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网

“月薪两万,包不起红包”

Double新鲜萃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来源:定焦One

  开始走亲戚的你,钱包还好吗?

  龙年开年,过年红包就成了讨论焦点,一则“发完压岁钱年终奖没了”的话题冲上热搜。不管发没发年终奖,孝敬父母和长辈的“添岁钱”,给晚辈的“压岁钱”,一份也不能少。

  有网友说,“只等着00后整顿压岁钱的风气了……”确实,随着越来越多00后有了经济收入,或是步入婚育年龄,他们开始迈入给长辈、晚辈包红包的行列。

  00后李蕊告诉“定焦”,她提前算了一笔“春节账”:给爷爷奶奶、姥姥姥爷分别包5000元,给自己父母包一万元,亲戚家一共15个小孩,远的包两百、近的包六百,一共5400元……从上海回安徽老家之前,她专门到银行取了三万元现金。这对于月薪2万的她来说,也要攒上三个月才能攒够。

  “定焦”和多位在一二线城市工作的00后交流后发现,过年红包水涨船高,成了许多年轻人心中的“人情债”,的确有一部分年轻人开始整顿压岁钱,但难度比想象中大,效果因人而异。有人立省五千,但也有人被长辈教育了。有年轻人对“定焦”说,自己明知老家亲戚之间有攀比之风,想少包甚至不给红包,但在老家扎根的父母抹不开面子,更放不下人情。

  于是,一些年轻人选择在人情和经济账之间寻求一种新解法:根据自己的收入水平,设置一个红包消费额度,再分配给长辈和晚辈,不再花面子钱。

  说到底,过年红包背后,是一代代人对文化的传承。长辈给晚辈的红包是“压岁钱”,寓意“压住邪祟”,平平安安一年,晚辈送给长辈的红包是“添岁钱”,寓意延年益寿,长命百岁。过年,不是非得衣锦还乡,红包,量力而为就好,不论多少,都是人们对亲友表达爱意和祝福的工具。

  一、过年发红包,三万多没了

  大年初一这天,00后赵帆和爱人早早起床,穿上喜庆的衣裳,打扮得整整齐齐。这是他们婚后第二个春节,首先向家中的爷爷奶奶、爸爸妈妈叩头,拿出提前准备好的“添岁钱”,给爷爷奶奶、姥姥姥爷分别包了两千,爸妈五千。

  吃完大年初一早上的饺子,两人便背着包,依次到亲戚家拜年。临出门前,爸妈又一次跟他们确认了红包对应的亲戚,叮嘱“千万别给错了”。给伯伯、姑姑分别包了两千,两个堂兄、一个堂姐家一共有5个小孩,每人包800元。

  “这些都是最亲的亲戚,出于亲情一定要包红包。以前没结婚的时候,拿个200块的红包哄哄孩子还行,现在结婚了,爸妈说给少了不合适。”赵帆对“定焦”回忆说,“还有一些不是很熟、一年只见一次的亲戚,如果带小孩来拜年,我们作为刚结婚的新人,不给压岁钱说不过去。”过年期间,他们一共见到了10个小孩,包出去两千元。

  大年初二,赵帆跟着爱人,从河北保定赶到北京的丈母娘家,同样也包出去两万多,“给爱人的姥姥姥爷、爷爷奶奶分别包了五千,爸妈五千。我爱人这边其他的亲戚总数少一些,不过每个红包的金额大一些,一共包了六千。”

  对于赵帆小两口来说,虽说去年春节第一年上门拜年,收了几万块钱的红包,但今年准备三万六千元的过年红包,还是不小的经济负担。“如果再算上给双方家人买衣服、烟酒、给亲戚采购礼品花的钱,还有在几个家族群里发的线上红包,怎么也得五万块。”回家前,赵帆还跟爱人盘算着,“如果不发年终奖,真的不知道怎么回家过年了”。

  双方父母也知道赵帆小两口的收入情况,坚决不收他们的红包,但两人还是坚持要给。“一是因为他们为我们的婚礼前前后后已经花了不少钱,二是有些钱即便我们不给,他们也会替我们出”,赵帆说,“小时候最盼着过年收压岁钱,没收入的时候过年带张嘴就可以了,但现在轮到自己发红包了,才知道自己有多少进账就意味着父母有多少花销……”

  过年红包太费钱,也是李蕊的烦恼之一。这是她工作后的第一个春节,就已经感受到“过年红包包到破产”的滋味。

  “爷爷奶奶、外公外婆年纪大了,我小时候他们都带过我,两边分别包五千。亲戚家大大小小的孩子一共有15个,关系近的包六百,远一些的包两百,一共是5400元。爸妈为了给哥哥办婚事欠了一些债,我打算今年多贴补一些家用,给他们包一万元。”李蕊说,今年虽然没发年终奖,手头也不宽裕,但她还是觉得孝敬长辈的钱不能少。

  和很多人一样,李蕊平时都是移动支付,几乎用不到现金,这次回老家过年之前,她特意跑了一趟银行,取了三万块现金。她向“定焦”算了笔账,除了必须包的红包是两万五千多块,她还想准备点钱,给曾经对自己有帮助的长辈,另外,还会留一些用于亲戚送礼、娱乐项目开支等过年开销。

  二、00后“整顿”过年红包:少发或不发

  李蕊、赵帆不是个例。每年春节,都有不少人在社交平台上吐槽,春节单是过年红包,就是一笔不小的开支。随着00后进入社会、成家立业,各大社交平台上对过年红包的讨论更甚。

  许多年轻人都提到,包过年红包既费钱又费神,至于红包里包多少钱,更是两难,“给少了,拿不出手,给多了,经济压力太大”。

  于是,就像“整顿职场”一样,在互联网文化中成长起来的00后决定整顿压岁钱,他们彼此支招,最常见的方法有两种,少发或是不发红包。

  不止一位年轻人对“定焦”提到,孝敬自己的父母、给帮助过自己的长辈一份“添岁钱”,无可厚非,可现在给小孩的压岁钱一年高过一年,实在让人头大。“我们小时候拿的是几十块、一两百元的压岁钱,现在要包几百甚至近千的红包。”李蕊感慨道。

  早在2021年初,“全国压岁钱地图”就曾引发热议。据红星新闻报道,在这份“地图”上,东部沿海地区的压岁钱普遍更高,比如浙江3100元、上海1600元、江苏1000元,而中西部地区相对较低,如陕西400元,贵州300元。最引人注目的,当属福建与广东两地,其中,福建莆田的平均压岁钱高达12000元,而广东省只有50元。

  工作在广州、老家在浙江的00后周延告诉“定焦”,之前收入不错,还能承受红包压力,但过去一年,自己门店的收入非常不稳定,外面还有欠债,如果还按照以前的方式发红包,那完全是“打肿脸充胖子”。这个春节,他决定按照广东的习俗来发红包。

  老广东人保留着“利是”习俗,长辈给晚辈“派利是”,只讲“意头”,不比金额。“一般‘利是’是包五元,红包最多封十元,亲戚最多一百元……”周延说,广东人的过年红包里装五元、十元都随意,不妨碍人们互致祝福。

  00后刘黎有一个不到两岁的女儿,去年春节,她就因为亲戚之间压岁钱的问题生了一肚子闷气。“按照一般的规矩,别人给你孩子多少,你就得给别人孩子一样多甚至更多一点,可问题是,我们老家的亲戚们一家基本都是两三个孩子,一见面,他们给我家孩子塞红包,我一看五百块,就只能硬着头皮回1000块、1500块。”刘黎对“定焦”回忆,“回家之后,我越想越亏。十多个小孩,倒贴了五千多块。关键是很多亲戚不是很熟,甚至叫不出称呼。”

  今年过年,她决定见招拆招:要么不收,要么收多少回多少。

  如果是几乎没什么来往的亲戚给的压岁钱,她就坚决不收,强调“转来转去走个形式太麻烦,我们家孩子除了爷爷奶奶、姥姥姥爷的压岁钱,其他的一律不收”。如果是关系还可以的亲戚,给了500元压岁钱,她就给老大回300元、给老二回200元,“如果俩孩子差不多,就都回300元,这样最多吃100块的亏”。

  还有一些年轻人商量了一个“免发”红包的法子。

  每年过年,家在北京的张冉都不用给发小(从小一起长大的玩伴儿)的孩子准备压岁钱。他告诉“定焦”,“我们几个发小早就商量好了,我们彼此的父母、孩子,一律不给彼此的父母、孩子发红包,谁结婚也不随份子钱。这些礼钱都是给来给去,还不如各家都不给,否则,效率太低不说,大家还得记本账,费力不讨好。”

  三、有人“整顿”失败,反被父母教育

  然而,并不是所有想“整顿”过年红包的年轻人,都等来了一场“爽剧”。“定焦”和多位试图整顿“红包风气”的年轻人交流后得知,有人的整顿行动只是“治标不治本”,有人则宣告失败,还因此被父母“教育”了。

  这个春节,周延只在家待了两天。

  周延说自己要强、爱面子,因为创业早,这几年出手大方在亲戚间是出了名的,每年过年,不论亲疏远近,都会给长辈红包,给晚辈的压岁钱更是动辄上千。他坦言,在过年的氛围里,很难不被攀比、跟风的气氛所“绑架”。

  这个春节,周延给亲戚家的孩子发10元“利是”,心理压力可想而知。他对“定焦”说,实在不想成为亲戚讨论的话题,更不知道怎么面对父母的追问,“爸妈不会怪我什么,就是一直问我生意是不是遇到问题了”。大年初二一早,他就以生意太忙为由回广州了。

  今年是孙欣工作后的第一个春节,大年初二晚上,她和爸妈就因为过年红包的问题争论了一番。

  大年初一、初二,父母要带她去走亲戚,都被她拒绝了。“有一些亲戚几年都不联系,去的话不光要带礼,还得硬着头皮聊天,再说了,亲戚们小孩那么多,很多都认不全,还得给压岁钱。”孙欣说自己好不容易放假几天,只想在家多陪陪爷爷奶奶和父母。

  见爸妈不高兴,她当晚建了一个微信群,把亲戚家有微信的小孩都拉进来,她发红包让大家抢,“一共发了4个200元的红包,小孩们抢得很开心,算下来也比当面发压岁钱合适”。

  结果,爸妈告诉她,“这种群里的红包怎么记账?人家爸妈以后怎么给你的小孩压岁钱……你还不如不发,现在钱花了,好处还没得到。”

  去年是00后杨琳和爱人婚后的第一个春节,她还记得爱人作为新女婿上门,就因为给亲戚发红包的事情,和父母闹了点不愉快。

  回老家之前,父母提前和杨琳说了每个长辈、晚辈发多少红包,“一笔笔单看不多,但一算账,我们的小金库得破产”,于是杨琳和爱人决定,有些不熟悉、和父母都没太多来往的长辈,就不给红包了,只准备礼品;至于亲戚家的孩子,不论亲疏,见人就给两百元的压岁钱。

  结果,亲戚串到一半,“我妈说几个亲戚的脸色都不太好,然后开始追问红包的事,等我们坦白后,除了该包的红包之外,爸妈让我们给几个长辈、堂表侄女补了礼品。”杨琳回忆。

  爸妈还为此给他们小两口定了规矩:以后过年,给爷爷奶奶、外婆的红包最少一千,给家里其他长辈的红包至少五百,“给长辈的添岁钱不能减少,金额要一年比一年多才好”;给孩子的压岁钱,最低标准两百块,和孩子的长辈关系近一些的话,就得上升到五六百。

  今年大年初二,杨琳和爱人只能规规矩矩地按照爸妈的说法发红包。“刚进入假期两天,我们半年攒的钱就全都出去了。”她对“定焦”说,看来以后要固定拿出三万元发过年红包,这还没有算上送礼、路费等花销。

  四、过年红包,是心意不是枷锁

  在许多年轻人眼中,过于繁琐的春节红包是走形式,但在长辈看来,这既是过年习俗,又关乎人情和面子。面对越来越厚重的过年红包,更多的年轻人选择在自己和父母之间,在自己的能力和亲友的人情之间寻找一个新解法。

  和李蕊的交流中,她坦承自己有心理包袱。“对比我的收入,我其实知道自己在发红包上有点傻大方,可是,我潜意识里总觉得过年就要衣锦还乡,再加上自己在上海上班,不好意思包少了。”

  但和父母聊了之后,她决定,明年过年要换个“包法”,少花面子钱。爸妈给她的建议是,不要想着大过年的,就猛花钱,以后用钱的地方多的是,“再说了,你混得好,亲戚们不一定都开心,有时候,该装怂就装怂”。

  李蕊开始反思,自己以前收压岁钱的时候,就对到手的红包没有规划和理财可言,现在越发觉得,过年如果一味按照当地的习俗发红包,个人财务会非常混乱,所以,未来得在春节期间做好规划,量入为出,“绝对不再硬着头皮发红包了”。

  在父母和姐姐的建议下,同样是00后的王晓已经设置好了过年红包的消费额度。“以我现在的收入水平,过年一共包五千块的红包比较合适,我会把这些钱分配给家里的长辈和一些关系亲近的小辈。等以后赚得多了,再拉高额度。”

  过年红包的厚度,绝不代表心意的冷淡。王晓给家里的亲戚都选了一到两份适合他们的礼物,“我专门和妈妈通了电话,了解了一些亲戚的喜好,争取送到他们的心坎里”。

  在社交平台上,越来越多年轻人不再纠结过年红包的金额。就像王晓说的,真正在乎你的亲人,不在乎你包了多少钱的红包,对于真正需要感恩的人,还不如用心准备一份他们需要的礼物。

  小时候的年味儿,是磕头讨压岁钱,然后欢天喜地把红包放在枕头下睡觉。再长大一点,拒绝上交压岁钱,是我们的第一次抵抗。现在,年轻人开始承担自己在家庭中的角色,这本是一种成长,但作为“发红包”的人,不应该被这份人情绑架,不能让亲情中一些温暖的东西悄悄变味。

  春节,本该是一个量入为出的节日,压岁钱也好,添岁钱也好,都是人们对家人、亲友传递祝福的工具,不该成为在外打拼一年的游子的心理枷锁。而过年红包,也并非唯一表达心意的方式,正如那首老歌唱的,“老人不图儿女为家做多大贡献,一辈子总操心就图个平平安安”。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李蕊、赵帆、周延、刘黎、张冉、孙欣、杨琳、王晓为化名。)

发布于:北京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 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布后的30日内与 新浪网联系。
加载中...