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网

说散就散!苏宁和泰达的前车之鉴,新赛季的中超该如何启航

跟风远走丶mickychen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2021年的中超联赛注定是不平常的,再现“工资帽”,中性名,俱乐部欠薪……先后约6家俱乐部传出资金危机,年初的转会市场上也出奇的平静。万万没想到的就是,到中超注册限期的最后一天,所有的真相都浮出了水面。

天津津门虎(泰达)俱乐部的困难尤为严重,虽然暂时没有像江苏苏宁那样发出停止运营的公告,但是球队解散也进入了“倒计时”阶段。此情此景,类似一年前的天津天海队。一个月前,球队队长荣昊在网上公开集资,这也印证了球队处境困难的事实。资金困难,球员发声,政府托管……津门虎似乎正在步天海的后尘,两年两支天津球队解散,无疑是对天津球队的重大打击。

这支天津队参加中国足球顶级联赛25年,从当初有企业入股到亿利集团注资都未取下“泰达”这个名字,足协的中性名却让一切化为记忆,22载的名字,成为乌有。再从康师傅到泰达,再到津门虎,曾经的豪门却濒临破产。底蕴球队在新政下无法生存,这难道不是足球相关部门应该反省的吗?

同样陷入危机的还有河北队(华夏幸福)。近日,河北队被曝出将转让到唐山,双方正在商谈。如商讨融洽,俱乐部很有可能实行双主场的办法来进行下赛季的中超联赛。

最令人意外的一个当属江苏队(苏宁)。俱乐部的问题层出不穷,特谢拉出走,桑蒂尼和奥拉罗尤解约,埃德尔与米兰达大概率离队,老将朋友圈曝出俱乐部工资表代签。作为上赛季的中超冠军,这赛季却陷入解散风波。真就“上赛季夺冠,下赛季解散”,而实现“反向凯泽斯劳滕”吗?

另一边厢,足球管理者也不断地做动作。首先,新赛季中超联赛拟定于4月初开赛,联赛的转会窗口结束时间为2月28日,足协决定将内援转会期限延长一个月,外援转会期限不变。对于一些不确定是否递补进入中超的球队,考虑到外援人数不同的问题,或特开时间进行转会。

可是当递补球队再进行转会外援时,由于国家的入境措施,将进行14+7的“酒店生活”,这样,外援会来得及参加前几日的比赛吗?如果真的赶上了前几轮的比赛,没有与球队合练一段时间,状态可以吗?由此可见,这是中国足协相关部门对俱乐部不负责任的表现。

其次,如果要重启预备队联赛(新赛季将改名为U21联赛),俱乐部每场比赛可上场三名超龄球员。但是,由于“大环境”的影响,新赛季预备队联赛将实行“报名参加”式,能否拼凑到足够的球队参加,我们不得而知。

最后,职业联盟有可能将参加新赛季的联赛运营。也就是说,足协将与联赛脱钩,完全由联盟掌管。“中足联”具体职能为“竞赛+运营”,三级联赛都将纳入“中足联”。而且,中足联将成立准入部,竞赛部和裁判部。其中裁判部负责三级联赛的裁判管理,选派。裁判员的评议工作将由中足联负责,而裁判员的评级和晋升仍由中裁委负责。

近年来,中国足球管理者喊着“职业化”的口号,对各俱乐部进行了一些要求和调整。但一系列的政策却引来“解散风波”。在疫情之下,原本就是小本经营的俱乐部更加困难,中性名,限薪无疑让这些俱乐部雪上加霜。

三级联赛大多俱乐部纷纷萌生退意,淄博蹴鞠,泰州远大等球队都传出资金问题。当中小俱乐部纷纷退出时,三级职业联赛必将分崩离析,中国足球最后一块遮羞布也将被扯烂。足协的“职业化”行为,间接导致了中国足球目前的混乱局面,运营17年的中超联赛或许又要经历“寒冬”。

“过犹不及,有余犹不足也。”疫情之下,足协的一系列政策改革是否过于激进。中国足球需要与世界足球强国看齐,但绝非模式化的模仿,职业化不是一个又一个的改革政策,更需要的是各个部门运营中的点点滴滴,这包括职业的行为和成熟的操作。政策之下,需要机动,需要人情味。中国足球的职业化,不是表面上一个个职业化的名字,而是身体力行的实干。

(淘漉)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 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布后的30日内与 新浪网联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