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网

头排起步的两人为什么只能带回第九和第六?

美味吃食光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上周日从头排发车的斯托尔和维斯塔潘在正赛中都没有取得好成绩,赛后这成为了许多人关心的焦点,经过车队的检查,二人的糟糕表现竟然都是前翼问题惹的祸……

斯托尔在土耳其站排位赛中斩获了个人职业生涯的第一个杆位,比赛开始之后斯托尔在湿地的发挥很稳定,逐渐拉开了10秒的领先优势,但在从全雨胎换到半雨胎之后,情况出现了变化。

斯托尔表示:“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们的第一套半雨胎出现了严重的颗粒化情况,所以我们决定再次进站。然后第二套半雨胎又出现了颗粒化,根本没有速度,今天真是糟透了。”

赛后,赛点车队通过仔细检查,发现了斯托尔正赛遇到的问题来源于其前翼底部的受损,而这个受损位置在比赛中不能通过转播画面被发现。

赛点车队表示:“在赛后的例行检查中,我们发现斯托尔的前翼底部受损,这是他在第二和第三比赛阶段中遇到轮胎颗粒化的重要原因。”

“前翼底部的一根板条松动并且卡住了,这导致了前翼下压力大幅下降,最终加剧了轮胎的颗粒化。直到比赛结束,赛车回到维修区中,技师才在摄像机拍不到的前翼底部发现损伤。”

土耳其站正赛中,从第二位发车的维斯塔潘在发车阶段做得并不好,但是他很快便迎头赶上。可惜在追击佩雷兹的过程中不慎打滑,打滑后轮胎磨出的平斑迫使他立即进站换胎,但回到赛道上之后,他再也无法展现出之前的速度。

红牛在赛后证实,他们在前翼角度的调整上犯下了一个错误,维斯塔潘赛车前翼两侧的翼片角度存在7度的偏差,这造成了他赛车的空气动力学不平衡。

维斯塔潘表示:“是的,说实话,这场比赛令人感到沮丧。我试图在那个弯角跟住佩雷兹,然后突然间我就失控了,当然我的轮胎也磨出了平斑。”

“在那里,只有一条赛车线,所以你必须严格遵循这条赛车线,就像是坐火车走在轨道上一样。这是一场令人懊恼且沮丧的比赛,我需要忘掉它。”

经过土耳其站, 维斯塔潘在车手积分榜上落后第二名的博塔斯有27分,而在赛季仅剩下三站比赛的情况下他仍有机会向年度第二发起挑战。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 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布后的30日内与 新浪网联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