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网

切尔诺贝利事故33年后,福岛事故8年后︱它们有什么不同?

倾听雨落谈娱乐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1986年4月25日前夕,乌克兰切尔诺贝利核电站的工作人员正在准备关闭4号反应堆进行检修。这将是一个全世界永远不会忘记的夜晚,因为设计不当的设备和一系列的错误导致了历史上最大的核事故灾难。当时所有用来读取辐射水平的仪器都已经达到了可以测量的极限值,根据官方数据,30名核事故和救援人员直接死于这次事故,其中大多数死于急性辐射病。

大约25年后,2011年3月11日,福岛第一核电站被日本东海岸9.0级地震引发的海啸袭击。洪水导致紧急冷却系统关闭,引发了自切尔诺贝利以来最严重的核事故。其导致的结果是,人们对核电安全的担忧,以及此类事故对我们生活和健康的影响,

今天,切尔诺贝利核事故33年后,福岛核事故8年后,再加上最近HBO神剧《切尔诺贝利》热播,又将这起核事故拉回公众的视野,所以我们今天来回顾一下这两起核事故的影响。其结果有多少人受到了辐射影响?关于辐射相关的癌症,我们从中学到了什么?它们是否帮助我们提高了使用核能的安全性?

切尔诺贝利和福岛——它们不一样

福岛核事故和切尔诺贝利核事故是迄今为止仅有的7级核事故,是国际核事故规模的最高级别。两者都受到了全球媒体广泛关注,但他们确实有很大的不同。

切尔诺贝利事故的原因是人为失误和不当的反应堆设计造成的,导致了大量放射性物质在短时间内突然爆炸被释放到大气中。

而另一方面,福岛核电站是由一场自然灾害引起的,其受损的冷却系统导致了放射性物质在几天内相对缓慢地释放(尽管后来也发生了爆炸),但放射性物质要比切尔诺贝利核电站少得多。

分歧还不止于此。两次核事故后的应急反应也大不相同。

在切尔诺贝利,住在核电站附近的居民在事故发生一天后才被疏散。这时,他们已经暴露在爆炸期间释放的放射性物质中。

相比之下,在3月12日、14日和15日的爆炸将放射性物质释放到大气之前,受损的福岛核电站附近的居民被命令在冷却系统失灵后数小时内就已经撤离。所以切尔诺贝利仍然是唯一一个事故发生后的几天内出现了与辐射有关的直接死亡的核事故。

但在核事故中到底发生了什么?

没有哪两起核事故是完全相同的,但福岛和切尔诺贝利都有一个共同的关键特征——核电站冷却系统内大量积聚的蒸汽引发了爆炸,然后水蒸气被释放到空气中,携带着两种非常不同的放射性化合物:碘-131和铯-137。

放射性碘的半衰期为8天。而铯的半衰期要长得多,达到了30年,意思是每30年辐射水平才会减半。由于这两种放射性元素都可以被风携带数公里,它们都有可能通过两种方式对周围的环境造成辐射污染。

第一种方式-外部暴露,人类和动物通过接近环境中的放射性化合物,由于辐射会穿透皮肤,我们将从外部暴露在核辐射之中。第二种可能会更加严重-内部暴露,人类和动物通过呼吸受污染的空气或尘埃颗粒,或者通过食用受污染的水或食物,我们将从内部暴露在核辐射之中。这使得辐射从内部破坏器官和生命系统。那么,在切尔诺贝利和福岛事故之后,这些不同的因素(两种类型的辐射和两种类型的暴露),是如何影响人类健康的呢?

环境中的辐射

关于放射性,最可怕的事情之一就是它是摸不见,看不见的,闻不见,也听不见,我们根本无法感知自己是否已经暴露在辐射之中(除非你随身携带盖革计数器)。核事故发生后人们最担心的问题之一就是自己是否受到了辐射,自己是否会患癌症?

碘和铯释放的电离辐射是已知的致癌原因,因为它有足够的能量来破坏我们细胞内的遗传物质(DNA),正是由于这种破坏可以导致人们患癌。

但有一点重要知识点要记住,我们所有人都经常暴露在来自自然环境的低水平电离辐射中。其中大部分来自一种叫做氡的气体,它以稳定的速度从地壳中泄漏出来,除了氡也有一些来自我们吃的食物中微量的放射性元素(例如我以前的文章中提到的香蕉),我们喝的水,以及来自太空的宇宙射线。关于我们食物中为何会存在放射性元素,想了解的伙伴可以戳下面连接。什么是辐射?关于香蕉的放射性可能被我们夸大了

神奇的是,我们已经进化出了复杂的修复机制,能够承受这种自然的、不可避免微量辐射,所以自然辐射不会对我们造成任何重大的伤害,这也并不会影响你喜欢晒太阳和户外活动。

但人为制造的更高水平得辐射,例如x射线或核电站这些辐射是我们承受不了的,因此这些设备设施受到了非常严格的监管。因此在核工业或医疗中心工作的人必须严格遵守安全程序,有些人甚至必须佩戴个人暴露监测器。

核事故后的辐射

在上文的描述中我们知道核事故后释放的辐射意味着我们很难知道周围地区有谁受到了影响。因此,研究人员必须依靠从一个人近来的行踪和这些地区受污染程度的信息中得出一个估计值,通常这些估计值都是用最坏的打算做出了较高的风险评估。

但令人欣慰的是,这样的研究估计,在切尔诺贝利和福岛事故之后,公众的辐射水平实际上并不像人们最初担心的那么高。

切尔诺贝利的救援和清理工作人员确实受到了相对高剂量的辐射,但在核电站发生熔毁时处于污染最严重地区的公众在事故发生后的头20年里,暴露的辐射剂量大约相当于做了三次全身CT扫描获得的电离辐射。对于福岛核电站,估计大多数疏散人员在事故发生后的10年内,暴露在电离辐射要比单次全身CT扫描还要少。虽然这两起核事故都是非常严重的事件,但公众在正常生活的基础上只接收到了相对较低水平的辐射。

尤其是在福岛事故中,应急救援反应及时有效。通过冲洗建筑物和刮除表层土壤,进一步减少了核辐射带来的风险。自事故发生以来,福岛的辐射水平已经大幅降低,一些人甚至获准可以重返家园。

那么癌症风险呢?

2008年,联合国原子辐射科学委员会(UNSCEAR)研究了受切尔诺贝利影响地区新增的诊断癌症患者所有的证据和数据,得出结论:除了儿童期甲状腺癌和救援清理人员中的白血病外,没有发现其他类型癌症的发病率增加。

所以辐射科委会得出的结论是:“虽然在儿童时期受到辐射的人以及紧急救援和清理工作人员受到辐射的影响较大,但绝大多数人不必生活在切尔诺贝利事故辐射的恐惧之中。”

现在所作的最准确的估计是,切尔诺贝利最终可能导致60万人暴露在较高水平辐射下,大约有4000人已死于癌症,其中大多数是参与恢复和清理工作的人。

但对于普通民众来说,有证据表明,此次事故对公众健康造成的最严重后果并不是癌症,而是由于缺乏准确的信息而造成的心理上的恐慌和担忧。

一个巨大的悲剧和一个学习的机会

事故的发生不仅仅是场悲剧事件,事故也是发现问题的一次机会,我们将能从中得到教训,日后该如何避免同样的事情再次发生。

例如,研究发现切尔诺贝利事故后甲状腺癌的增加与饮用受污染牛奶中的放射性碘有关,放射性碘在甲状腺的积累,增加了患甲状腺癌的风险。

了解儿童在切尔诺贝利事故后是如何暴露在辐射之下的,为福岛核事故制定了更好的应急方案。在福岛时间中,居民们第一时间得到了稳定碘补充剂,这样就可以有效阻止身体吸收放射性碘的量,民众并被建议和要求不能食用来自辐射地区的牛奶、水或食物。所以,民众接触的碘辐射量被控制在了最低水平。由于切尔诺贝利事故后的教训,专家们就可以预计,福岛任何类型的癌症都不会大幅增加,这样就可以减少民众生活在对癌症的恐慌之中。

但我们需要从事故中总结经验,而且民众的健康终归是受到了影响,所以日本政府启动了福岛健康调查计划,以评估事故后的影响和民众健康检查。这将有助于研究人员估计一个人接触了多少电离辐射,并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电离辐射对人体产生影响的过程和结果。

但是,这种不断增加的过度监测造成了更多的癌症被发现,其中包括在人的一生中永远不会造成伤害的癌症,这被称为过度诊断。甲状腺癌似乎特别容易被过度诊断。铃木教授表示:“(在福岛健康调查中)迄今发现的甲状腺癌,不太可能是由于辐射暴露引起的,而更有可能是使用高度精密的超声波技术进行筛查的结果。”

因此,在福岛发现的甲状腺癌数量的上升,但这很难判断其中有多少是真正由辐射引起的,又有多少是由于筛查增加而发现的。研究人员仍在试图解决这个问题。

总结

切尔诺贝利事故33年后,福岛事故8年后,我们现在对核安全有了更多的了解。设备、程序和应急方案都得到了巨大的改善,数据收集效率和准确性也进一步提高,到目前为止,对一般人群来说,除了甲状腺癌,核事故后的癌症风险实际上并没有人们预期的那么高。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 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布后的30日内与 新浪网联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