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网

公安部应急辟谣,网上“梅姨“照片非官方发布,官方图片在这里

雨中得木槿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在过去的两天里,每个人的朋友圈都被一个叫“梅姨”的人刷过,你为什么要找“梅姨”?“梅姨”,真名不详,曾用名潘冬梅,通常以媒人为生,秘密转卖孩子。他大约65岁,身高1.5米,他会说粤语和客家话,他长期活跃在增城、韶关新丰等地,涉嫌多起拐卖案件。人贩子张维平被捕。据其交代,他通过一名叫“梅姨”的女子贩卖赃物,拐走孩子,由“梅姨”负责联系买家,然后将钱拿出来,至少有9名儿童被梅姨转卖,本案所有罪犯已被逮捕,只有梅姨未被绳之以法。发现“梅姨”的消息在中国很多地方都有报道,这些地方都已被警方逮捕。不过,网上流传的广东增城9名拐卖儿童犯罪嫌疑人“梅姨”的第二张照片还没有正式公布,没有其他证据可以证实梅姨是否存在或者他是什么样子。广东省公安厅没有邀请专家对梅姨进行第二次画像,之前广东警方仍在积极寻找其余7名儿童的下落。

虽然孩子找回来了,原来的家已经不在了

图片是公安部发布的,虽然“梅姨”还没有被绳之以法,但9名没有被绑架的儿童中有两名已经被找到,这本来是一件高兴的事情,但在认出父母的过程中,却发现其中一个孩子的父亲选择跳火车自杀,因为他无法忍受孩子的离去,真的很难过。据孩子的母亲陈述说,孩子走失时,父亲不想工作,只想把孩子接回来,所以精神上有很大问题。他开始自言自语,每个人看起来都像人贩子,有时他觉得有人想杀了他,他经常随身带着一把水果刀。他不愿意看医生,情况越来越糟。最后,在回家的路上,他从火车上摔了下来,死了。把孩子一个人留下的母亲现在已经再婚了,之前,孩子已经认出了母亲,但他很抗拒。母亲说:“我会尽量弥补他,但我也有困难。”她母亲的家庭现在并不富裕,这些年,她在一家工厂工作,要抚养两个小孩。虽然现任丈夫并不排斥,但他仍要面对许多实际问题。“就算现在他要回来,我们家住不下,他爷爷那边也不方便,只能先去他大伯家……其实他大伯家也有几个孩子呢,估计也住不下。”王红停顿,“所以说他回来也是……也是一件很麻烦的事。要给他重新租房子或买房子,也不能在他身边照顾他。”虽然孩子们已经找回来了,但很多东西都回不去了,被找到的两个孩子选择回去养家糊口,“和孩子见过之后,我甚至觉得相见不如不见。”王红说。即使痛苦,其他7个被拐家庭也没有机会体验。他们继续在寻子的大海中寻找针。

没有理解的信任会导致绑架儿童据人贩子张维平称,他以每月90元的价格租了一间房,房东知道他没有身份证情况下,也没有让他办理任何入住手续,院子里,大家都叫他“老乡”,没有人知道他的真名,更没有人知道这位34岁、朴实的贵州男子被东莞市人民法院以拐卖儿童罪判处有期徒刑6年,获释两年后,他拐卖了7名男婴。当他看到他想在张维平找一份工作时,他改变了主意。他得知,贾鑫的父母白天外出打工,家里只有孩子和爷爷。他经常去老人家聊天和他的孩子们玩,给他买食物。他和贾鑫爷爷走得很近,锁上贾鑫,他联系了中间人“梅姨”。此前,张维平拐卖7名儿童,均由“梅姨”处理。每次卖掉孩子,张维平都会给“梅姨”一到两千元的奖金作为介绍费。不到一个月,“梅姨”就帮他找到了买家。张维平拍摄。记得那天出门时,贾鑫还在她的小床安静里睡觉吗。9点左右,孩子的爷爷带他到出租屋门口玩耍,他去隔壁的公厕洗鞋子。当张维平来的时候,他把钥匙给了孩子的爷爷,说他要出去玩一会儿。老人做完家务后,孩子就不见了。王红说他跑到张维平,门没锁的房间,房间是空的,连冬天没有被子。张维平说,后来,警方供认,这是他惯用的获得大人和孩子信任、方便行动的方法。另一个小孩子也以同样的方式被绑架。

父母绑架了孩子们,大多数人上钩了以前,有一次幼儿园模拟绑架,让家长玩“坏人”,这些家长,用准备好的玩具、零食等绑架道具,以不同的方式“诱骗”让班上的孩子跟着自己走,班主任不作任何暗示。“小朋友,你看这是什么?”一位家长从包里拿出一袋零食。一个“哇,糖!”答案。“你想吃吗?”的父母在他们“贿赂”的时候出去了,没想到,小女孩站起来,跟着杨女士。这个家长也做了同样的事情,去了成功,有时甚至“骗”好几次。幸运的是,这只是幼儿园举行的反绑架演习。由于“陌生人”是幼儿园家长委员会成员,家长们说:每次“行骗”成功一次,他们就害怕一次。敬邦婴儿车认为孩子们的反拐骗意识还很薄弱,防骗的教育还需要加强,防止骗子趁虚而入。在对人贩子的审讯中,曾经有人说过这样一句话:“相比于其他的方法,带走一个小孩子应该是最简单的了。”人贩子离我们很近,父母的关爱和孩子的安全意识不断加强,他们在人贩子面前是那么苍白无力。出门时,遇到人贩子该怎么办?你认为还能做些什么来找到被拐的孩子?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 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布后的30日内与 新浪网联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