,飘窗柜原来是自己打的。于是后来,自认活得太糙的经纪人,开始向她的艺人要淘宝链接,“他总能找到各种好东西。”经纪人如是说。

曲高位享受布置家里的过程,瞧着温馨的布置,就会觉得生活特别美好。

他认为,只有自己打心底里觉得生活美好了,他才能把这份美好也带给自己的粉丝。

而问起与粉丝的相处,也就简单两个字,真诚。

热剧人物丨曲高位:不做「符号化」演员

?

我觉得粉丝像是另一个我,像另一个我在看着我。

我也时常会通过她们看自己,对我来说,这个过程里有监督、有鞭策、也有鼓励、欣赏和赞美。”

说起粉丝,曲高位还有一段至今也难以忘却的故事。

“这位粉丝一直是比较活跃的,然后有一段时间,她突然就不是很活跃了,后来才知道,原来那段时间她生病了,这件事她没有跟其他的粉丝说,大家都不知道。再后来,就在去世的前一段时间,她还发了一篇微博,她说,曲哥的《天盛长歌》播完了,罗队长马上就要来了,我不能掉队,得往上赶一赶。我看了这条微博,很多次,每次都觉得受不了。”

曲高位说,这位粉丝最终也没能看到罗池这个角色。这段话是平铺直叙着说出来的,到了最后,声音低下去,才露出些许不自觉的怅然。

热剧人物丨曲高位:不做「符号化」演员

?

再回顾演员这条路,似乎感触的,也并不止有演戏这一件事。这些年行业变动,年岁增长,顺与不顺在曲高位看来,其实真的不再重要。

“我一路走过来,什么是我想要的,什么是我该珍惜的,我一直都非常清楚。那就去把我想做的,我该做的,做到最好就够了。”

至于未来,曲高位没有想过,他选择将自己放在当下,着眼于当下。

比如——

“未来,你想成为一名怎样的演员?”

“多拍感情戏的演员。”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 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布后的30日内与 新浪网联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