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网

她也没想到自己能一夜爆红吧

八楼象女士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昨天沈小婷火了,因为一段跳拉丁的视频。

事情是这样的,前段时间韩国那边宣布《偶像运动会》重启,加了国标舞这个项目,沈小婷跟随组合一起参加这运动会,报名了国标舞,拿下了项目第一名,舞蹈视频被中日韩三国网友疯转。

(直接给大家贴出视频)

我了解了一下沈小婷的经历,觉得她这次爆红让人有点感慨……

沈小婷算是所谓的“选秀老人”。2020年参加创造营,没出道;2021年又跑到韩国参加另外一个选秀节目,压线出道。

实话讲这几年的选秀节目已经日趋疲软,不能说沈小婷没有热度,但和前几年国内外选秀节目出身的爱豆相比,还是差了一截。

(之前沈小婷小范围出圈的是这张图,粉丝说是美神降临,路人说美是美但也不至于到美神的地步,两边各执己见)

然后沈小婷跟随限定组合Kep1er出道,出道曲的成绩还算不错,好多某音网红都在模仿。前段时间她们又发了一张碟,成绩平平,至少从路人角度来看,网络上没有大规模模仿潮流、没有歌曲副歌部分高频度的传唱、没有令人记忆深刻的舞台直拍……这算不上真正的出圈。

可是谁又能想到,沈小婷兜兜转转一圈,最终让她在中日韩大放异彩、成功出圈的,不是那些爱豆唱跳,而是她从小练到大的国标舞。

沈小婷在很小的时候就被送去学国标,拿过很多奖项,不夸张地讲她这算童子功。但沈小婷大学念的是表演专业,并未继续学习舞蹈,她说自己的梦想是当一名演员。结果我们也看到了,演员没有当成反倒做了爱豆,爱豆做的也没有很顺风顺水,绕了一圈竟然是靠童子功出圈的。

我写沈小婷不是想讽刺些什么,我是觉得……人真的不知儿时会为自己埋下什么宝藏。

(cr:见水印)

或是跳舞或是乐器,这可能是当代中国父母最希望儿女学习的特长了。我是1994年出生的,在我小时候,“特长班”算是经历了一个从无到有再到兴盛的时期,记得那个时候我妈和她单位同事聊天大多是在聊“你给你孩子又报了什么班”……那种心理已经几近不健康,做父母的不会去详细评估这个特长班是否适合孩子,单纯认为上了特长班就前途一片光明。

然后你会听到很多很荒谬的故事。比如我的小学同学,一个有多动症的男孩子,他父母给他报了街舞课,后来我这同学上课也不安分,不安分到影响老师讲课的程度,再后来老师苦口婆心劝告:让孩子去学学书法吧……

我也被我妈塞进很多特长班。

学过跳舞,每次拉筋压腿我的叫声都响彻天际;学过手风琴,我很多次课都在划水;学过电子琴,上了三节课老师跑路了……最终我坚持下来的是书法和画画。

书法是因为姥爷会写,每个寒暑假都逼着我每天花三小时练字,记得我曾练过一个星期的“横、撇、竖钩”,一个孩子往往没有那么足的耐心,我经常拿着毛笔在报纸上画小人儿打架,然后被姥姥姥爷用筷子敲头。

画画是因为我妈担心我考不上大学,心想要不要学个画画以备不时之需。可能是因为和前途挂钩,我每节课都去,然而也不是绝对快乐,画画也是很磨性子的。

我曾经临摹一张素描用了一个半月,那张画其实我两天就临摹完了,剩下的一个半月是抠细节,我当然没有很开心,每天上课第一件事是跑过去问老师“我能换新纸画画吗”,老师总是回复“不能”。最后我快要画到吐,是真的,吐。

好吧,说白了我真的痛恨练字和画画,“又有什么用呢”,我脑子里总是这样想。

主观一点讲,我觉得大部分孩子小时候上特长班都蛮痛苦的,我们觉得这不是真正的快乐,真正的快乐是在院子里疯跑或是和好朋友分享一包辣条。我猜沈小婷小时候练舞也一定有很痛苦的时刻,也有觉得一分犹如一世纪漫长的时刻,因为我们小时候都不懂得有些宝藏是藏起来的。

我递交的第一份简历,由于要求要带上自己的特长,我便交了一份硬笔和软笔,很久之后我问我的领导当时有没有觉得我的简历很old school,毕竟这年头大家很少写字了。但我的领导说,正是因为这年头大家很少写字了,偶尔见到写得一手好字的人,反倒觉得惊喜。以及我这个从事文字工作的人,写得一手好字总是会让人产生一种信赖感,虽然听上去很莫名其妙。

画画也是如此,很多人听到我竟然学过很多年画画都大吃一惊,“你看上去不像是会画画的人啊”。我甚至觉得在成年人的世界里,小时候的特长有时候会成为一种“交际谈资”,找不到话题的时候,它们也许会帮你一把的。

我无比感谢小时候被逼着练字、顶着烈日寒风去画画的日子,虽然很痛苦很不喜欢,但至少我现在品尝到了一点点它们的宝藏意义。

沈小婷靠着国标舞一夜爆红之后,我突然想起那些小时候被我妈硬生生送进特长班的日子,又觉得我们真的蛮渺小,渺小到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发现不了那些隐藏的宝藏,有的人可能会出于各种稀奇古怪的原因坚持下来了,但更多的是那些半道放弃的人。于是我们绝大多数人成了那个稍显普通的人,我们总以为时间很长、日子很多、机会很多,又想活得轻松一点、快乐一点

这两年我的心态确实发生了一点变化,以前我总觉得人嘛,开开心心就好。我会想到,如果我有一天成为妈妈,我一定让我的孩子无忧无虑长大,没有任何“特长烦恼”。

可是在成年人的社会混了几年,我现在觉得人追求简单的快乐真的很简单,但那种快乐没什么用,稍纵即逝,特别是跟长大的局促相比,那些快乐甚至带着一点负面作用,我还是希望在真正成长、可以感知世界之后,能多一些自如的时刻。这种自如的时刻不是靠幸运换来的,也许是一点点童年的自由,也许是一点点儿时的快乐。

我今天刷微博还会刷到和沈小婷相关的内容,有人夸她仪态好、有人夸她舞姿动人、有人夸她全方位出圈……我在沈小婷会怎么看待这次一夜走红,可能是一种庆幸吧,庆幸自己还好坚持下来了国标舞,它帮自己获得了一些真正闪光被瞩目的时刻。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 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布后的30日内与 新浪网联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