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网

不想红的姐姐,是让人心疼的姐姐

八楼象女士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姐姐3》收官了,但我不想郑重其事地写些什么,我们简单点,让我以一个28岁年轻女性的身份和大家聊聊天。

我上高中的时候学过一段时间画画,教画画的老师是个射手座,和我这个白羊座很对脾气,有时候我支起画架画画,他便搬个椅子坐我旁边聊天。

有一次他问我,你有没有想要考的大学,我想了想之后摇了摇头说“没有,能考上就行,哪个学校都行”,他顿了顿又说:“女孩子还是要好好想想自己的未来,比如考哪所学校、将来干什么,女孩子真正属于自己的人生其实很短……”我完全不理解他在讲什么,一脸懵地回了一个“哈?”

老师告诉我,女孩子真正的人生大概在26、7岁之前,准确来说是结婚生子之前,一旦有了自己的家庭,女孩子会不自主地把自己分成好几瓣儿,一瓣儿给家庭、一瓣儿给爱人、一瓣儿给孩子、一瓣儿给工作……然后把剩下的最小的一瓣儿给自己。所以女孩子要尽情享受在此之前的人生,去喜欢的学校念书、做喜欢的工作、和喜欢的人谈恋爱……

那是一个深秋下午,北方寒冷干燥,下课时间是晚上五点半,但天色已经昏昏暗暗,我站在画室二楼阳台上向下望,看到落叶被风吹得打转,又看到一个母亲骑着电动带着刚下学的孩子回家。

老师讲的那些,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是不明白的,我觉得他夸大其词。直到今年五月份,因为疫情我被关在家里,经常会在凌晨和大学好友聊天,倒也没有聊什么正经内容,就是瞎侃、打哈哈。后来有天好友跟我讲,我们经常聊聊天吧,如果你不忙的话。

我当然是做出了肯定回应,满不正经地讲“哎哟我的特长就是跟人瞎聊”,但好友的情绪似乎很沮丧,她说当了妈妈之后,要么是和家人讨论带孩子的问题,要么是和幼儿园老师聊孩子,要么是和其他妈妈交流经验——“我很久没有以自己的身份和人聊过天了”。

那天北京的夜空出奇的清澈,我站在阳台上看着漂亮的月牙,突然开始明白十年前老师讲的那番话:女孩子真正属于自己的人生其实很短。

而《姐姐》这个节目真正存在的意义,我觉得可能是让女性为自己欢呼的时间延长一些、再长一些。

很多人是因为这档节目认识我的,第一季的时候我没日没夜写那些姐姐的故事,收官那天我粗略算了一下,写了将近有十三万字。我可以很坦荡地讲,第一季的十三万字,以及之后两季的所有稿子,每一个字我都是真情实意敲出来的。我很喜欢《姐姐》,真的很喜欢《姐姐》。

那种喜欢不是出于媒体人对一档节目的喜欢,而是以一个女性的视角去看节目,我总是会产生一些感谢之情。

昨天《姐姐3》收官,我脑海里过了一下这三年来有什么样的姐姐登上了这档节目。

第一季有陈松伶、伊能静、宁静、钟丽缇、张雨绮、黄圣依、张含韵、郑希怡、王霏霏、阿朵、李斯丹妮……

第二季有那英、李慧珍、杨钰莹、张柏芝、胡静、程莉莎……

第三季有王心凌、黄奕、谭维维、郑秀妍、张蔷、阿娇阿Sa、薛凯琪……

她们其中有人是妈妈、是妻子、是老板、是公司/机构的创始人……这些姐姐之所以有那么多能讲的故事,是因为她们的经历够多、身份够多。所有人都在忙着,或是为工作而忙或是为家庭而忙,而在《姐姐》里,她们可以痛痛快快的为自己忙活一场。

很多姐姐参加节目之后都会表示“结果已经不重要,红不红的更不重要”,我相信这些发言是真的首先她们确实已经过了要battle出个名次的年纪;其次因为是“为自己”,结果便显得越发不重要。

一个星期以前,我在现场看的《姐姐3》成团夜;一个星期以后,让人记忆犹新的不是那些唱跳舞台,而是姐姐们的花絮。

我记得她们很“迷信”。

想要自己所在的团队取得好成绩,于是去翻答案之书,翻之前大喊“我们能赢吗”,然后另一个姐姐很虔诚地翻开一页,得到的答案是这样……

她们会在雨中奔跑,淋着雨蹦蹦跳跳地跑向大巴车,因为她们不想“打散”,所以干脆不“打伞”;

我记得她们很“幼稚”;

一个人累倒,其他人齐刷刷拿出手机开始拍“丑照”;

我也记得她们很“扎堆”;

总是一起吃饭,每次桌子上摆着满满当当的饭菜,你尝一口我的,我吃一口你的。

总是一起拍照,每次练习先拍他个三百张,手机里的合照发也发不完。

很多人都觉得姐姐们的花絮很好看,究其原因是花絮里有一种让人似曾相识的感觉。

它让我想到和好朋友一起翻星座书,读一些矫情巴拉的的小情诗;它让我想到拍好朋友丑图,并认认真真做成表情包的时刻;它会让我想到“别人碗里的饭总是最好吃”,所以吃饭时总是喜欢夹好朋友碗里的饭菜……

它会让我想到那些赤手空拳过四季的日子,虽然很累、虽然时不时迷茫、虽然口袋里也没有多少钱,但那些日子是自己围着自己转的日子,为了自己开心、为了自己舒服、为了自己的感受。

很多姐姐已经结婚生子,当她们面对家庭,天生的责任感会让她们把“妻子”“妈妈”“女儿”的身份看得很重,潜意识里认为担起这些身份背后的担子,要付出更多、牺牲更多。

但是在《姐姐》这档节目里,好像大家节目之外的生活按下了暂停键,可以短暂地好好感受一番以自己为主的日子,去和姐妹嬉笑、和姐妹相拥落泪。

成团夜,很多姐姐说自己幸运,在这个年纪还能交到好朋友,还能和新的朋友跑在雨中,我还是选择相信。因为《姐姐》让她们戛然而止的以自我为主导的人生重新启动,那种感觉是“天啊,我真的赚大发了”。

《姐姐》当然不是一档完美节目,有人说它赛制复杂,有人说它选曲迷惑,我不想用一篇或者几篇稿子洗白这些吐槽声,我觉得没关系,有问题或是不完美真的没关系,因为它对于我们这些女性来说,存在的意义不只是一档综艺节目。

它让那些回到家庭的女明星,有一个机会可以回到舞台;

它让那些没时间拥抱自己的女明星,有一个机会可以感受自我。

它让结婚生子的女性观众看到哪怕是一时间的跳脱,也会得到无限大的快乐;

它让像我这样还未成家的女性观众看到,当然要向前跑,但在路上记得摘一束花送给自己。

我永远都会喜欢《姐姐》,像我们本该喜欢自己一样。

祝大家无论何时,幸福的感受都可以更多一些。让我们隔空为自己干一杯。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 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布后的30日内与 新浪网联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